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歌“必唱”侵犯言论自由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4-29,星期五 | 阅读:2,441
作者:顾猷

1301389787444

从宪法角度看,红歌必唱侵犯言论自由。但是至今并没有闹出“唱红”案,没有报道称有谁因为拒唱被罚,然后诉至法院。不知自由为何物,是这个民族的新老传统。

在“斯坦利诉佐治亚州”一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决说,宪法关于言论自由的规定,意味着政府“无权告诉一个坐在家中的人,什么书他可以读,什么电影他可以看”。同样,只要承认自己是宪政政府,它也就无权告诉一个人“什么歌他可以唱,什么歌他不得不听”。

斯坦利的裁决说,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反对给予政府控制人民思想的权力。这是美国人的常识。但是,这世界上也还有另外一种逻辑,相信并且让人相信“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前一种常识,我们很陌生;后一种逻辑,是我们的“老朋友”,熟悉到习焉不察的水乳交融境地。

唱红鹊起的时候,我的朋友高娓娓就跟顾某说,“你写一写唱红吧”。她是当地人,写了会左右不是。唱红如果只限于一地一时,顾某又非有闲之人,即使看在娓娓的面上,也绝无功夫理这个碴。但是现在唱红闹到风生水起,不定哪天一早起来,一地接着一地笑纳了孟爷爷的指点,跳起那著名的红舞。届时载歌载舞,天下河蟹。

在全国江山二茬红前夕,顾某想讲一个美国人的黄段子,扯一个联邦最高法院淫秽和色情案关于言论自由的蛋。该案是最著名涉“黄”言论自由宪法案例,哈兰大法官对于该案的意见精神,完全契合顾某对于唱“红”蔓延的看法。

在“卢斯诉合众国”(Roth v. United States)案中,卢斯因为邮寄涉黄书刊被下级法院判处有罪。联邦最高法院以6:3的多数意见维持原判,哈兰法官持反对意见,认为这样的事应该由各地方来决定,联邦不应确立全国统一的书刊查禁标准。

哈兰法官指出:我们常说,因为有48个州,我们就有了48个社会实验室,那正是我们联邦力量的来源之一。不同的州对同一部文学作品有不同的态度。同一部作品,在一个州可以自由阅读,在另一个州可能会被归于淫秽。某一个州查禁一本作品,并不会对我们趣味的满足造成大不了的危险,只要对这部作品不存在全国统一的查禁标准,只要其他州还可以自由地阅读这部作品。

哈兰法官说:然而,在联邦全面查禁的场合,问题就来了。某一个州通过立法查禁《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认为这个本书令人反感不能接受,那问题并不大,因为该州还有机会重新作出选择。至少我们不存在全国统一的标准。但是如果联邦全面查禁这本书,那就会对自由思想和自由表达带来实实在在的危险。各州享有不同的道德观念的权利就会遭到破坏,社会实验能力就会被扼杀。

哈兰法官说:对我来说,某一州的居民不能阅读D.H.劳伦斯的某些作品,可能是不明智的或令人郁闷的,但至少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在美国,无一人可以阅读这些作品,那将是无法容忍的,是对第一修正案–无论是字面还是精神–的违反。

对于唱红,顾某的意见是,一地唱红,即使是老百姓打心眼里愿意唱,至少还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它具有社会实验性质,虽然30多年前早已大面积实验过一回了。但如果2012年秋季之后,全国都必须“人人会唱,人人能唱,人人爱唱”,全国二茬红,无一人可以逃脱,那简直就是一场春秋大梦。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红歌“必唱”侵犯言论自由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984.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