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岗事件中鲜为人知的片段

来源:中评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1-9,星期一 | 阅读:3,374

作者:吴铭

8月11日晚上,认证资料为“香港文汇报北京新闻中心执行总编辑”的 @凯雷 在新浪微博发布消息:

  高岗同志是陕甘宁边区老乡,香港文汇报此前独家报道中央有关部门受中央主要领导人委托会见高岗夫人李力群老太太,明确说:“中央已经明确,从此称高岗同志”。今年是高岗同志诞辰110周年,且看。

@凯雷 言之凿凿,再加上香港《文汇报》的背景,使网友产生浓厚兴趣,议论纷纷。

高岗事件,或称高饶事件,发生于20世纪50年代,“文革”中被列入党的十次路线斗争。

从1952年8月起,毛泽东为了加强集中统一领导,陆续将邓小平、高岗、饶漱石、邓子恢、习仲勋等五个大区的领导调至北京。“五马进京,一马当先”,毛泽东格外器重高岗(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又安排他兼任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主管“经济内阁”,可谓位高权重。

孰料好景不长,1955年3月,中国共产党召开全国代表会议,通过《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决定开除高岗、饶漱石的党籍,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该决议说:

  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特点就是他们始终没有在任何党的组织或任何党的会议上或公众中公开提出过任何反对党中央的纲领,他们的唯一纲领就是以阴谋手段夺取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至于高岗本人,已于1954年8月17日自杀身亡。

高岗事件扑朔迷离。六十年后的今天,随着各种论著、回忆录的面世,越来越多的细节被公之于众,民间和官方对他的评价,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片段一:毛泽东密令高岗调查刘少奇

赵家梁(高岗秘书)和张晓霁(张明远之女)在《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一书中披露:

  1953年春夏之交,毛泽东交给高岗一个绝密任务,命他亲自去查阅东北的敌伪档案,了解20年代刘少奇在奉天(沈阳)被捕后的表现。

毛泽东交给高岗去办,不仅说明他对高岗很信任,也让后者意识到,毛泽东与刘少奇的分歧已不是一般的思想认识问题,而是对刘少奇的革命品质产生了怀疑,很可能在考虑更换接班人的问题。后来高岗给毛泽东送交了一份报告,内容不得而知。

无独有偶,“文化大革命”中,八届十二中全会批准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其中的所谓罪行就包括1929年他在奉天被捕后的“大叛卖”,刘少奇因此被扣上“叛徒”的帽子。

片段二:高岗获得四个大区支持

1980年3月19日,邓小平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说:

  毛主席提出中央分一线、二线之后,高岗活动得非常积极。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持,也得到了彭德怀同志的支持,才敢于放手这么搞。那时候六个大区,他得到四个大区的支持,东北是他自己,中南是林彪,华东是饶漱石,西北是彭德怀同志。

高岗敢于那样出来活动,老人家也有责任。老人家解放初期就对少奇同志、总理有意见,而对高岗抬得比较高,组织“经济内阁”,也就是计划委员会,几个大区的头头都是委员,权力很大,把政务院管经济的大权都拿出去了。高岗又从毛主席那里探了消息,摸了气候,好像老人家重用他,又有四个大区的支持,因此晕头转向。

片段三:林彪仗义执言

1953年12月,毛泽东决定“保刘弃高”,派邓小平做彭德怀的工作,又让陈云去南方,“代表党中央向高岗游说过的干部打招呼”。

陈云奉命转告正在杭州休养的林彪:“不要上高岗的当”。林彪虽然同意不再支持高岗,但又表示:反对少奇的不只是高岗一个,还有许多人,应该给主席讲清楚。高岗在东北做了大量工作,这时候我们应该为他分担一部分责任。(见赵家梁、张晓霁:《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

片段四:刘少奇与彭德怀的心结

彭德怀和高岗感情深厚。高岗自杀后,彭德怀站在遗体旁久久不忍离去,含着泪,跺着脚说:“嗨!你刚强!你死得可惜,可惜了!”(见赵家梁、张晓霁:《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

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遭到批判,墙倒众人推,刘少奇也在会上旧事重提:

  高岗事件前,(彭德怀——笔者注)讲了对我很多不满的话。这种话,我沾不到边。……有些不满并没有讲出来,延安整风审干,也不满意我。(见李锐:《庐山会议实录》)

1962年1月27日,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说,长期以来彭德怀在党内有一个小集团,“更主要的不是高岗利用彭德怀,而是彭德怀利用高岗,他们两个人都有国际背景,他们的反党活动,同某些外国人在中国搞颠覆活动有关”;因此,“所有的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怀同志不能平反”。彭德怀非常气愤,立即打电话给杨尚昆说:“请转报主席和刘少奇,郑重声明没有此事。”(见苏维民:《杨尚昆谈新中国若干历史问题》)

片段五:“苏区党”与“白区党”

原中共中央东北局副书记张明远在《我的回忆》中写道,1953年全国财经工作会议期间,林彪在西山养病,高岗带着一些大区负责人去看望他。后来,张明远听一位同志(指王鹤寿)说:

  林总看问题尖锐深刻,现在白区党控制着中央的权力,很危险。中央的领袖,毛主席年纪大了,少奇是不行了,只有高主席是久经考验的……

这次会议结束后,毛泽东接见高岗和张明远,在谈话中他忽然提到:

  有个同志对我说,现在中央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白区党的司令部,另一个是苏区党的司令部,以我为首。我批评了这个同志,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不能说什么“白区党”、“苏区党”,只有一个中国共产党,一个司令部,就是党中央。

张明远颇感惊讶。关于“两个司令部”的问题,他过去没听说过,自然感到意外和不解。毛泽东为何主动提起此事,确实耐人寻味。


高岗铜像揭幕 图片来源:《凤凰周刊》

小结

进入新世纪以来,形势不断变化。2009年8月29日,高岗铜像在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县高家沟高岗故居前揭幕。据报道,这尊铜像由当地民间组织筹划,私人捐资铸造。

2011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在评论高岗事件时,不再强调高岗、饶漱石阴谋夺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而是指出:

  高、饶的阴谋活动,其实质是利用党内某些本属正常的不同意见或看法,挑拨中央领导成员之间的关系,并故意将某些个别的、局部的、暂时的、比较不重要的缺点或错误夸大为系统的、严重的缺点或错误,从而造成党的分裂。

时移世易,高岗又成“同志”,公开平反大概并不遥远。其实高岗对毛泽东忠心耿耿,他反对的是刘少奇等人,虽然有错误,却不能定性为反党。所谓“高饶反党联盟”,显然站不住脚。当年高岗跟习仲勋关系密切,也是一个看得见的有利因素。

五六十年代的所谓反党集团、路线斗争,往往经不起时间的检验。客观地说,高岗既是政治斗争的参与者,又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时代在进步,总有一天,人们会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高岗事件中鲜为人知的片段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646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