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的世界:没有百分百的黑,只有五十度的灰

来源:沈说的胡言乱语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1-14,星期四 | 阅读:1,386

文/红苹果

自两年前被开出2.6亿的天价罚单后,近日快播案的庭审直播让网络再一次炸开了锅。虽然很多网民都为快播鸣不平,虽然快播庭审辩论很精彩,但如果法庭认定公诉方的证据确能证明王欣团队有意为淫秽视频的存在和传播提供了相应的技术平台,那么按照中国现行刑法,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量刑不可避免。本来我不想谈论这个案件,首先,受药家鑫案和李天一案影响,我怕极了在网上充当法官大义凛然判处被告死刑的汹汹民意。此后,我一贯在课堂上跟学生们主张,对于一宗引起社会轰动但是还未审结的案件,最符合法律精神的态度应当是理性的保持缄默。因为你不是本案法官或公诉人,也不是辩护律师,在不能了解全部案卷和直接接触所有证据情况下的分析,有很大的可能会更不全面和客观。虽然言论自由是必须捍卫的基本人权,但作为法律人,尽量避免让喧嚣的舆论影响司法是尊重法院判决、维护司法权威的重要行为方式,即使所谓的权威和正义在很多时候不那么尽如人意。然而,寻求宽恕的人心和嗜血暴吝的民意不同,对于前者,总能带给我温情,所以这次,不想保持沉默。其次,我不是刑法和刑诉专家,虽然确乎研读了好多年诉讼法,可惜是民事的,对于本案可能涉及的证据能力和证明力的问题,无法专业置评。但快播的辩论有依据,有类推,如果是大部分普通民众都能看懂的逻辑,怎么就成了“狡辩”?最后,快播案并不是互联网时代常见的单纯盗版侵权案,它所牵涉的色情问题,额,对一个女生来说,要怎么开口谈论和默默研究?尤其大多数中国式逻辑基本是:你支持什么,你就是什么。激烈思想斗争了两天,忽然想起姐其实从来都是条汉子,基本不刷脸,主要看气质,根本就没有偶像包袱,担心形象受损纯属杞人忧天。所以,接下来我要一本正经讨论的两个问题,请自诩道德完美人士主动拉黑,请十八岁以下小朋友自动屏蔽。

一、成年人有没有看色情作品的自由?

这个问题其实包含在“我们应不应该有性自由?”这个大问题项下。如果你认为人人都拥有在清醒理性自愿、不危害他人的情况下自由支配自己思想、行动和身体的权利,那么性自由、同性恋、安乐死等无疑也应当属于这样一类基本人权。但明确它是一种人人享有的基本权利,并不意味着鼓励每个人都去支持性自由、变成同性恋或者选择安乐死。权利只是一种可以行使也可以不行使的自由,只不过和义务不同的是,不管你选择什么,都不会受到来自法律的惩罚。实际上,如果你承认每个人都是自己利益最好的维护者,那么,就算你不能理解,只要他人的选择没有逾越自由的边界,就不能以和主流不同为由要求同一个选择。不仅保护多数人的人权,也保护少数人的人权,是人类宪法发展和文明进步的必然结果。不是万众一心,不是万马齐喑,而是每个人都被允许发出不同的声音,各种不同的声音能够调和成多元化的共鸣,这才是大同世界的真意。当然,由于这些问题并非简单的口号宣示,也不是单一的法学、社会学或人类学问题,我没有能力探讨的太深,只谈谈与之相关的这个小问题:到底成年人有没有观看色情作品的自由?

