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下,阴谋论盛行俄罗斯

来源:网易【回声】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3-21,星期一 | 阅读:1,162
作者:黄童超

俄罗斯经济的坏消息似乎看不到尽头。日前,俄罗斯财政部发布的2015年俄罗斯经济发展报告预测,俄罗斯经济可能陷入15年停滞期。随着石油价格从2014年6月的每桶110美元暴跌至2016年2月的每桶30美元上下,俄罗斯的出口和财政收入都受到重创。2015年,俄罗斯的GDP萎缩了3.7%,通胀率接近13%。自2013年起,卢布对美元已经贬值超过60%,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仍在信誓旦旦地说,经济“危机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

俄罗斯人难过的日子也才刚刚开始。俄罗斯人的基本生活质量正在不断恶化,2014年俄罗斯人实际工资下降了4%,2015年则下降了9%。2015年,陷入官方定义的贫困状态(120美元以下)的俄罗斯人新增了200万,缺乏资金购买食品和衣物的家庭,则从22%上升到了39%。

俄罗斯人相信西方是俄罗斯经济危机的始作俑者,但这显然站不住脚。

尽管如此,2015年12月,莫斯科社会研究院(Moscow Institute of Sociology)调查发现,超过60%的俄罗斯人表示他们已经注意到他们的经济状况正在恶化,其中却有75%的人将现状归咎于西方,而不是俄罗斯政府。2015年6月,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也做过相似的调查,在谈到当前什么因素对俄罗斯经济伤害最深时,33%的俄罗斯人认为是西方对俄的经济制裁,33%俄罗斯人怪罪于油价下跌,只有25%把当前政府政策当做罪魁祸首。非盈利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于2015年6月的调查也发现,66%的俄罗斯人相信西方的制裁是为了削弱和羞辱俄罗斯。

如果再进一步分类,俄罗斯正流行着两种对经济危机的解释。一种声称“西方衰弱”,俄罗斯已经强有力地融入到全球经济中,因此更容易受到全球经济危机尤其是西方经济危机的损害;另外一种则认为“西方强大”,并不弱小的西方嫉妒和敌视俄罗斯,并且用其力量破坏俄罗斯的声誉,并最终破坏俄罗斯(近年)的成功发展。

2016年1月20日,莫斯科。当日卢布对美元再创新低。/AP

这两种解释显然都站不住脚。西方并没有拖累俄罗斯,数据显示,2011年和2012年初,美国和欧洲确实正从经济危机后艰难地复苏,但到了2012年底和2013年,美国经济已开始平稳好转。欧洲经济还很虚弱,但它在2012年中的表现要比预测得好很多,那时恰好俄罗斯经济开始陷入停滞。2013年,没有一个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出现严重滑坡,大部分还出现了增长加速,这也吻合全球经济的趋势。至于强大的西方出于妒忌对俄罗斯处处打压,则是彻头彻尾的阴谋论,即使是普京本人在2013年也曾经承认,“我们(国家)经济放缓的主要因素实际上来自国内而不是国外。”

本轮俄罗斯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是俄罗斯迟迟未能改革依赖石油的经济结构,是俄罗斯愈加恶化的投资环境终于赶跑了国内外投资者,这几乎是全世界的共识,但这些一点儿都不妨碍俄罗斯人继续选择活在幻象的世界中。2015年7月,生于莫斯科的《纽约时报》专栏作者马克西姆•特鲁多约博夫(Maxim Trudolyubov)被他的邻居问道,“他们(西方)为什么这样对我们”,马克西姆试图向邻居解释俄罗斯受到制裁是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引发的,而石油下跌则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全球经济和政治因素引起的,但邻居却只对马克西姆报以微笑——像大多数俄罗斯人一样,邻居知道“他们”真的在对“我们”做什么。

