自由的新生,听脱北女孩讲述她的故事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6-16,星期四 | 阅读:1,682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年6月8日

Fred Duf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李炫秀

“每当有人问我多大了,我就会说,我才7岁。那是我获得自由之后的年龄。”

脱北女孩李炫秀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她对“自由”的看法。17岁的时候,她趁鸭绿江结冰时跨过边境来到中国;28岁的时候,她冒险前往韩国,并从此在这个曾经的“敌对”国家定居;新生活开始后不久,因为家人遭到朝鲜政府的威胁,她不得不带领他们再次穿越中朝边境,经由中国,取道东南亚,最后举家在韩国团圆。

一周前,在韩国首尔的家中,纽约时报中文网主编倪青青与李炫秀进行了一次网络直播对话

对话中,李炫秀回忆起在中国的生活,对于现今朝鲜政权的看法,谈到作为一名脱北者在韩国的生活,如何看待“自由”和“人权”。一些问题来自观看直播的网络用户。对话内容经过了翻译和编辑。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最近回了一次中国,对中国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李炫秀:我3月的时候回了一次北京,那是我离开中国多年后第一次回去。飞机降落到首都机场的时候,我觉得很想哭。虽然中国给过我很多悲伤,那时候的生活也不怎么如意,可是我还是觉得那是我的第二个故乡。我在那边待了10年,我见过很多中国人,有很多好人,也有很多坏人。

特别是在中朝边境,在那里居住的朝鲜族和汉族人会给朝鲜人吃的东西。

我这次回去中国,是希望能让更多的中国大陆人理解我们(脱北者)的处境,支持我们。现在中国有将近30万的脱北者,他们过得很痛苦,想去韩国,可是根本没有办法,因为中国政府根本不让他们到泰国或者老挝。中国政府和独裁者朝鲜政权是好朋友,他们会去抓捕脱北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我们来看看你的书吧。

李炫秀:我的回忆录《七个名字的女孩》已经出了台湾版本,可以在香港和台湾买到,买不到的大陆朋友们可以到这两个地方买,或者托他们的朋友寄到中国。

纽约时报中文网:很多人说你的中文讲得这么好。大家想知道你是怎么学习中文的。

李炫秀:我刚去中国的那一年就发现,如果不会说中文的话就很容易被中国警察发现,然后我就会被遣送回朝鲜。所以我用了两年时间,每天只睡三到四个小时,学习了很多中文,也学会了写中文。

第三年,我在沈阳被警察抓住了,因为有个中国朋友向警察举报。可是因为我的中文很好,所以他们不相信我其实是一个朝鲜人,之后我被释放了。我觉得那是一个奇迹。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奇迹。

我现在待在韩国八年左右,每天都在努力学习英语,根本没有机会学习中文了,我的听力还是很好的,可是讲话就退步了。

纽约时报中文网:朝鲜人是发自内心地支持金正恩吗?

李炫秀:现在不是。以前大家会说金日成是我们的上天,但是后来发生了大饥荒,现在越来越多的朝鲜人开始不怎么相信政府,但是不是说他们完全不相信,因为朝鲜人仍然被洗脑,他们知道朝鲜不是最富有的国家,可是他们还是相信政府,或者他们是出于害怕遭到枪毙。

纽约时报中文网:很多人问,今天是星期天,韩国有很多人会去教会,你为什么不去?

李炫秀:我尝试了很多次去相信上帝的存在。来到韩国后我也去过很多次教堂。但是信教对于我来说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每当我聆听《圣经》的时候,我都会感觉很熟悉。虽然我知道那是《圣经》,但它却让我回想起我在朝鲜接受过的灌输,因为朝鲜政权也是那样讲独裁者金日成的。我意识到,朝鲜政权就是根据《圣经》统治这个国家的,只不过是把书名换成“金日成”。很多次在教堂,我会回忆起我在朝鲜经受的创伤,那种感觉让我浑身起栗。

过去我相信我们的“上帝”金日成给了我们生命,但我后来知道,那都是假的。现在,我在努力相信上帝,但我又很害怕,万一我们又被骗了怎么办?也许我们会再一次失望?一生中有一次就够了。

人们问我,“你有宗教信仰吗?”我会说,我是基督徒。因为我在努力学习《圣经》,想要了解上帝。也许我最终会信仰上帝,但眼下,我还在这个过程中,在挣扎。所以星期天我待在家里。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太忙了,总是到世界各地。两天前我刚回来。昨天又在韩国做了一个大的演讲。今天早上,我们又在做这个访谈直播。所以我没有时间去教堂。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会想念朝鲜吗?

李炫秀:我想,很想。我真的想回去北朝鲜,因为现实生活中我已经不能回去了,我只能在梦里回去。有时睡觉前,我就祈祷,请让我在梦中回到朝鲜,这样我就能看到我的祖国了。我真的会在睡前这样祈祷,有时候管用,有时候不行。但那是我能再见到家乡唯一的机会了。真的很伤心。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回去了,所以我会更想念。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还有家人在朝鲜吗?

李炫秀:我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那边,我觉得我是肉体在首尔,灵魂在朝鲜。我知道我在朝鲜的亲戚朋友们生活都很困难,他们一直被洗脑,在独裁政府之下承受煎熬,所以我很伤心,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自由,什么是人权。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和我的政府斗争,因为我要让他们早日获得自由。

纽约时报中文网:很多人说,离开北朝鲜比较容易,但适应韩国的生活非常困难,而你是很幸运的。请讲一讲你在韩国的生活。

李炫秀:在韩国的每一天我都在学习。我在七年前才找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很多东西对我来说还很陌生。很多人问我,自由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说我无法给出一个很惊艳的答案。对于我来说,在蓝天下,坐在咖啡店享受一杯咖啡,那时候,我会觉得,这就是真正的自由,让我打心底里感到喜悦。

在朝鲜的17年里,我有没有想象过有一天会来到敌对国家,喝上一杯咖啡?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当我藏身在中国10年,我有没有想象过会过上这样的日子?也没有。那时我只想着怎么逃跑,怎么逃避警察的检查。

所以很多人问我多大的时候,我会说我只有七岁,因为那是我重获自由之后的年龄。我很高兴我获得了自由,但是这里很多脱北者生活还很艰难。我也和我的母亲,和我的朋友共同经历过一段痛苦的时间,但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更适应这里的生活。我也希望在中国的30万脱北者最后也能像我一样来到韩国,找到自由,那是我的希望,也是我在NGO努力帮助他们的原因。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如何看待朝鲜的现况?

李炫秀:我觉得情况很不稳定。金正恩政府杀害了很多平民和高官,所以过去很多朝鲜官员要秘密逃脱。一个月前,有13个朝鲜餐馆工作人员从宁波的朝鲜餐馆逃走。然后又有三名朝鲜餐馆服务员出逃。我很高兴听到这样的新闻,仿佛听到了朝鲜政权坍塌的声音。我想这个政权持续的时间会比我们预想的要短,或许不出10年,就会看到结果。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自由的新生,听脱北女孩讲述她的故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251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