六十多年的时间里,这个问题的答案一波三折。在法律层面,是从斩钉截铁的无到模棱两可的无。十五年前,夫妻在家看黄碟被警察破门而入强行拘留引发轩然大波,最终的行政赔偿在事实上宣告了法律对这种自由的默认。在社会层面,基于人类的生物学基础,一直都是客观存在的有。虽然有那么一个时期,所有的妓女都被强制接受改造,这个国家宣称消灭了毒品和色情,但据说有一部手抄本在私下里非常流行。(不要问我是什么,我真的没看过)到了今天,虽然我没有做过大规模的社会调查,无法确定究竟有多少人私下看过色情作品,但当我看到新闻报道日本女星苍井空第一天入驻新浪微博就收获超20万粉丝,创下粉丝增长速度最快的记录。五年后,苍老师的粉丝数量已达到1611万。额,于是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当然,观看色情作品肯定不是什么高尚体面的行为,看到不能自拔、分不清现实虚幻的那基本得去看病。(而且,说句真心话,有些情色电影和文学美术作品的确有很高的艺术性,值得反复鉴赏和珍藏,譬如维纳斯和阿波罗,虽然没穿衣服,但仍是人类最杰出的雕塑。但A片和纯H文字,基本毫无构思、情节和故事,枯燥的运动和描摹,来来回回的看来看去不腻吗?)不过幸而在这个时代,除了少数卫道士,大多数理性人都认为这至少是个可以理解的行为。成年男女,就算是高等人类,也毕竟是个生物,青春期荷尔蒙分泌的浓度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由人的意志自主掌控。所以,即使不高尚,但也算正常。自己一个人看,据说可以舒缓欲望,加强自律,减轻强奸犯罪率。夫妻一起看,据说可以增加情趣,证明夫妻热爱学习志同道合感情好。虽然有人动不动拿互联网色情毒害青少年为由赶走谷歌、清理门户,但确实没有确凿的科学证据表明看过或正在看色情作品的成年人日后都会变成色情狂,否则每天看至少600部视频的专业鉴黄师岂不是最大的高危人群。所以在没有分级管理制度下,对所有涉色情产业实施一刀切的运动式管理,既简单粗暴又毫无实效。这种管制一是将成年人视为限制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剥夺了成年人应当享有的基本权利。二是导致色情暴力作品标准不明,很容易造成对未成年人的不当伤害。电视剧里随处可见的手撕鬼子和临时删减武媚娘大胸就不说了,举个可能大家都经过的事情为例:小学时期,学校曾组织全校同学去看一部反映南京大屠杀的电影《屠城血证》,血淋淋的暴力和强奸画面给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十二万分的阴影,午夜梦回也不知道被吓醒了多少次。近年反映同样题材的电影,包括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和陆川的《南京、南京》,也有大量相似场景,就算早已成年的我看了也很不舒服。这些电影当然可以公开放映,但没有电影分级制度,这样的粗口、暴力和情色,就算是政治正确的爱国主义主旋律教育电影,也不应该老少咸宜。所以,最需要的法律其实是在保障成年人基本权利的同时,加强和完善对涉未成年人与强制色情产业的抵制与惩罚,而不是浪费有限司法资源去管控所有的色情产品。

所以,成年人观看色情作品的自由,作为一项即使是不符合时代主流道德的基本人权,不提倡当然视乎各个时代各个国家的特定选择,但至少不应当强行禁止。因此,下一个问题就是,即使快播团队的技术造成了色情作品的传播加快,王欣应不应该被定罪?

二、王欣应不应该被定罪?

王欣会不会被宣判有罪,随着人民日报、网信办的表态和舆论的扩大,已经从法律问题快变成政治问题,不难判断。但这里想探讨的是据以定罪的罪名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刑法上的罪名和法律、国家、政府一样,并不是从来就有,也不会一直不变。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你去街上卖个西瓜都有可能构成投机倒把罪拉去坐牢,你和女朋友未婚前去饭店开个房都有可能被判流氓罪直接枪毙。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就曾分别以投机倒把、牛鬼蛇神、流氓罪入狱三次。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变迁,1997年刑法修正取消了反革命罪、流氓罪、投机倒把罪,2015年刑法修正取消了嫖宿幼女罪。尚未被取消的罪名也不是毫无争议,在吴英案审判期间,对于非法集资罪这个罪名的存废被广泛的讨论;2010年南京一大学副教授被诉涉聚众淫乱罪时,也引起很大的争议,李银河等学者认为成年人在非公开场合、不危害第三人以及完全自愿的情况下发生的性行为,就算不道德,也不构成犯罪。虽然最后多名被告人都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和文革时期北京发生的一起以聚众淫乱定罪的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相比,量刑上已有天壤之别,这种差别,我想大多数人都觉得应该属于社会进步。

