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文化

来源:译言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1-13,星期三 | 阅读:1,615

译者:风华

19世纪是印刷文字大规模扩张的时代。印刷品的绝对数量和种类之多史无前例:从品德教育读物到犯罪小说、哥特小说,从学术期刊到家庭杂志,从礼仪手册到烹饪书籍应有尽有。此外,这些作品的读者群也在不断扩大。这一发展要归因于两点关键因素。第一是刺激印刷业生产能力的一系列技术发展:印刷术和造纸术的改进;道路修缮关键是铁路的出现形成了新的分销网络。第二个要素是一系列使印刷品需求增加的社会和教育上的变革:识字率上升,尤其表现在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中,为各种印刷材料创造了一个新的广阔市场。

马戏团海报:范·阿姆伯的第二周演出

在19世纪,得益于印刷术的进步,诸如此种的海报能够以低廉成本大量制作。

生产

印刷机已有相当长的使用历史:1440年左右,德国人约翰内斯·古腾堡(Joannes Gutenberg)发明印刷机,威廉·卡克斯顿(William Caxton)在15世纪70年代将之带入英国。两个人手动操作一个木制螺旋压力机,每小时打200印次,一直到18世纪末印刷基本技术也未有根本改变。19世纪是印刷的机械化、自动化阶段,打印速度也提高了数倍。

在报纸大批量发行的发展过程中,蒸汽动力轮转印刷机的发展是一个关键,《泰晤士报》(theTimes)在1814年采用了这种印刷机。这种新型印刷机每小时可印1000张报纸——是原来旧机器大概五倍的数量。编辑约翰·沃尔特(John Walter)在夜里偷偷地安装了设备,当印刷工们在次日早晨报到时,发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失业了;现在这种职业已销声匿迹。到了18世纪中期,《泰晤士报》的发行量从1815年的每天五千份涨到了五万份左右。这并非仅是使用了轮转蒸汽印刷机的缘故,但没有它是绝对办不到的。

后期的发展为此锦上添花:阿普尔加斯(Applegath)圆筒印刷机(在1815年的万国工业博览会上展览过)达到了每小时5000印次,从美国进口的旋转印刷机达到了每小时两万印次。这一时期造纸业的生产速度和效率均有提高,为制造商和消费者降低了材料成本。在1896年,《每日邮报》(theDaily Mail)——“繁忙人士的日报”——以每张半美分的售价发行,截止到1900年,《每日邮报》每天卖出近百万份报纸。

一部印刷术专著中霍氏旋转印刷机的图片

图示是弗雷德里克·威尔逊(Frederick Wilson)关于现代印刷机械和凸版印刷的《一部实用专著》(A Practical Treatise)中的霍氏旋转印刷机,它能够每小时打印两万份报纸,使得19世纪60年代的报纸尺寸增大。

分销

如果说那些年印刷业被彻底改变的话,同样被改变的还有分销情况。蒸汽火车的出现意味着报纸杂志将首次能在全国范围内发行日报。维多利亚时代社会性质的快速改变使其它创新的出现成为可能。以收取年费的方式提供书籍借阅的流动图书馆(Circulating library),自17世纪以来就一直存在,但在19世纪的时候变得异常重要。缪迪(Mudie)在1842年开办了“选择图书馆”(Select Library),使更多的人能够接触到维多利亚时期的三层小说(triple-decker novel),到了1890年其用户达到25000人。

除了加快印刷物的分销之外,铁路交通也为人们提供了新的阅读空间。缪迪的主要竞争对手W.H.史密斯(W.H. Smith)就利用了这一点,建立了一个广泛的铁路书报摊网。他在这一方面几乎达到了垄断地步,举个例子,在尤思顿(Euston,伦敦的一个火车站)站借的书可以在曼彻斯特站归还。到1894年,史密斯拥有15000个用户。

缪迪的图书馆和史密斯的书报摊代表性地共同面对着维多利亚时代关于印刷文字道德危险的忧虑,尤其是当涉及到下层阶级。他们运用的质量控制——道德与审美兼具,倾向于将作品“拔高”至轰动水平——为诸如乔治·艾略特(George Eliot)、安东尼·特罗洛普(Anthony Trollope)、伊丽莎白·盖斯凯尔(Elizabeth Gaskell)等对待伦理非常严肃的作家的崛起作出了贡献。

