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可怜的成功尺度

作者:张鸣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2-4,星期五 | 阅读:1,290

张鸣

据法国一个调查公司调查,说我们中国人最实际,百分之七十的人,认为物质的尺度就是成功的标志。说白了,谁有钱,谁成功。

其实,不用劳外国人的神,关起门来,我们自己心知肚明,即使没有百分之七十,不少中国人的成功观,就是金钱挂帅。钱多大成功,钱少小成功,没钱不成功。至于其他的,就别谈了。网上晒豪车,豪宅,甚至躺在钱堆里的靓女俊男们,尽管会遭致一些抨击,但收获的羡慕嫉妒恨却更多。多金的男女们,无论怎样恶心地炫富,都可以如愿地从别人的眼神里读到他们期待的东西。至今长盛不衰的成功学讲座和读物,铺天盖地,都是教人如何尽快挣钱,挣大钱。某些人对此不再感兴趣了,不是因为其价值取向,而是觉得他们教人成功的方法不靠谱,没法子尽快捞金。

经过了一个视金钱为粪土的革命阶段之后,一些中国人突然之间脑子变成了一段空白,在这个空白里,没有宗教,没有迷信,没有哲学,没有艺术,似乎也没了价值。拜物教凌空侵入,让相当多的人成了它的信徒。就像马克思批评的资本主义原始阶段一样,人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来重塑了。对金钱的追求,压倒了所有的崇高,人,变得非常物质了。

当然,这样的变化,实际上是人的异化。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除了吃喝享受这种物质需求之外,还需要有其他的东西。人是文化的动物,不能像动物那样被赤裸裸的物质需求所控制,如果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就出现了人的异化,异化的人,就是赤裸裸的物质人,缺乏人味的人。其实,这就是革命的后遗症,只要经过那样禁欲的革命,必定会有这样的后遗症。禁欲走到极端,就是放纵,就是纵欲,就是物欲横流。

简单地说,如果你是商人,金钱的多寡,的确算是一种成功的标志,但只是一种尺度而已。如果人的成功,只有金钱多寡一个尺度,那么人类的社会就会变得非常单调,非常可怜,反过来,这样的成功,也会变得没有意义。我们不可能用一个个商界的亿万富翁,抹杀一个穷诗人。明末大儒王夫之,终其一生,都是湖南山里的一介寒儒,衣食不周,但他的著作,却是那个时代留给人们最宝贵的财富。法国画家梵高,一辈子都靠弟弟养活,一幅画作也卖不出去,但是今天,谁能否认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加拿大乡村的一个作家,爱丽丝·门罗,一个家庭妇女,在获奖之前,她的财产赶不上中国的一个中层白领,即使获奖,也不过是中国一个小老板的水准,但是,有谁能说她不成功呢?印度的特蕾莎修女,一辈子一文莫名,一生都献给了帮助穷人的事业,又有谁能说她不成功呢?

其实,更多的人做不了王夫之,做不了梵高,也做不了特蕾莎修女,但是,很多人都可以做成自己想做的那点事儿,不管事情在别人看来,多么的卑微,只要你喜欢,你在意,把它做成了,其实你就成功了。

对于多数人来说,金钱不是衡量成功与否的尺度,而是成功的工具。会用钱实现目标的人,才是真正的成功。如果把挣了多少钱,视为成功的标准,那么,无非是守财奴的标杆。即使是商人,在商言商,挣了越来越多的钱,但是如果没有一个事业,钱再多,也没有意义。一个真正成功的商人,身后是要有一个事业的,没有了这个事业,钱即使堆成了山,也等于什么都没有。也就是说,即使对于大富翁,重要的,也是事儿,不是钱。钱干不成事儿,钱就是纸。比纸还不如,因为你死了,没有人会舍得把这些钱烧给你。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张鸣:可怜的成功尺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7404.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