苏联解体前几年俄罗斯人还对西方抱有浪漫的美好想象,但解体后迅速转为对西方的怀疑和猜忌。

经济危机下,俄罗斯人的反西方情绪、西方威胁论乃至阴谋论不是凭空出现的,也不是连贯的。许多学者认为,要想弄清俄罗斯人的想法,至少得追溯到苏联解体前。

1985年,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上台,由此引发了冷战的结束、华沙条约的失效、东欧的民主化以及最终苏联的解体。戈尔巴乔夫戏剧性地推动苏联与西方国家关系的正常化,他从阿富汗撤军,摈弃勃列日涅夫主义,放慢核竞赛的脚步,这一系列外交政策被苏联人视为成功之举。戈尔巴乔夫与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和美国总统里根的私交,也深刻改变了苏联社会和人民对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态度。

1987年6月12日,里根在西德演讲时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推掉这堵墙!”/AP

过了70年共产主义生活,苏联的知识分子和普通人都把目光投向西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资本主义提供了稳定有效率的经济、社会和政治体系,而美国则象征着“巨大的新机会,无穷的潜力、繁荣和幸福”。列瓦达中心在1990年4月的民调显示,只有7%的苏联人表示他们对美国有某种程度上的厌恶。

不过随着苏联解体,新成立的俄罗斯联邦陷入了混乱、种族暴力以及大规模贫穷。在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治下,俄罗斯人尽快赶上西方国家生活水平的愿望早早破灭,他们中许多人的生活水平甚至还比不上苏联时期。与此同时,俄罗斯人期待找到新的国家认同,许多民族主义运动在这一时期发生,这些运动旨在塑造俄罗斯独一无二的历史、欧亚国家的影响,西方经济体制和价值观在它们看来犹如外星人。拿俄罗斯社会科学家塔蒂阿娜•日尔波娃(Tatiana Riabova)和奥列格•日尔波夫(Oleg Riabov)的话来说,俄罗斯人和克里姆林宫都希望“重振”(remasculinizing)俄罗斯的国际形象。

圣彼得堡高等经济学院和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证实,俄罗斯人对他们利用西方模型却没能推动俄罗斯现代化感到沮丧,也对超级大国身份的陨落感到愤怒,对西方的反感由此产生。1990年代中后期,亲西方的态度被日益增长的反西方态度所取代,俄罗斯人开始认为,那些曾为叶利钦政府出谋划策的西方国家,最终目的是要破坏俄罗斯经济和军事力量,并在俄罗斯的“邻居”(原属于苏联)建立影响。

虽然列瓦达中心的民调显示,1990-1998年仍然有平均65%的俄罗斯人对美国持有正面态度,但对美国的负面态度也从5%上升到了25%。1997年民调还显示,至少50%俄罗斯人不再把美国视作盟友,而是看成地缘政治敌手。在普京还未上台前,就已经有75%的俄罗斯人认为“美国正从俄罗斯的艰难处境中捞好处,并且试图把俄罗斯变成二流国家。”1999年北约在南斯拉夫的军事行动,被许多俄罗斯人看作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行为,是一次对该地区控制权的夺取,而不是美国宣称的“执行国际法,阻止人权侵害”。

克里姆林宫和国有媒体联手炮制的反西方宣传,让许多俄罗斯人不自觉地接受了反西方态度。

2000年普京上台后,俄罗斯人曾对美国有过短暂的信任。2001年6月,普京在与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在斯洛文尼亚首次会晤中展现出了极大的热情,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克里姆林宫还对华盛顿的反恐战争表达了强有力的支持。但好景不长,此后几年列瓦达中心民调中对美国持有负面态度的俄罗斯人常常超过30%。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开战,2008年美国指责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都引来俄罗斯人对美国厌恶情绪的爆发。从2012年底开始,俄罗斯人的反美态度更是一发不可收拾,2016年最新的民调显示,有超过80%的人对美国持有负面态度,持正面态度的不到10%。

列瓦达中心1990-2015年2月民调,“总体上你现在怎么看美国?”/levada center

许多俄罗斯人常常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西方,2015年俄罗斯田径界兴奋剂丑闻喧嚣不断,俄罗斯一名退休结构工程师告诉《纽约时报》,“西方是羡慕我们运动员取得的好成绩,所以他们才热炒兴奋剂……每个运动员都有嗑药!美国人还有其他国家的人,全部都有!”鉴于有90%的俄罗斯人的首要信息源是俄罗斯国有媒体,这些歇斯底里的反应某种程度上是在复读俄罗斯国有媒体的报道和克里姆林宫的宣传。

