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网络:404,主体思想与监控

来源:网易【回声】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2-30,星期三 | 阅读:1,842

作者:刘锐

200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访问朝鲜,在离别晚宴上,奥尔布赖特对金正日说,“随时打电话。”金正日立即回答,“请把您的电子邮箱给我。”金正日对网络和计算机充满兴趣,2007年,在与韩国总统的一次会谈中,他甚至自称是“互联网专家”。

但在这位“互联网专家”的领导下,朝鲜没有成为互联网强国,反而是世界上网络发展最 落后的地区。在朝鲜,互联网是绝对的奢侈品,据估计,只有几千人有机会接触互联网,他们非富即贵。而普通百姓,乃至顶尖大学的学生,也接触不到在其他国家 唾手可得的互联网。《洛杉矶时报》记者芭芭拉•德米克在其描写逃北者生活的著作《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中描写了一个逃往中国的朝鲜大学生的 故事。

“作为这个国家最好大学的毕业生,他是最能使用计算机的北朝鲜人,然而在互联网方面他的知识却像个孩子一样。”

在首都平壤一所精英大学念书的刘俊相(化名)无疑是朝鲜的顶尖人才,却从没听说过互联网。大学里有计算机,也有“网络”,但只是一种供学习使用的封闭系统而已,用来查阅学术资料之类的,与世界隔绝。

逃往中国后,俊相第一次接触互联网,并深深被其吸引。一连好几周,他都泡在网吧里,直到深夜。德米克写道,“作为这个国家最好大学的毕业生,他是最能使用计算机的北朝鲜人,然而在互联网方面他的知识却像个孩子一样。”

俊相所说的“封闭系统”,就是2000年建立的“光明”内联网。对于这个名叫“光明”但在外界看来一片黑暗的内联网,朝鲜以外的人鲜有所知。其全貌,只有朝鲜人才知晓。

普通朝鲜人接触的网络只能是光明内联网,但也不是什么人都用得上。大部分朝鲜人尚未 解决经济基础问题,遑论属于上层建筑的网络。内联网只有政府部门和大学等少数场所可以访问。朝鲜也有网吧,但很少,平壤等少数大城市才有,连的也是内联 网,可以玩玩游戏、看看视频、读最近的新闻(当然是过滤过的)、查看天气和商品价格什么的。

尽管已经建立十多年,内联网的界面仍然像是古早时期的互联网。“ 朝鲜科技”网站的站长马丁•威廉姆斯亲眼见识过内联网,据他描述,“所有计算机好像使用的都是微软的系统,网站相对基础。不过很难弄清楚,到底是因为使用的代码都是90年代中期的HTML还是因为缺少广告、Flash、精美的导航之类的。”

朝鲜内联网使用宣传海报 Aram Pan/DPRK360

在朝鲜的内联网里,一切都是经过审查的,如镜像一般将互联网的内容复制过来,去掉“有毒物质”。内联网是无法联通互联网的。很多内容是直接从互联网上搬运过来的,据马丁•威廉姆斯说他见到的都是搬运过来的一些技术文档、图书和教育材料”。

华盛顿大学毕业生威尔•斯科特在 平壤科技大学教计算机科学,主讲操作系统。平壤科技大学是朝鲜顶尖的大学,代表了朝鲜人最高的计算机水平。但根据他的描述, 平壤科技大学的计算机设备和网络甚至不如中国的一所普通小学。 平壤科技大学的本科生是接触不到网络的,他们只能通过单机学习,使用的也是课本,而不是最新的网络资源。他们只能使用“光明”内联网查阅资料。查阅不到的信息,学生可以提交申请,由专门的机构负责在互联网上寻找资源,找到后再交给学生。

因为使用人数少,或是有意为之,朝鲜与世界互联网的连接系于一根电缆,而且借道中 国,与边境城市丹东相连,通过中国联通,与世界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再辅以朝鲜以外的一些卫星,共同构成了朝鲜稀有的网络连接。铺设这条光缆的,是由朝 鲜邮政电信部和一家泰国公司合资建立的平壤星合资公司。平壤星还负责朝鲜的域名注册,2007年,朝鲜获得了自己的顶级域名.kp,但从公开资料来看,朝 鲜人多使用IP地址访问网址,而不是其他国家网民常用的域名。截至2014年,朝鲜全国的IP地址仅1000多个,人口却有2500万。相比于其他国家动 辄上亿的IP地址,朝鲜算得上是网络沙漠了。

IP地址少,是因为朝鲜的电脑数量少。在朝鲜,购买电脑是需要经过批准的,并在相关 部门注册。在平壤的大商场里,也有电脑等电子产品出售。但朝鲜只有一家计算机制造公司,年产量仅 1万台左右。所以流通于朝鲜的电脑有很多是中国产的,安装的也是来自中国的盗版Windows。

朝鲜试图用自主开发的红星操作系统替代来自美帝国主义的Windows。为了遏制外国电影、音乐的传播,在系统中添加水印功能。

但朝鲜也自主开发了操作系统——红星操作系统,企图替代来自美帝国主义的Windows。该系统的研发始于2002年,由 朝鲜电脑研究中心主持。3.0版本于2013年发布。此前的版本都像Windows,而3.0版却改头换面,酷似苹果的Mac系统。据说这是投金正恩所好,据2013年一张他的照片,工作桌上放着一台台式苹果电脑。

