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文革”雾霾笼罩“歌舞升平”的中国

作者:吕良彪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5-16,星期一 | 阅读:2,617

——评人民大会堂“文革化”事件

吕良彪

 
电影《芙蓉镇》结尾处,在政治运动中混得风生水起吃香喝辣的地痞王秋赦已经疯掉。他敲锣过市,兴奋地高喊着:运动喽!运动喽!这一意味深长的影像长时间地闪烁在中国政治的天空里,人们时不时想到政治运动频动仍让人胆战心惊的岁月……
——题记
 
阿呆按:日前,马晓力女士对2016年5月2日在人民大会堂的一场演出公开提出反对意见。因为,这场“歌舞升平”的演出中演绎了诸多“大海航行靠舵手”、“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之类典型宣扬“文革”的内容,充斥着对领袖个人崇拜的强烈色彩。尤其是这样的演出,还是打着所谓“中X部”XX办公室主办、团中央某机构参与组织的官方名义。另据网络消息披露,官方已澄清中X部并无所谓“核心价值观办公室”这一机构,此等演出与官方无关。
 
值得关注与警惕的是,“文革”虽已过去三十余年,中央在《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已对“文革”进行了彻底否认,但始终有一种极左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通过他们自我赋予的斥对手为汉奸的所谓“汉奸命名权”,攻击主张民主宪政的学者和人士,甚至在社会上以“反日”等为由兴风作浪、组织有组织的游行及暴力活动,而对领袖的歌功颂德则是素来土壤肥沃。——后“文革”这数十年,其实中国始终未能走出“文革”的阴影,中国实际上依旧始终处于暴力与民粹共同威胁的“亚文革”状态之中。
 
民间为何要美化“文革”?因为底层民众既需要自我麻醉,某些人期待通过宣扬“文革”谋求上位,或是“咸鱼翻身”。
 
官方为何要暧昧“文革”?因为可以此为由转移社会矛盾,可以此为由实现权力再分配。
 
一、中国:上有西太后,下有义和团
 
中国自古最大祸害有二:
 
一是权力之暴虐,若历朝历代文字狱之不绝;
 
二是民粹之暴戾,若“人肉馒头”、若太平天国。
 
而义和团、文革之类,则是当权者欲令二者相辅相成或是以毒攻毒而最终导致社会面临崩盘。
 
相当程度上,如何看待毛,依然是中国最基本的政治问题与社会问题。——红太阳,依然照耀着雾霾笼罩的当下中国。中国其实一直处于“亚文革”状态,既未走出过“老人家”光芒,亦从未彻底走出过文革阴影。
 
二、“重庆模式”与“文革复辟”
 
薄氏“重庆模式”招式有三:
 
一曰“唱红”——唱红歌绝非单纯唱歌而是一种精神控制与意识形态灌输,这种“集体无意识”是营造“社会性癫狂”的重要步骤,在“全民齐唱”的“红歌”声中,不同的声音、理性的异议都沦为“反动”。
 
二曰“打黑”——其实相当程度上是冠以“正义”之名超越法律程序的“黑打”,但凡与“领袖”意志相违背,即被以法律之名“镇压”与剥夺,以至沦入一种人人自危的“社会性恐怖”。
 
三曰“透支”——即通过大规模举债、剥夺民间财富等方式“透支”未来以粉饰当下之“太平盛世”与当权者“盖世奇功”,同时赢得公众支持。
 
“唱红”亦可赢得“政治正统”,“黑打”可整肃对手并获取巨额资金,“透支”可成就“伟大政绩”,以上三点经由各路媒体“宣传造势”,足以对最高权力发起有力角逐。而“宣传洗脑”、“社会性癫狂”、“社会性恐怖”恰恰正是“文革”得以肆虐的基本手法。
 
三、亚文革=权力无度+民众暴戾
 
“再来一次文革,看我不活剥了那些当官的!”——多少人有这样恐怖的心态呀?国民性的卑劣与暴戾,从网络那些不负责任的谣言与谩骂即可一眼见到。中国的危险从来不只来自“西太后”,同样也来自“义和团”。权力会“吃人”,老百姓也是会“吃人”的。中国当下的危险既源于权力的无度,亦源自民众的暴戾。权力批不得,国民劣根性也批不得——某种程度上,说皇帝光屁股需要勇气;说百姓光屁股需要更大的勇气!
 