在俄罗斯国有媒体上,伟大的俄罗斯正在与邪恶的外国人进行一场史诗战争:2015年美国对国际足联丑闻的调查,是美国企图接管国际足球的表现,而普京正在为保护国际足球而奋勇抵抗;2014年MH17在乌克兰北部被击落,是乌克兰针对普京专机的埋伏与袭击;而2014年来乌克兰和俄罗斯的持续冲突,是西方人在背后捣鬼,目的是寻求自己的利益……国有媒体的报道听起来是不是特别耳熟,因为俄罗斯人也是这么想的,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6月的民调,50%的俄罗斯人把乌克兰局势怪罪到西方头上。

不少俄罗斯人认为经济危机和政治无关,他们将普京视为英雄。

俄罗斯现代研究院的沃尔科夫(Volkov)认为,2012年底以来反西方情绪的暴涨不仅仅是因为国有媒体的反西方宣传,还源自俄罗斯人对普京的赞同。普京在国际舞台上的行动,在国内激进的民族主义言论,都在俄罗斯人当中引起广泛共鸣。从2014年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开始,普京霸占了每一个主流民调,支持率逼近90%(不同城市支持率有差异,篇幅有限不提)。

有官方背景的俄罗斯民意研究中心(Russian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Centre)主任瓦莱里•费多罗夫(Valery Fedorov)说,普京在俄罗斯人心中成了“一个如同普罗米修斯一般有魅力的领导者;一个英雄人物;一个泰坦神,给俄罗斯人带来了火种”。列瓦达中心的主管列夫•古德科夫(Lev Gudkov)说,普京开始代表整个俄罗斯(没有普京,没有俄罗斯)。

2010年7月,普京骑哈雷摩托参加活动。/AP

《外交事务》的瓦莱丽•斯珀林(Valerie Sperling)指出,超过70%的俄罗斯人支持普京在叙利亚的“打击恐怖分子”行动。俄罗斯战舰从1500公里外的里海发射26枚巡航导弹击中ISIS的视频片段,俄罗斯战斗机打击ISIS的影像,向俄罗斯人传递了一个信号:他们的国家再一次成为国际舞台上的主角。普京已经成功地将自己的行动,描绘成保卫俄罗斯的利益免遭西方荼毒,例如他称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不是针对乌克兰人,而是针对背后由北约支持的外国势力。大部分俄罗斯人对这样的说法十分买账。

这样一来,就不难理解经济危机明明到来了,为什么大部分俄罗斯人依然选择反西方,选择相信阴谋论。我们并不能预测俄罗斯的经济会往何处去,但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俄罗斯人的脑回路不太可能有大的转变。大多数俄罗斯人,还是会怀疑自己的国家已被敌人包围,还是会认为华盛顿的“政党头头”正在策划下一场针对俄罗斯经济的大阴谋,还是会在经济拮据的日子里,给汽车挡风玻璃贴上一张“1945年苏联强奸纳粹德国vs2015年俄罗斯正在强奸美国”的爱国贴纸,附上一句“我们能再次做到!”

参考资料

Sergei Guriev. (2015). “Political Origins and Implications of the Economic Crisis in Russia.” AEI.

Natalie Manaeva Rice. (2015). “Russian anti-Americanism, public opinion and the impact of the state-controlled mass media.”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Theodore P. Gerber. (2014). “Beyond Putin? Nationalism and Xenophobia in Russian Public Opinion.”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Media Development Foundation. (2015). “Anti-Western Propaganda: Media Monitoring Report.” Media Development Foundation.

Maxim Trudolyubov. (2014). “Russia’s Anti-West Isolationism.” The New York Times.

Maxim Trudolyubov. (2015). “Russia’s Virtual Universe.” The New York Times.

Valerie Sperling. (2015). “A Case of Putin Envy.” Foreign Affairs.

Jacob Poushter. (2015). “Key findings from our poll on the Russia-Ukraine conflict.” Pew Research Center.

The Economist. (2016). “Putin’s popularity: Vladimir unbound.” The Economist.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经济危机下,阴谋论盛行俄罗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8055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