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日记》非安妮一人所著?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1-26,星期四 | 阅读:1,188

DOREEN CARVAJAL2015年11月25日

奥托·弗兰克手握奖杯,1971年,他因《安妮·弗兰克日记》售出100万册而获奖。Dave Caulkin/Associated Press

奥托·弗兰克(Otto Frank)首次出版女儿的红格子封面日记与笔记时,在前言中向读者保证,这本书里大部分都是她的原话。这些日记是弗兰克一家在阿姆斯特丹一处工厂的密室里躲避纳粹迫害期间写下的。

但是如今,拥有《安妮·弗兰克日记》(The Diary of Anne Frank)一书版权的一家瑞士基金会通知出版商,她的父亲不仅仅是这本名著的编辑,而且从法律上亦应当被列为这本书的合作作者。

这个做法产生了实际的后果:这本书的版权将于明年1月1日在大部分欧洲国家到期,把安妮的父亲列为作者之后,版权期可以延长到2050年年底。在欧洲,书籍的版权保护期一般是在作者去世70年内有效。安妮·弗兰克70年前死于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奥托·弗兰克则于1980年去世。延长版权期可令其他出版社无法不付版税或不经许可就出版这本书。

在美国,这本书的版权仍将延续到2047年年底,也就是这本书自1952年首次出版的95年后。

安妮·弗兰克日记中的一页,写于1942年10月。Anne Frank Fonds – Basel, via Getty Images

该基金会坐落在巴塞尔,名为“安妮·弗兰克基金”(Anne Frank Fonds)。一年前,基金会表示出这个意向,随着日期临近,这个改变激起一片愤怒之声。反对此举的人宣布抵制基金会,并自行出版安妮日记的若干部分。

法国知识产权律师阿格尼丝·特里格尔(Agnès Tricoire)说,基金会官员应当“慎重考虑其后果”,目前,法国的批评者是最激烈的,他们正在组织抗议活动。“如果你接受他们的说法,就等于说他们多年以来说了谎,这本书并不完全是由安妮·弗兰克写的。”

这个决定还有可能令基金会与阿姆斯特丹的安妮·弗兰克之家博物馆( Anne Frank House museum)产生冲突。该博物馆是一个独立机构,多年来就档案的所有权和商标等法律问题与基金会争吵不断

这家博物馆已经同历史学家和研究者合作了五年,建立一份安妮日记的详尽网络版本,只等版权期一到期就公布。对她的日记进行历史与文本阐释的研究工作还在进行中,包括研究日记中的删改和涂抹。

“我们还没有决定何时或以何种方式公布这些研究成果,”安妮·弗兰克之家的发言人马特耶·莫斯塔特(Maatje Mostart)说。“所有发行计划都会在法律框架内进行。”她尖锐地补充说,“奥托·弗兰克或任何人都不是合作作者。”

安妮本人一篇敏锐的日记似乎预见到了这些纷争:“大人们为什么那么爱吵架?”

安妮在贝尔根-贝尔森去世时年仅15岁,有人向当局告密说这家人藏匿在王子运河一家胶质工厂的密室里,安妮一家遭到逮捕,奥托·弗兰克是全家唯一的幸存者。

出版她的日记和笔记本后,他一直保护着安妮的遗作。1960年,他与阿姆斯特丹市协助保存了这个家庭曾经藏身的建筑,就是后来的安妮·弗朗克之家博物馆。

三年后,他又在瑞士成立了该基金会,它将得来的安妮日记版税捐献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各种儿童教育项目等慈善组织,以及一家医疗基金,它支援着大约50个曾在战争期间拯救犹太人的非犹太人。他把她日记和笔记的原件留给了荷兰。

“奥托实际上是把女儿的遗产拆分开来了,可以说从那以后就造成了一点麻烦,”德国哥廷根大学现代犹太史学者格本·扎格斯玛(Gerben Zaagsma)说,他一直在基金会与德国文化部的支持下,致力于这本日记的学术编辑版本。

基金会并不公布自己的年度财报。但是近年来,它声称自己每年向几百个慈善团体捐助150万美元。

“只要他们拥有版权,就能凭着版权向出版社索费,”阿姆斯特丹大学版权法教授斯蒂夫·范·格姆佩尔(Stef van Gompel)说。

基金会董事会成员伊夫·库格尔曼恩(Yves Kugelmann)说,六年前基金会曾向各国法律专家就版权问题征求意见。他说,专家们得出结论,奥托对安妮的日记和笔记做了编辑、合并和修饰,从而“创作了一部新作品”,让它们重新形成“某种拼贴合集”,因此也应当拥有版权。

法律专家们说,仅仅是主张奥托是版权意义上的“联合作者”,就可以延长保护期,尽管这还需要经过法庭检验。基金会的官员们说,读者不会在书籍上看到任何变化。

基金会官员们说,他们的目标是通过保持对安妮日记的控制权,避免对这部作品的不当利用,以此“确保安妮·弗兰克依然是安妮”,库格尔曼恩说。“她去世时还是个不满16岁的小女孩。我们在保护她,这是我们的职责。”

他说,批评者们错误地认为这个改变是为了经济利益。“这不是为了钱,”他说。

但是版权律师范·格姆佩尔说,延长版权期违背了相关法律的本意。

“版权保护期有时间限制,这是有充分理由的,这样人们就可以免费使用书面素材,”他说。“这项法律并不意味着它们需要被永久保护。”

版权保护的规则在各个国家都不同。今年,经典中篇小说《小王子》(The Little Prince)在很多国家进入公共版权领域,但在法国还在版权保护期内,因为该国有一项例外条款,规定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在军队服役时牺牲的作者的版权期可以延长30年。

有些批评基金会的人已经在网络上发表一些未授权的日记片段,以此来测试基金会的解决方案。

南特大学传播学讲师与研究者奥利维尔·恩茨希尔德(Olivier Ertzscheid)在网上传播一份安妮日记,以示抗议,本月,他收到了安妮日记法国出版社的警告信。他删除了网上的日记,但他和法国政治家伊莎贝·阿达尔(Isabelle Attard)说,他们已经有计划,促进安妮的原稿在网上更广泛地传播,在此之前,他们要看看一月份会发生什么。

“对这部作品最好的保护就是让它进入公共版权领域,因为这样读者才会愈来愈多,”阿达尔说,她指出,在德军占领法国期间,她的犹太亲属亦曾藏匿起来,或被驱逐出境。“现在发生的事只是虚张声势,是纯粹的威胁。”

基金会坚称,他们已经发表早期警告,声称基金会有延长版权保护期的意向,这样做是在道德上防止出版社追求任何可能没有效果、耗费资金的目标。

但是如果基金会胜利了,出版社到了奥托·弗兰克去世70年后,可能还要继续等待。

1991年,该书的第二编辑米尔亚姆·普莱斯勒(Mirjam Pressler)修改、编辑了安妮·弗兰克的日记,并增添了25%的新素材,因此这个版本被称为“最终版”。基金会的律师卡米尔·科尔曼(Kamiel Koelman)说,她也应当因为自己的创造性工作赢得一份版权,这份权利目前已经被转移到基金会。

他说,她目前还在世,这样,到她未来去世70年内,基金会都将拥有安妮日记的版权。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5年11月14日。
翻译:董楠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安妮日记》非安妮一人所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717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