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0年的经济大崩坏,给中国带来了什么教训?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2-18,星期五 | 阅读:2,389

来源:Foreign Affairs

编辑:公仔

翻译:杨雪

经过了三十年源源不断的外汇流入,中国经济已经完全饱和,完全货币化了
13亿中国人民只能盼着,领导人能够直面挑战

1514 年,葡萄牙航海家欧维治(Jorge Álvares)成为第一个航海到达中国的欧洲人。仅40多年后,葡萄牙人就向当时的中国政府以每年600盎司白银的价格租下澳门。14年之后,马尼拉被 西班牙殖民,成为其跨太平洋贸易的中心。直到1600年,中国商品的贸易达到了空前繁荣。中国因此成为一个出口大国,这不是最后一次。

然而令欧洲人头疼的是,中国的商人并不需要欧洲的任何东西。当时与中国的贸易完全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并且钱只能是白银。在从欧洲与中国的首次海上往来到1640年间的约一个世纪里,约有十万吨在中欧、日本和美洲开采的白银被装上了欧洲的商船,运往中国。

贵金属的大量涌入使中国加速从一个封建体制下以货易货的非货币经济转向一个基于市场交易的货币经济。在此之前中国尝试过推广纸币,只可惜当时连政府自己都不愿意接受纸币缴税。因此中国的经济想要货币化,必须借助大量的外汇——欧洲的白银来得恰逢其时。

从1568到1644年,中国的白银的价格(相对于黄金)下降了百分之五十。到1580年的时候,白银的数量已经足够多,明朝政府开始以纳银取代先前的某些纳粮及徭役项目。随着白银的富余,物价和薪资也在不断上涨。

《汉宫春晓图》 明•仇英(1494-1552)

很 快中国便成为世界(至少是借助当时航海技术发现的所有大陆)的制造工厂。当时中国的两大出口生产基地分别是珠三角(今广州、香港、澳门)和长三角(今上 海、杭州、苏州)。唐人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殖民政府甚至警告说,大量进口中国货物已经冲击到当地产业。

然而这场盛大的贸易狂欢在1640年前后落下了帷幕;贸易被切断,作物歉收带来的饥荒席卷了华北。商人们争先恐后地寻找买家抛售丝绸,导致其价格下跌了一半。同时,除了制造业紧缩的压力,由于食物价格飙涨,老百姓还不得不承受高昂的生活成本。不久之后便爆发了起义,随着满人入京,明朝覆灭,取而代之的是统治中国直到20世纪初的清朝。

但是中国商品的贸易并没有因此结束,结束的是两种不同经济制度的碰撞产生的巨额套利。1640 年前,欧洲拥有大堆在殖民地开采的白银,而中国对白银的胃口又似乎永远填不满,两者的碰撞为双边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不仅有利可图,更 是。但在1640年后,随着全球的白银价值趋于平衡,中国沦为了国际贸易体系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港口。白银依旧流向中国,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人参、皮草和鸦 片。茶叶、丝绸和瓷器持续流出中国。



二次繁荣

16世纪末到17世纪初的首次中西合璧和两者在1980到2010年的第二次合璧非常相似。这两大截然不同的经济体产生了两次碰撞,两次都产生了大量的套利机会;两次都让双方的商人赚的盘满钵满;两次都因为西方的资金充斥了整个中国市场而逐渐消失。

1970年代的中国与世隔绝,奉行公有制经济和以物易物的交易。几乎所有人的所有必需品都从工作单位获得。农民靠土地养活自己,同时上交一部分粮食给政府;城市居民住的是工厂宿舍,吃的是工厂食堂,穿的是工厂制服。

在共产主义时期的中国,钱是个稀罕物,更别说西方的硬通货了。1980年后,中国通过外国直接投资和央行积累的美元攒入大量硬通货,同时出口消费品作为交换。

正如17世纪时那样,1980年后的中国经济增长也是基于相同的逻辑——出口换外汇。此轮外汇的大量涌入支撑着中国经济实现了第二次货币化。以前国家和企业只能自给自足的商品和服务,现在必须要从市场购买了。

从 1980年到2010年,中国的人均GDP增加了13倍。听起来难以置信?很正常,因为它确实不足为信。1980年后的中国经济的确经历了飞速的增长,然 而没有一个经济体能够在短短三十年间增长13倍。实际的经济增长只是中国账面数据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过去以货易货的经济活动统统都用货币的形式换 算出来了。

2009年8月27日,在安徽合肥的一处建筑工地上,一位民工正坐在钢架上吸烟

但如今构成中国GDP的两大部分均呈式微之势。2007年之前,中国的外汇储量的确非常庞大,但与多数发展中国家水平相当。然而当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的外汇储量激增,从此之后便一直保持在高位。

这意味着中国对硬通货深不见底的胃口终于被填满了。投资趋势的变化也印证了这一点: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对外直接投资的净输出国。经过了三十年源源不断的外汇流入,中国经济已经完全饱和,完全货币化了。这根本就是1640年历史的再现。

由于劳动人口的减少,生态环境的恶化以及政治体制的不足,中国潜在的经济产出增速也在放缓。中国变得越来越像巴西、俄罗斯和土耳其,而不是美国、欧洲或日本,而其货币的饱和只会加快这一趋势。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开放,货币只会流出,不会流进。



过去•现在

1640年后的中国是最动乱的时候,在饥荒、革命和侵略中达到顶峰。但今天的中国比明朝时期更加强盛。饥荒已经是过去式,革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无人能够侵略中国。只是货币的盛宴已经结束,从今往后,中国又将“一切照常”。

现在中国面临的新挑战是如何改革社会和政治体制以继续改善人民的生活。想做到这点没有捷径可走。中国可以从改革税制做起,以更有效、全国范围内的个人所得税取代乱七八糟的收入来源。持续的经济增长需要人力资源和基础设施方面的持续投资,而持续的投资离不开税收。

既然“快钱”的时代已经终结,中国必须要想办法把不好赚的钱赚到手,才能支撑未来的发展。胸怀世界的牺牲精神造就了今天的美国,然而到目前为止,中国领导人们对此仍旧兴味索然。巴西、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国家已经证明,即使经济发展几近停滞,国家领导人也能过得很舒服。13亿中国人民只能盼着,领导人能够直面挑战。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1640年的经济大崩坏,给中国带来了什么教训?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7709.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