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太空,还是得靠美国企业

来源:网易【回声】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2-24,星期四 | 阅读:1,311

作者:刘锐

阿西莫夫在科幻小说“基地系列”第一部《基地》第四个故事的开篇写道:“他们的德行不能算高尚,但是个个胆识过人……他们利用这些资源所建立的‘帝国’远比假宗教之名、行专制之实的四王国还要巩固……”

“他们”指的是靠星际贸易发迹的商人。在这个故事里,位于银河边陲的基地得益于先进科技,成为银河系一支强大的力量, 在与其他星系发展贸易的过程中,涌现出行商阶级,渐渐壮大,他们利用贸易不战而屈人之兵,几乎取代政治人物,成为实质上的外交家,在端点星境内也大有凌驾 政府之势,最终一位叫侯伯•马洛的行商长成为基地的领导人。

现实中,或许商人没有只手遮天的能力,但商人成为星际远航的主力并非无稽之谈。21世纪的太空竞赛,由私企领衔,尤其是航天大国美国的企业。

从到制造航天飞船到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SpaceX、联合发射联盟、“蓝色起源”、轨道科学公司、波音等公司群雄逐鹿。

北京时间2015年12月22日,弗罗里达州卡纳特维尔角空军基地,SpaceX公司的“猎鹰九号”火箭成功将11枚商业卫星送上低地球轨道。重点是,一级助推火箭在坠落时,利用自身的推进器稳定减速,完美落在发射基地的着陆区。

“猎鹰九号”从2013年9月开始测试发射,前七次都以失败告终,第八次,也就是最近一次,成功发射并回收。这次回收是“SpaceX可重复使用发射系统发展项目的”的一部分。“猎鹰九号”是“联合发射联盟”的“三角洲四号”和“擎天神五号”运载火箭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今年11月份,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的商业公司“蓝色起源”也成功发射并回收了“新谢泼德”号火箭。但不论从高度、速度、重量来看,与“猎鹰九号”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蓝色起源”成功回收火箭后,马斯克向贝索斯表达了祝贺,但他表示,“不应该搞混‘太空’和‘轨道’”,亚轨道火箭回收并不稀奇,SpaceX旗下的“蚱蜢”火箭已经成功回收6次。再往前推,维珍银河的“太空船一号”早在2004年即成功测试了可回收的亚轨道火箭。所以,“猎鹰九号”的意义远比“新谢泼德”重要。

SpaceX的“猎鹰九号”如果能够大规模使用,将大大减少火箭发射的费用。根据SpaceX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可重复使用的火箭费用将只需要6000万美元的火箭和20到30万美元的燃料。而目前,其竞争对手“联合发射联盟”发射一次火箭则需要2.25亿美元。在此之前,火箭发射后,即使没有完全坠毁,也基本成了毫无用处的垃圾。假以时日,如果火箭能像飞机一样重复频繁使用,那么太空探索的费用将极大降低,其前景不可限量。

发射前的“猎鹰九号” SpaceX/Flickr

事实上,“联合发射联盟”也在研制可重复使用的火箭“伏尔甘号”(Vulcan)。伏尔甘号不像“猎鹰九号”直接落回发射坪,但是用直升机在半空中拦截一级火箭最昂贵的部分和主引擎。而这个主引擎正是由“蓝色起源”制造。

不仅在火箭制造领域。在其他大型航空商业领域,也呈现百家争鸣的态势。航天飞机是其中的重要战场。2006年,NASA宣布美国的航天飞机项目将在2011年退休,波音公司的“星航舰号”和SpaceX的“飞龙号”将成为美国官方使用的载人航天飞船。

2012年,“飞龙号”成为第一个为国际空间站运输货物的商业化航天飞船,目前SpaceX正在研制载人功能,预计将在2017年测试其第一个载人航天飞船。波音也和毕格罗航宇公司一起开发“星航舰号”航天飞船,已经实施了多轮地面测试,2012年,波音公司进行了1万4000英尺高空的坠落测试,分析其降落伞和气囊着陆系统,2016年将进行第一次测试飞行,如果顺利,也将在2017年开始执行载人任务。航天飞船领域不止有SpaceX和波音,还有美国的轨道科学公司研制的无人驾驶补给飞船“天鹅座号”等,都在私人航空器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传统的火箭发射、航天飞船领域竞争激烈,一些新兴领域也引人关注。2007年,Google宣布了Lunar XPRIZE大奖,规定如果有团队能开发出成功登录月球表面的机器人,行驶至少500米,同时向地球传回图片,冠军有2000万美元奖金,亚军500万奖 金,此外还有4百万的技术奖励和100万的多样化奖金。目前有16个团队参与角逐。