所以,我想说的是,法律和道德并非完全等同。一个不能被主流道德理解的行为,并不一定要通过法律手段惩罚。如果把所有的道德要求都转化为法律规则,只会窒息社会的自治和弹性,最终造就一个强大的警察帝国。一般而言,和道德有关的法律,应当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遵守这些法律规定,是道德的起码义务,但是法律不应强制干预。譬如,我们可以在老年人权益保护法里写上“常回家看看”,但如果子女没有做到常回家看看,法律也不宜通过强制或惩罚手段实现这一规定。同理,如果你不管是基于好奇还是需要看过色情作品并且曾和朋友或陌生人分享,如果你认为成年人有权观看色情作品,那么对于所谓传播淫秽物品罪、制造、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是不是就有可以深入探讨存废的理论空间。毕竟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可以睁眼看世界的时代,很多国家都允许在符合一定条件的色情产业合法或半合法的经营。近邻日本的AV产业规模庞大、欧洲的德国、荷兰性服务业合法,美国的花花公子和阁楼杂志一直都可以公开发行。这些国家没有这些罪名,但公序良俗也没有礼崩乐坏,无论是在社会秩序、文明程度还是国民素质等方面,都处于世界的前列。反而是我们的老朋友朝鲜,保持了最彻底的伟光正,民众不仅不能看AV,看个韩国家长里短电视剧都有被发配挖煤的风险。但这么一个根正苗红的国家,又有多少人会向往呢?

所以,当我看到无数网友在网络上呐喊欠快播一个会员,王欣妻子发一个微博可以一天内就收到一万多网友的支持打赏,我知道,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我们已经到了另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当然谈不上有多好,但勇敢面对自我、坦承欲望,哪怕是个真小人,也永远都比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更可爱,这就是为什么采花大盗田伯光远远比五岳掌门岳不群更加高大光辉的根本原因。偷偷摸摸在快播上不付费看个盗版视频,然后堂而皇之的指控快播犯了罪、指责女优不要脸。我不知道,谁比谁更贱。

所以,我愿意看到王欣无罪。虽然就现行法律而言,很可能快播团队的所有精彩辩论都无济于事:虽然王欣说我只做技术,但不可能对色情视频的暴涨一无所知;虽然王欣说你用QQ也能搜得到,但法律就是法律,不可能因为大家都犯过错而放过你。就算最初所有的视频网站都靠盗版和色情吸引过眼球,哪怕是现在,与情色沾边的情节和场景也是各大视频网站、各类电影、文学作品中最抓人眼球的存在。像快要被骂死的乐视最近大热的《太子妃升职记》,太子和太子妃的船戏被删是宣传的焦点,也是点击率最高的部分,去年的电影《杨贵妃》的宣传更是直接靠马震。一部电影如果没有这些噱头,简直无法引起注意。这当然不高雅,甚至很低俗,但低俗不是罪,你把你看起来低俗的东西直接灭掉,那才更有可能是犯罪。

这就是我希望王欣脱罪的理由:不是不尊重法律,只是我相信,好的法律从来不是不能挑战的真理,良法固然要体现道德,但却不能越俎代庖、忽略两者的界限。在时间的长河边观察,我们可以看到,包含着高度价值取向的道德规则,从来不是永远不变。所谓主流道德,譬如三纲五常,随着时代发展,早已被扔进垃圾堆。很多当时你以为的真理,譬如打土豪分田地,时过境迁之后就是未经正当程序剥夺他人财产的抢劫罪。而很多当时的离经叛道,到了另一个时代,则可能成为被认可的价值观。因此,少数人群的行为即使不符合主流道德,如果没有危及他人,就不应当轻易被判有罪。苹果之父图灵,在他的时代因为同性恋被判刑之后绝望服毒。现任苹果CEO库克,则可以公开牵着男友的手出柜接受公众的祝福。所以,我想,如果判定快播有罪,并不能让色情作品自绝于江湖,也不能使这个社会道德和文明水准有质的飞跃的话;如果判定快播无罪,并不会让色情作品泛滥成灾,也不会导致这个社会道德和文明水准一泻千里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可以更加宽容和尊重这个时代和人性?即使快播和王欣,既不代表先进道德,也远远谈不上正义。可是在一个明规则与潜规则并存的国度,在一个新观念与旧道德冲突的时代,你的世界、我的世界和快播的世界,往往没有百分百的黑与白,只有五十度的灰。

所以,在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倒霉蛋和牺牲品的时代,对于已经五花大绑被摆上祭台的快播和王欣,报以最大的理解、同情和悲悯。毕竟,谁都要在这个冷漠而虚伪的世界里,努力假装深情和真诚的活着。

2016-1-11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快播的世界:没有百分百的黑,只有五十度的灰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8624.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