四、暴民与暴政:相辅相成、互为因果
 
一片“杀”声而永远缺乏检讨,是国民暴戾的劣根性;这种暴戾在相当程度上孕育着权力的残暴与无度。而权力的残暴与无度,又使国民暴戾与愚昧得以加重。一旦二者结合,文革必将重来。——双重的危险使我们始终处于“亚文革”的泥潭而不自知,绝非专指重庆,绝非危言耸听。——薄督倒了,“重庆模式”终结了么?!
 
五、独裁者走向神坛之路
 
一、斯大林:杀官;
 
二、希特勒:杀富;
 
三、重庆:杀官、杀富。
 
杀官、杀富是以血腥迎合民意、激发民粹、摧毁一切理性力量对手的绝佳方式。一定要警惕任何以人民的名义“绑架”民意的行为,民粹必然通向暴力与独裁。——“亚文革”是权贵资本主义的无耻掠夺、极端民粹势力的狂燥相互作用的产物,是威胁中国两种最危险势力。回归常识、澄清事实、形成共识,建设民主法治与市场经济、诚信文明,则是整个民族“重返人类”的前提。
 
六、重庆问题不能向薄王身上一推了之,更不能通过丑化薄王就自以为胜利!
 
重庆复辟绝非薄王个人之功,而是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
 
当下体制权力的不受制约,各级官员各色人等(无论是法庭上公然构陷李庄“嫖娼”的么宁,还是私藏雷人淫像的警察)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一言以蔽之:权力无度,人性丑恶,民粹暴戾,都使我们时时处于“亚文革”而不自知。
 
七、亚文革:政治谋略还是有组织犯罪
 
权力无度与民众暴戾的文革土壤依旧,执掌权柄的窃国贼组织、别有用心爱国贼煽动、脑残“爱国奴”为主体,激发民族劣根性,疯狂破坏社会秩序,转移社会矛盾。——他们今天可以以爱国之名针对钓鱼岛烧掉日系车,明天就可以爱国之名干掉你和我。
 
八、垄断:亚文革的政治基础
 
当下,权力无度而民众暴戾。贪腐的权贵资本主义正无度地掠夺着社会公共资源,另一方面极端极左的狭隘民族主义思潮因此又得以沉碴泛起;民主宪政成为一种思潮,另一方面公权力又垄断着权力从而垄断各种社会资源,垄断着重要社会资源获取高额垄断利益,垄断着思想以垄断真理之认定… …
 
九、美化文革:借他人酒杯,浇胸中块垒
 
“文革”使始终处于社会底层的“王秋赦”们“翻身”做了主人,激发出人性深处最丑陋的劣根性。对文革的怀念,相当程度上亦源于此。
 
而当下无论是过度歌颂美化民国,还是死心塌地想念毛主席,相当意义上都不过因对当下不满,而将“文革”美化为所谓的理想的乌托邦以自欺欺人、寻求一枕黄梁的载体而已。
 
十、直面历史,方可走出文革阴影
 
不公布史料,不能清算文革;不清算文革,我们永远活在“亚文革”的危险之中。——我们需要普及常识,将被意识形态严重扭曲的价值观回归到人类所共同认知的基本常识上来;我们需要知悉真实,无论是历史的尘埃还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实;我们需要充分的交流、博弈与共识——唯有寻求到社会的“最大公约数”,才可能推进社会的稳步前行。
 
注:“亚文革”是“薄王重庆”时期,阿呆在剖析“重庆模式”基础上对新中国六十余年社会、政治生态的一种描述。从公开的资料看,是阿呆最先提出“亚文革”这一概念。
 
 
[ 吕良彪 律师,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
2016-05-06
文章来源:吕良彪律师的博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亚文革”雾霾笼罩“歌舞升平”的中国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1860.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