太空商业繁荣,是因为有利可图。不仅仅是现时的利益,太空旅游业、太空采矿等产业都有望在未来成为香饽饽。

私企进军太空,首要原因是利益。太空商业渐渐成了香饽饽。SpaceX官方已经宣称开始盈利,但并未透露具体数额。从公开的订单和投资来看,SpaceX未来的收入可观:SpaceX运送美国宇航员和物资供给的合同价值42亿美元。今年1月份,Google和富达投资公司投资了10亿美元,获得了SpaceX的10%股份,价值100亿美元。此外,还有多家投资公司参与投资。

不仅是现时的利益,长远来看,太空行业是一块大蛋糕。比如太空采矿。伦敦大学的教授伊恩•克劳福德说,一颗直径200 米的金属小行星,价值可高达现在的300亿美元。而行星资源公司的Chris Lewicki表示,一颗直径500米的富铂小行星的含铂量可能和人类历史上开采过的铂一样多。

波音“星航舰”模拟图 /Wikipedia

再譬如太空旅游业。2001年,美国商人丹尼斯•提托成为第一个飞入国际空间站的个人,为此他付了2000万美元。他 是第一位“太空游客”。在接下来的八年时间里,又有6名太空游客飞向国际空间站。太空探险公司兜售的飞往国际空间站的太空旅行一次费用在2000万至 4000万美元之间。理查德•布兰森的维珍银河等企业也都在致力于开发太空旅游线路。如果SpaceX和“蓝色起源”的可重复使用火箭能够量产,太空旅游的费用也将随之降低,成为新世纪旅游业的新亮点也未可知。

美国深厚的资本主义土壤和商人自身的兴趣也让美国在太空商业中先人一步。

尽管有官办的NASA,但美国存在深厚的资本主义土壤,政府一直鼓励私企进入太空行业。1984 年,国会通过一项法律《商业太空发射法案》,允许私人发射火箭。同一年, NASA 修订其宪章《政策与宗旨》,增添了一项:国会称美国的总体福祉要求NASA尽最大可能寻找和鼓励最大化太空商用。1990年,另一项法律规定,NASA需 向私企付钱发送其设备,一大批私人的发射服务供应商应运而生,“联合发射联盟” 就是其中的佼佼者。1994年,NASA推出了“技术转移项目”,拿出每年预算的20%,资助商业伙伴研发新技术。2015年11月,国会通过《美国商业 太空发射竞争法案》,允许私企探索外太空,并对带回来的太空物质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在这些政策的引导下,美国企业在太空领域如虎添翼。

马斯克被《卫报》称为“没有胡子的托尼·史塔克” OnInnovation/Flickr

不可否认的是,商人自身的兴趣也是投身太空商业的一大因素。马斯克被《卫报》称作“没有胡子的托尼•史塔克”,他从小深受阿西莫夫“基地系列”和道格拉斯•亚当斯《银河系漫游指南》等科幻作品的影响,对太空充满兴趣,而他建立SpaceX的初衷更是为了征服火星。在”猎鹰九号”火箭发射并回收成功后,马斯克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极大地提高了我对在火星上建立城市的信心。这就是全部意义之所在。”而贝索斯也有类似的宏愿,他希望有一天“人类可以在太空中生活和工作”。

美国企业家对太空充满热情可谓自古有之。19世纪,囿于当时的技术,太空探索主要是建设天文台,这些天文台的造价十分 昂贵,按照如今的价格,几亿到十几亿美元相当常见。比如1831年,北卡莱罗纳大学天文台花了6430美元,相当于2008年的8900万美元。1928 年建立的巴洛马尔山天文台,相当于2008年的9.7亿美元。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由私人资助的。他们的目的也不是赚钱——此时探索太空显然是个无利可图的买 卖,几乎都是纯粹出于兴趣和慈善。安德鲁•卡内基、约翰•洛克菲勒等资本大鳄都曾斥巨资扶助太空探索事业。

参考资料

Young, Anthony (2015).”The Twenty-First Century Commercial Space Imperative”, Springer.

MacDonald, Alexander. “A Brief Note 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Space Exploration in America.” NASA.

Babcock, Jonathan (2015). “Encouraging private investment in space: does the current space law regime have to be changed?”” The Space Review.

Stromberg, Joseph (2015). “Private spaceflight, explained.” VOX.

Photo credit: SpaceX/CFP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开发太空,还是得靠美国企业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790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驿站.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