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英国:在伦敦听李云迪

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5-28,星期六 | 阅读:1,276

近期李云迪音乐会后现场签售照

四月的春光里,李云迪巡演到伦敦,下了班匆匆赶去泰晤士河南岸的皇家节日音乐厅(Royal Festival Hall)。快到时漫山遍野年轻又好看的中国面孔,全城的文艺青年估计出动了大半,盛装居多,好似一场自带时装秀的音乐会。入场时文青们互相打量,不时见到三分熟的脸,互相露出一个“咦你也在”的微笑。

比吃饭便宜的音乐会

这是一个压力颇大的工作日晚上,我大概满脸倦色,穿过人群找到座位,等待灯光暗下来。能随意地听到一场李公子的肖邦,是件舒心的事。因票价低廉,也舍得偶尔出神,允许自己飘远,各种心情融在深深浅浅的低音演奏(undertone)里,最后在一段惊艳的华彩中,找到思绪的归处。

一个月前托朋友买了音乐会的票,票钱十镑。一年前的春天,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Royal Albert Hall)听朗朗,更贵一些,坐在第二排,能看到手指甲在黑白键上的反光。

有好朋友说,伦敦是个吃顿饭比看场音乐会贵的地方。这一方面是吐槽伦敦的昂贵,往乐观里看,也说出伦敦的音乐盛宴可以当一日三餐品尝。许多人初到英国时并不常去什么艺术类活动,但抱着在伦敦捡便宜的心态,渐渐接触多了,就有上瘾的感觉。

音乐作媒

九年前第一次来伦敦,也是音乐作的媒。那时在新加坡读中学,参加学校的弦乐团。暑假乐团组织了来英国的音乐之旅,见到皇家音乐学院的大学生们,也在伦敦的教堂里举行演出。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众多的大型乐器——大提琴、低音提琴,被装进专门的巨大木箱里,一批批运上飞机。

2015年摄于Royal Albert Hall郎朗音乐会

去英国的旅费从哪里来?比起当时以及现在国内许多中学生海外夏令营,那一次旅行的性价比颇高。一方面,学校每年划一部分专款,作为支持学生社团的经费。成功的社团常可作为学校的卖点,带来更好的生源。

我所在的学校一向走中庸之道,但在全国性的乐团比赛中脱颖而出,获得不少奖金,也吸引到校方更多投资。

同时,音乐作为英国教育体系大学预科(A Level)里一门与物理、化学同等比重的选课,在课程设置里有自己的地位,而音乐型社团是音乐系师生大显身手的场地,并不是锦上添花的摆设。每周两次、每次四小时的排练,强度可鉴;一年几度的正式演出,团员正装出席,租用专业音乐厅,也很像模像样地对外卖票。

另一方面,团里每年组织圣诞节前夕走上街头“卖艺”,俗称basking。热闹的乌节路地铁站里,团员们几人一组,戴上圣诞帽,演奏着简单而欢快的节日小曲,一旁摆着自制的海报,自然就有人群驻足。

种种的收入叠加在一起,到了需要全团出国的时候,就轻松许多。

2010年学校乐团音乐会上,作为senior参演舒伯特五重奏

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并无计划地从一个赤道小岛国出发,对这个五月也能飘雪的大岛国有了初印象。当时并没有想到一定就要去读书,但这至少成为了一种摸得着的可能性。

到伦敦后不再操琴,但音乐一直没有远去;多才多艺是身边年轻人的一种常态,从象牙塔踏入职业场,平时摆起扑克脸,下班后,一起约着去听一场音乐会,大约就是最好的放松与释怀。

(责编:凯露)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走进英国:在伦敦听李云迪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211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音乐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