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如何用科技遏制腐败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4-22,星期五 | 阅读:1,758

安佳·曼纽尔 2016年4月20日

Sam Brewster

旧金山——几年前,我还在美国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任职时去过一次印度。美国政府对收受礼物有着严格的规定。我收下的唯一一件礼物是一个粉色的塑料闹钟,它会用响亮的召唤穆斯林做礼拜的宣礼声叫人起床。外国政府知道这一点,往往明白不可能和美国官员进行什么不正当交易。

但我在印度科技部(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遇到的那名中层官员却有不同的看法。我短暂地去他破旧的办公室商讨美印两国在科研方面的合作事宜。几分钟后,他喜笑颜开。

“科技部有一大笔预算,要举办一场面向美国和印度科技领域企业家的会议,”他说。“既然你认识很多企业家,为什么不帮我们组织这个会议呢?我会付钱给你的,然后你可以返10%的费用给我。”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提出的回扣可能比他一年的薪水还多。但显然,他丝毫未感到尴尬。我含糊地说自己不是合适的人选,并尽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我选择不举报他,因为我不是百分之百地确定自己没有误解他的意思,但这件事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腐败绝不是印度独有的问题,并且近年来,印度还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自己的透明度排名,但贪腐依然是印度经济面临的一大负担。在一桩丑闻中,电信执照被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关系较硬的竞购者,给政府造成的损失最高达39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印度当时的国防预算。该国出售煤炭执照的制度也同样不透明和浪费,政府因此蒙受的损失估计为330亿美元。

处理贪腐问题是解决收入差距、环境问题、教育和养老金制度千疮百孔的问题,平息公众日渐加剧的愤怒的关键。因为正如印度国民大会党(Congress Party)在2014年被迫下台时所发现的那样,腐败会削弱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国大党下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民众认为很多部长无能,腐败。中国政府为根除共产党内部的不诚信而发起了一场自上而下的斗争。和中国不同的是,在印度,推动反腐行动的是公民的抗议,以及充满活力且自由的新闻媒体。

从2011年开始,活动人士安纳·哈扎尔(Anna Hazare)在两年多时间里多次进行绝食和抗议,促使数十万印度人走上了街头。哈扎尔自称甘地的追随者,和甘地一样神情和蔼,也同样戴眼镜。他希望政府成立一个全国性的调查员办公室,负责调查腐败事件,检举涉事人员。迄今为止,他尚未取得全国范围内的成功,不过最近,一个新成立的反腐败政党赢得了德里的地方选举。该政党正是受哈扎尔的鼓舞成立的。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方向正确的措施,包括对公共合同进行透明的拍卖、让很多政府服务可通过网上办理、悄悄增加巨头们获得特殊照顾的难度。截至目前,最有效的解决办法来自政府之外,是由互联网企业家南丹·M·尼尔卡尼(Nandan M. Nilekani)领导的一个项目。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尼尔卡尼是印孚瑟斯(Infosys)的创始人。

尼尔卡尼不是信奉新甘地主义的民间英雄。身材高大、着装无可挑剔、留着白瑞德(Rhett Butler)那样的花白胡子的他,是每年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常客。

大约六年前,在政府的支持下,尼尔卡尼手下的工程师开发出了一个名叫Aadhaar的生物识别身份系统。Aadhaar会通过指纹采集和虹膜扫描,为每一个印度人生成一个全国身份号码。已有逾10亿印度人在该系统中注册。如今,拥有自己的身份号码的人,可以用一款简单的智能手机应用来领取政府发放的养老金或奖学金,甚至享受银行服务。所有这一切都不涉及贿赂。

印度中部的农民拉姆(Ram)便是受益于该系统的人之一(印度农民只有单一名字的现象很普遍)。他为全国农村就业保障计划(National Rural Employment Guarantee Scheme)工作。该计划保障穷人一年至少从事100天的带薪工作,工作内容是修路或升级灌溉系统。以前,为了领取一周800卢比(约合人民币78元)的微薄工资,拉姆不得不请一天假,坐在嘎吱作响的公交车的车顶上前往附近的小镇,再顶着尘土和酷热排三个小时的队,才能站在当地一名官员的面前。后者可能会从拉姆的工资中扣除一部分,作为手续费。整个冗长繁琐的手续让他的实际收入减少了大约三分之一。

印度政府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像拉姆这样的人平均只能领到政府应发放给他们的工资的61%。剩下的就那样不见了。很多政府官员的工资几乎不够糊口,他们正是通过这样做到收支相抵的。

拉姆对自己的Aadhaar身份卡感到骄傲。现在,要领工资的话,他只需去街角的杂货店即可。老板会用手机应用扫描他的指纹,然后付钱给他,只收取法定的10卢比手续费。

以前受益于印度制度不透明的那些人自然会反对Aadhaar。一些政界人士称Aadhaar系统浪费钱,或说它侵犯了隐私。莫迪最近表示了对该系统的支持,这让一些批评人士闭上了嘴。

世界银行(World Bank)最近的一份报告称,仅在一项燃油补贴计划上,数字身份转账一年就为印度政府节省了10亿美元。这种成功给人们带来了希望,但期间出现的抵制行动表明,更广泛的改革将是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

这个Aadhaar计划,以及莫迪对政府合同透明度的强调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其他可能的解决办法包括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审判罪大恶极的罪犯——就像哈扎尔的提议的那样。印度要求政府官员公布自己的资产,但这项规定并非总是得到了执行。给公职人员涨薪也是鼓励官员守法的有效手段。最重要的是,在学校和新闻媒体上开展一场全面的道德和教育运动,改变文化规范,让贪腐不再被视为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印度已经启动了其中很多措施,不过力度有限。如果政府加倍努力,印度将会繁荣起来。

安佳·曼纽尔(Anja Manuel)是战略咨询公司RiceHadleyGates的创始人,著有《这个勇敢的新世界:印度、中国与美国》(This Brave New World: India,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印度如何用科技遏制腐败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119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