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记者来鸿:老人当政 国家能获新生?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6-2,星期四 | 阅读:1,225

2016年 5月 6日

人口老化对政府来说是个大问题

古巴,年龄是个敏感问题。人口大约18%超过60岁。不久前,快满90岁的前总统卡斯特罗总算露面演讲和追随者告别,不过并没有迹象表明,他那些年过八旬的革命战友有要交棒的迹象。人口老化、领导层更老化,古巴如何打开新篇章?

在古巴,年龄可是一个大问题。到2030年,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将进入、或者接近退休年龄。加上生育率下降,现在,古巴人大多是爷爷奶奶、而非青少年。

总统劳尔·卡斯特罗本人也已经84岁了,他曾经形容这种现象是一个“严重问题”。当然了,人口老龄化对政府来说是个头痛:养老金、养老院支出上升,税收减少意味着国库收入下降。

不过,在最近的党代会上劳尔还说,这个头痛很快就会成为别人的问题了。他说,到时候了,该让年轻一代接班了。就他本人来说,他希望能更经常送隔辈人去上学,他认为应该允许那些为革命作出巨大牺牲的人去享受晚年,或者套用劳尔的原话:“余生”。

他甚至还提出了领导人的年龄上限,“进入中央委员会不应超过60岁,领导人不应超过70岁。”闻听此言,在座的人不少面无表情,也许其中几个心里暗自盘算,五年后下次党代会时自己年龄有多大。

劳尔·卡斯特罗倒是很幽默,对着会议厅里这群七八十岁的老人说,“怎么这么严肃!这个话题怎么引起这样的沉默?不要以为不当国家领导就不能做贡献。”

看上去卡斯特罗这一代也许总算要交棒了,不过党代会上同时又宣布,老一代革命者一时半晌是不会离开的。劳尔·卡斯特罗就算卸任古巴总统之后,还将继续担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直到2021年。他的副手、今年只有85岁的本图拉也获选连任五年。那些年轻人——别忘了,这些人其实也早就不是大姑娘小伙子了——只能继续耐心等待。

菲德尔·卡斯特罗(左)和劳尔·卡斯特罗在星期二(4月19 日)的古共党代会上

党代会上,古巴老资格的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也罕见露面。当然了,菲德尔·卡斯特罗早就离开了聚光灯,无需应对当领导的繁重工作,他来参加会议、讲话,很多人看是在发表告别演说。

菲德尔·卡斯特罗说,“也许这就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在这个大厅里讲话了。”此时,台下明显传出倒吸冷气声,亦有代表交头接耳低声私语。

菲德尔·卡斯特罗说,“很快我就要90岁了。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我就会和所有其他人一样,我们每个人的这一天都会到来。”

国营电视台的转播镜头迅速切换到忠实的卡斯特罗粉丝脸上,他们流着泪,看着自己具有时代意义的伟大领袖、困境中的指路明灯说再见。不过, 菲德尔·卡斯特罗最后还是说了一句宽心话,古巴共产主义者的信念将继续存在,你们有责任发扬光大。

上面这一幕发生之前的几个星期,一位截然不同的国家领导人刚刚到古巴来访问过。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年轻、活力、幽默、开放给古巴人留下很深印象。在一次直播的新闻发布会上—这在古巴非常少见,奥巴马久经考验、悉心剖光的作秀与劳尔·卡斯特罗准备不足、粗糙暗淡的表现一目了然。

奥巴马游刃有余,时而和记者开玩笑,时而就人权问题发表严正声明,从前的游击队领导人劳尔却显得粗暴无礼,明显看出他被记者提出的有关政治犯的问题激怒。

正如他在古巴时指出的,奥巴马总统生于1961年,也就是美国入侵古巴的“猪湾事件”那一年。奥巴马迫切希望能够放下过去、展望未来。

奥巴马访问期间展现的年轻和活力给古巴人留下很深印象

部分古巴人也认为,现在到了年迈领导人让位的时候了,这样,年轻一代——最好还包括更多女性——可以更好地和美国打交道。但是也有一些人、其中包括年轻的共产主义者否认古巴存在代沟冲突。

桑切兹(Yoerky Sanchez)绝对属于后面这一类。他说,“有上了年纪的人主张改革,也有年轻人观点很传统。”桑切兹是古巴最年轻的议会议员之一、《反叛青年》报纸主编,是新一批老派革命者的旗手。

至于老一代古巴人如何看待目前正在发生的这些变化,能够提供最佳解释的,也许要算我朋友的爷爷、92岁的路易斯。

上一次美国总统来古巴访问——1928年柯立芝总统——的时候,路易斯年仅四岁。他已故的妻子是美国人,所以,奥巴马来访问的时候我问过路易斯,看美国总统又来了,你高兴吗?

路易斯用完美的英语回答说,“我当然高兴。”他的声音很柔和,但很清楚。路易斯说,“古巴人和美国人差别很大,也许比我们意识到的要更多。但是,做朋友永远好过做敌人。”

(编译: 苏平 责编:欧阳成)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BBC记者来鸿:老人当政 国家能获新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227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