朝鲜自称独立开发了红星操作系统。所谓独立不过是官方的说辞罢了,其内核还是Linux系统。所以,这是一个长得像Mac实质是Linux的不独立操作系统,用的人也很少。

酷肖Mac的红星系统3.0 /PCWorld

其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2015年,两位德国研究者在“混沌通信大会”上解释了红星操作系统的内部操作原理,他们发现红星系统中加入了水印功能。任何文件只要在红星上打开,都会被记录下来,追溯文件来源易如反掌。和朝鲜的社会环境一样,红星系统是极封闭的,甚至关掉杀毒软件和互联网防火墙都会导致系统强制重启。

研究者Grunow称,水印针对的是外国电影和音乐的线下分享。因为在朝鲜,利用U 盘分享外国电视剧、电影、音乐,甚至传播反金家王朝的政治材料在朝鲜越来越流行。一些偷渡者利用U盘,将外界资讯走私进朝鲜境内,从《老友记》到韩国电视 剧,甚至包括朝鲜官方怒斥的《刺杀金正恩》。从事这些走私活动的人,多是逃北者,他们有的将U盘放进中国的货物车厢里,有的通过游船在半途中与渔民交接。 更有大胆的组织将U盘、美元、宣传册子放进气球里散播。

负责开发红星操作系统的,是 朝鲜电脑研究中心。这是朝鲜两大IT企业之一,1990年建立,现有约1000个员工,在德国、叙利亚、中国和阿联酋等地开设办公室,朝鲜国内使用的很多软件都出自 朝鲜电脑研究中心。囿于朝鲜的体制,朝鲜计算中心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企业,也是政府机构。此外,还有一家IT企业, 平壤信息中心。据韩国南首尔大学的计算机教授崔星说,“如果 朝鲜电脑研究中心是朝鲜IT研发的中心,那么 平壤信息中心是他们的软件开发重镇。” 平壤信息中心成立于1986年,由联合国发展项目和在日朝鲜人共同资助。

移动网络在朝鲜的网络封闭中凿出了一个洞。朝鲜人从20年前就已经开始使用中国的手机了。他们利用中国的信号,与世界相连。

朝鲜的互联网近乎自闭,但其移动网络却在封闭中凿出了一个洞。根据奥斯康电信的数据,朝鲜目前约有250万注册手机用户,朝鲜的人口是2500万,即每10个人有1个手机用户。但是据逃北者供述,未注册过的手机数量庞大,用户活跃。

这主要得益于中朝之间的大规模手机走私。从90年代后期开始,和其他货物一道,手机开始大规模流入朝鲜。朝鲜官方于2002年引入手机,但在2004年又给禁了,直到2008年才恢复使用,由朝鲜和埃及电信公司奥斯康电信公司合资的 高丽电信提供移动信号。也就是说,尽管官方在几年前官方才允许使用手机,但朝鲜人从20年前就已经开始使用中国的手机了。他们甚至利用中国的信号,与世界相连。有逃北者说,如今在边境地区,韩国产的智能手机大行其道,传输视频照片不在话下。

使用手机的朝鲜人 Joseph Ferris III/Flickr

因为从中国偷运过来的手机没有经过官方注册,可以较为轻易地逃过官方的监视。为了打击非法使用,朝鲜的国家安全部在边境设立信号检测点,并加强监控措施。

朝鲜的移动网络也是内外有别的。 高丽电信有三种手机网络,一种给当地人用,一种给外国人用,两者相互打不通。此外,还有第三种网络,在 高丽电信工作过的埃及人El-Noamany说,这种网络是专门供给重要人物的,普通人用不上,“你能检测到信号,但无法注册上,就好比你去国外旅游,能接收到当地信号但是手机卡却不兼容。”网络在世界各地成为平权的工具,但在号称平等的社会主义朝鲜,仍然分成三六九等。

参考资料

Barbara Demick (2010). Nothing to Envy, Ordinary Lives in North Korea. Spiegel & Grau

Robert S. Boynton (2011). North Korea’s Digital Underground. The Atlantic

Andy Greenberg (2015). The Plot to Free North Korea With Smuggled Episodes of ‘Friends’. The Wired

Matthew Sparkes (2014). Internet in North Korea: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The Telegraph.

Max Fisher (2015). Yes, North Korea has the internet. Here’s what it looks like. Vox.

Abraham Riesman (2012). Inside the Pocket-Sized, Dystopian Internet of North Korea. The Vice.

Chad O’Carroll (2015). Inside North Korea’s cell network: ex-Koryolink technical director reveals all. NKNews

BBC (2015). Analysis of North Korea’s computer system reveals spy files. BBC

Wikipedia (2015). The Red Star OS. Wikipedia.

The Economist (2007). Weird but Wired. The Economist.

Photo credit: Roman Harak/Flickr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朝鲜的网络:404,主体思想与监控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8097.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