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工程总监:“奇点”来临,人类将在2045年实现永生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5-9,星期一 | 阅读:1,198


来源:《花花公子》

撰文:David Hochman

编辑:温雅曼、郑夕冉

翻译:程玺 

《花花公子》专访了谷歌工程总监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库兹韦尔认为,科技和医学的进步正将我们推向一个他所称的“奇点”。2045年,人类将经历一场深刻的文化和进化的变革,电脑的智慧将超越人脑,而人类将实现永生。

很多人都认为作家、发明家和数据科学家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是数字时代的一位预言家。少数人则认为他是个十足的疯子。库兹韦尔在谷歌(Google)担任工程总监,手下有个40多人的团队。他相信,科技和医学的进步正将我们推向一个他所称的“奇点”,在这个临界点上,人类将经历一场深刻的文化和进化的变革,电脑的智慧将超越人脑,而人类(包括你我他,包括在星巴克坐你前面的那个扎发髻的男子)将实现永生。他将这一时间点定在了2045年。

雷蒙德•库兹韦尔(Raymond Kurzweil)出生于1948年2月12日,至今,他依然带着纽约皇后区出身的清晰的鼻音。他的犹太父母从希特勒统治下的奥地利逃到了美国,但在库兹韦尔的成长过程中却常去一神教堂做礼拜。在他的心目中,知识的地位高于一切,尤其是计算机。他的祖母是欧洲首批取得化学博士学位的女性之一。

他的叔叔曾在贝尔实验室工作,上世纪50年代,这位叔叔交给了库兹韦尔计算机科学的知识,而到了15岁,库兹韦尔已经设计出了帮自己做作业的程序。两年后,他编写了一段能分析和模仿多位知名作曲家作曲风格的程序。这一程序为他拿下了著名的西屋科学人才奖(Westinghouse Science Talent Search),进而让这位17岁的青少年接到了白宫的邀请函。同年,在一个名叫《我有一个秘密》(I’ve Got a Secret)的游戏节目中,库兹韦尔在一台小汽车大小的数据处理机前按下了一些按钮,接着这台机器便吐出了仿佛勃拉姆斯手写的原创曲谱。

在麻省理工学院拿到了计算机科学和创造性写作的学位后,他开始出售他的发明成果,包括第一套可阅读一切常规字体的光学字符识别系统。库兹韦尔知道“阅读机”可以帮助盲人阅读,但为了让“阅读机”能正常工作,他不得不首先发明了一种文字转语音的合成器,以及一种平板扫描仪;这两样设备至今仍在广泛使用。上世纪80年代,库兹韦尔发明了首台能复制三角钢琴等众多乐器音色的电子音乐键盘。但凡看过摇滚演出的人,很可能都在合成器的背后看到过库兹韦尔的名字。

近期,库兹韦尔扮演了一个面向硅谷精英的科技先知的角色。他在其畅销书《智能机器时代》(The Age of Intelligent Machines)和《奇点临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中,对于人工智能、生物科技以及人类进化给出了诡异具体的预测。库兹韦尔的多数工作听上去都像是科幻小说,但他也会在各类研讨会、大学讲座以及西南偏南(SXSW)和TED这样的演讲场合,理性陈述自己的设想。

如今,68岁的库兹韦尔仍身兼数职。他联合创立了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这是一家研究机构和智库,专注于通过科学来解决一些人类面临的挑战,包括水资源匮乏、人口膨胀、能源短缺等等。而他的谷歌团队正在开发一些关于机器智能和自然语言理解方面的工具,包括一系列的“聊天机器人”,这些机器人能与人对话,且具有不同的性格。此外,库兹韦尔还在业余时间创办了一只对冲基金,且刚刚完成他的长篇小说处女作。同时,他还是一个丈夫、父亲以及祖父。

特约编辑戴维•霍克曼(David Hochman,之前曾为《花花公子》采访过蕾切尔•玛多/Rachel Maddow)在旧金山和库兹韦尔聊了很长时间。“和库兹韦尔聊天,有点像同时和爱因斯坦、《星际迷航》里的史波克先生(Mr. Spock)以及谷歌的员工们一起聊天。”霍克曼说。“他的学识无与伦比。他通晓一切的一切,而且全都经过了网络世界新潮镜头的过滤。”霍克曼说,库兹韦尔一只手上带着谷歌手表,另一只手上带着米老鼠手表,数小时滔滔不绝,而眼光一直锁定在不远处,仿佛正处于某种恍惚状态。最讶异的事?“我们一起待了两天,库兹韦尔从头到尾都没有查看过电邮或短信。”

