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之禁锢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1-18,星期一 | 阅读:1,067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许知远 

1月6日 风

在吉林,中学的操场裂开,一些店主说自己被晃得头晕。

这是来自邻国的核爆炸,破坏力量穿越国境线。朝鲜那位发型保守又先锋的80后领导人说,他们有了氢弹。

比起国际社会的震惊,是一种荒诞的快感弥漫在中文的社交媒体上。尽管这个国家已经成为最直接的受害者,而且有可能在未来受到更严重的损害,但中国人面对钓鱼岛的愤慨与爱国主义,毫无显现的征兆。

我感到一阵焦灼,不知是因为对此事可能后果的忧虑,还是仅仅因为着凉了,有些低烧,亦或是刚刚看到一个竞争者融到了一大笔资的新闻。

近代中国的历史与这个国家息息相关。正是为了保护对它的宗主国地位,清王朝最终与日本发生了冲突,惨败,签下了《马关条约》。这一条约把中国拖入了屈辱、日益激进的现代世界。在1950年,又是缘于在这个国家的战争,中国把自己与西方彻底隔绝起来,陷入了可怜的孤立。而这个国家也自此陷入分裂,变成了被社会主义阵营支持的朝鲜,与融入资本主义的韩国。冷战结束了,世界变化了,中国也变化了,但朝鲜的政治与社会形态却保持着惊人的连续性,甚至它的统治者也是同一个家族。

在一个后现代世界里,朝鲜成了一个奇特景观。它的建筑、团体操、饥荒、播音员的腔调、处决人的方式,都让人大跌眼镜。但人们的笑声太大了,以至于经常忽略了背后的残酷。

没有比中国社会更严重的忽略态度:在朝鲜弥漫的因极权带来的荒诞性,有哪一个不是似曾相识。半个世纪前,我们也曾宁要核武,不要裤子。更何况,这一切的维系,则全赖我们的支持。我们很少对此有负疚之感。对于昔日的柬埔寨、缅甸,不管它们为此付出多少代价,我们也没有愧疚,更不会追究。这可以理解:被自己的制度弄的焦头烂额苏联人是不会对于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表示愤慨的。但倘若你对他人的痛苦缺乏感受,你要必将失去对自我痛苦的感受。

是的,目前仅仅是吉林的中学操场裂缝了,一切尽可以继续嘲讽。

1月7日 风

难得连续的晴天,真有不真实之感。人人都在说“熔断”,新一年的第二次。在一幅合成的图片上,朝鲜的领导人正对着CCTV的画面——氢弹打掉了A股。

记得十多年前,一位资深的经济学家曾寄望于股票市场给中国可能带来的变革——人人都成了股票持有者,他们也就都成了市场力量的推动者,捍卫自己的权益。是啊,20世纪中叶,我们曾经寄望于工人、农民塑造新中国,21世纪初我们又期待住房的业主、网民、企业家,但最终,总是证明只有国家才是最终获胜者。但历史也充满讽刺,凡是国家大获全胜之时,也是危机到来之时,反而是它的式微、甚至自我摧毁之后,一个全社会的发展反而到来。

这也是一种新情绪。生命的威胁、财产的损失都不足以引发我们的愤怒,它们都溶解于嘲讽。这不再是股市的“熔断”,而是社会的“熔断”。是加缪说的吧:“荒谬的东西决不会带来解放,它只会带来禁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荒谬之禁锢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875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