缪迪的流动图书馆的书目目录(部分)

1878年缪迪的书目目录。缪迪的借阅图书馆对作者和读者施有相当大的掌控力;订阅年费对读者来说似乎是经济低廉,而真相是缪迪的图书馆要求小说以三卷的形式出版(进价为售价的一半),这样每本小说能同时借给三个读者。这反过来也影响了小说长度、结构和情节复杂性。

《照看中的文学》(Literature at Nurse),一本文学审查制度手册。

《照看中的文学》,一本文学审查制度手册,1885年。缪迪的借阅图书馆有一群忠实的中产阶级读者,其图书迎合这个群体的品味和道德观。缪迪的图书馆被当作大众品味和道德指向标是不可避免的,对此一些作家认为该指向标缺乏一定的审查制度。

《荒凉山庄》首个带配图的版本

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荒凉山庄》在1852年3月到1853年9月间首次出版,分为20期,分期付款。

识字率

在十九世纪的进程中,书籍和杂志数量与日俱增,十分丰富,随之价格变得更低更易获得。大众读写能力的空前提高与之有着密切联系。在19世纪早期,受到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影响的自由主义活动家们,开始提出制定为穷人提供教育的国家规定。他们所持的一个关键论据就是受过教育的工人阶级将不那么具有革命性。因为当时对“教育”的认知并非是激励独立判断:提高识字率和有节制改善阅读状况的规定,将会给工人阶级灌输一种道德责任感和宗教完整意识。

1832年《改革法案》(Reform Bill)颁布之后,工人阶级受教育机会得以逐渐增多。1870年《初等教育法》(Forster Act)颁布,使上述成果得以巩固。《初等教育法》规定,政府在对那些无法获得初等教育的人提供教育机会上负有最终责任。人口普查资料几乎无法告诉我们接触印刷文字的人群的性质和质量,但是可以从中看出男性识字率从1851年的69.3%涨到了1900年的97.2%,同一时期女性识字率更是有显著上升,从54.8%涨到了96.8%。到了十九世纪末,几乎每个人都可能阅读印刷物——但谁读什么,怎么读,是更复杂一些的问题了。就好比说,事情远远不不是简单地说工人阶级读写能力越来越高,所以开始购买和阅读小说这么简单。影响中层阶级的复杂社会变革也在发生,比如休闲时间结构化和乘公交上下班的兴起,使人们有了更多机会坐下来读一本书。

1870年的《初等教育法案》大纲(部分)

1870年的《初等教育法案》规定为13岁及以下儿童提供义务教育,公立学校的宗教教育不限于特定宗教派别,对学校进行检查以保证标准的遵守执行。

新版式,新体裁

在这一时期,由于上面列出的一些原因,小说文体占据了支配地位。但小说这种文体内又包含多种多样的文学体裁。小说有在月刊上进行独立连载出版的(比如狄更斯的很多小说)。所谓的“廉价恐怖小说”每周出版一次,以一便士的价格为工人阶级提供粗鄙骇人的娱乐。小说不仅以“三层小说”(最适合流动图书馆)的经典三卷式(three-volume)出现,便宜的单卷“廉价小说”(yellowbacks)也在19世纪中期出现,其封面用木板装订,价格在一先令到二先令六便士之间。19世纪60年代发生了平装本革命,书籍的价格更加低廉:乔治·劳特利奇(George Routledge)在1867年发行了一系列六便士小说,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价格在不断下降。

另一方面,这些价格低廉的新体裁使用起来非常灵活。之前以三层小说发表的严肃小说的廉价重印本,或者针对中下阶层和工人阶级读者群、更加哗众取宠的小说的初版都可以使用这些体裁。到了19世纪80年代,这些版式在维多利亚后期的浪漫复兴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赫伯特·乔治·威尔斯(H.G Wells)和H·瑞德·哈格德(H.Rider Haggard)主要写给男孩的探险小说、哥特式小说以及科学浪漫小说等经典受到普遍欢迎。《金银岛》(Treasure Island)《时光机器》(The Time Machine)《化身博士》(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这些经典作品就是本文所讨论的印刷品生产、分销和消费情况变化的部分产物。

亨利·伍德夫人(Mrs Henry Wood)的《东林传》(East Lynne)在1861年出版的一个版本,是流动图书馆青睐的“三层”体小说的典型代表。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印刷文化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857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科技驿站.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