Q&A
你说在不太远的将来,纳米机器人会住在我们的血管里,我们的大脑会向云端上传数据,而人类将实现永生。这听起来很吓人。答:每当谈起科技的未来,特别是谈起人工智能时,人们往往会想起好莱坞常见的反乌托邦电影模式:人类与机器作战。而我的看法是,人类将运用这些工具,就像我们运用所有其他工具一样,来拓展我们的边界。所以关于未来科技,我们将拓展我们拥有的最重要的属性,即人类的智慧。

信息技术的能力每年都在成倍递增。与此同时,同等功能产品的价格每年都在减半。这些都是我所说的“加速回报法则”的表现。正因如此,我们才可以花一半的钱,买到比两年前好一倍的iPhone或安卓手机。1965年,我在麻省理工学院读书时,曾使用一台1100万美元的IBM7094型计算机,而如今,我的智能手机已经比那台计算机强大数千倍,便宜数十万倍。这还不是这部手机最有趣的地方。如果我想要一万倍的计算和通讯能力,也就是说,如果我需要接入一万台计算机的话,我可以在云端轻松实现这一点——它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我们甚至不知不觉。当你安静地坐在公园的某个角落,执行一项复杂的语言翻译、一项复杂的搜索,或许多其他类型的任务时,你便会接入成千上万台的电脑。而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我们将会与这些工具整合起来,让自己变得更加聪明。

人类正进化成iPhone吗?

答:我们正在与这些非生物科技融合起来。我们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我的意思是,我把这台微小的安卓手机戴在皮带上,虽然它还不在我的物理身体内,但这种内外之别不过只是人为的区分罢了。它已经成为我之为我的一部分——不仅是这台手机本身,也包括它与云端的连接,以及我能在云端接入的一切资源。

难道自然给予我们的还不够吗?

答:人脑的能力有限,至少比电子计算设备慢一百万倍。在我们的大脑中,用于思维的部分被称为新皮质。它是大脑周围一层很薄的结构,大约在两亿年前与哺乳动物(当时均为啮齿动物)一同出现。一个重大的创新在两百万年前来到,当时,类人猿进化而成,并拥有了很大的前额。你去观察其他的灵长类动物,它们的额头都是倾斜的。它们没有额叶皮质。这个额外的新皮质被我们用来增加更高层次的抽象,也正是这个层次使我们具备了发明的能力,我们首先发明了语言,同时也发明了幽默、音乐之类的东西。没有其他动物能打出节拍。也没有其他动物能讲笑话。

所以将大脑接入机器,就会使我们的聪明程度呈指数式提升,并让我们变得更有魅力吗?

答:正是如此。到了本世纪30年代,纳米机器人将可以透过毛细血管,无创伤地进入我们的大脑,与我们的新皮质连接起来,同时,基本上将它与云端上的以同样方式运行的人造新皮质连接起来。如此一来,我们就拥有了一层额外的新皮质,就像我们在200万年前进化出了额外新皮质一样,而我们也会像利用额叶皮质一样,加入更多的抽象层次。我们将打造出更深刻的通讯形式,我们将创作出更深刻的音乐和更好笑的笑话。我们将变得更风趣、更性感。我们也将能够更自如地表达爱慕之情。

从用户端来看,这会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呢?

答:比如说,当我看到谷歌的老板拉里•佩奇(Larry Page)迎面走来。我有三秒钟的时间想出一些机灵话,但我的新皮质中的3亿个模块有点力不从心。我需要用两秒钟时间调用10亿个模块。我将会在云端接入那些模块,就像我们为智能手机接入云端中额外的计算力一样,然后我便可以说出恰如其分的那句话。

但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会如何。一旦我们能将思维拓展至云端,我们的智能将会超越如今所能理解的一切。我们关于未来的直觉是线性的。我们脑中的电路就是这么设计的。一万年前,当我们在野外狩猎时,我们知道,动物逃走时会加快速度。由此,我们会对它的逃跑方向进行线性预测,这样才能抓住它。这种思维方式合情合理,但它无视了我们从科技中看到的那种指数式增长。我们正在接近一个临界点,科技的进步将变得极为迅速,普通的人类智能无法继续跟上它的脚步。这是一条新的地平线,跨过它后,我们所熟知的概念将彻底改头换面,因此我们很难预知之后的情况。

这就是你称为“奇点”的那个事件地平线。为何你如此确切地将它的到来时间定为2045年?

答:那一年制造出的非生物智能将达到一个量级,比今天的一切人类智能强大10亿倍。但在此之前会发生一些巨变。数十年来,我对这些年份的预测都是一以贯之的。2029年也是一个重要年份,届时计算机将会通过有效的图灵测验,也就是说,在人机对话中,我们将无法区分出哪个是计算机,哪个是人类。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谷歌工程总监:“奇点”来临,人类将在2045年实现永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1642.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