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最珍贵的流动资产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0-12,星期一 | 阅读:735

如果你问约恩·法伊(Eoin Fahy),世界上最珍贵的资源是什么,他会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

“答案显而易见。”他说,“水是这个世界上最必不可少的东西。”

他表示,这个回答往往会令人们感到意外,尤其是当很多人都在关注不断下降的油价时——国际油价已经从2014年的每桶107美元,下降到如今的每桶45美元,降幅高达57%。

另外,很多生活在发达国家的人往往认为干净的水是理所当然的——只要打开水龙头即可轻易获取。但事实上,这却是一种有限的资源,而且正在逐渐消失。

法伊是都柏林投资公司Kleinwort Benson Investors的投资战略师兼首席经济学家,他在水资源的研究和投资领域颇有建树。

法伊表示,从某些方面来看,水的确是一个理想的投资领域。与石油不同,水不可再生,所有人都需要水才能生存下去。而与此同时,太阳能和风能逐渐成为了替代能源。

“水的供给是固定的,无法扩大供应。”法伊说,“如果没有石油和化石燃料,你仍然可以生活;如果没有了水,你就活不下去。这是我们投资这一领域的原因之一——这是一种至关重要的东西。”

法伊表示,市场仍在增长,一些与水相关的股票已经带来了超过100%的回报,而随着该领域的逐渐成熟,机会和回报可能还会增加。

供需冲突

问题不在于地球上的水太少,而在于没有足够的清洁水源可供分配。根据美国环保署的统计,全世界只有1%的水资源可供人类消费。海水淡化工厂可以将海水(约占全球97%的水资源供应量)转化成淡水,但建设成本依然高昂。

环境污染、人口增多和淡水需求的增加——从农业种植到能源生产,再到医疗保健和工业制造,几乎方方面面都要使用水资源——已经进一步压缩了清洁水的供应量。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总经理、联合国水资源问题顾问迪恩·德雷(Deane Dray)表示,虽然加州的持续干旱仍是美国面临的一大紧迫问题,但中国面临的现状更加严峻。

“那里没有争论,这才是最糟糕的问题。”他说。德雷认为,中国城市人口正在快速扩张——据联合国估计,2014至2050年间,中国将新增2.92亿城镇人口——给这些地区现有的水利基础设施构成了压力。

德雷还表示,中国的水资源供应主要来自河流和湖泊,但其中半数都遭到了污染,中国多数可以利用的水资源都位于南方,但人口主要集中在北方。根据麦肯锡2013年发布的报告,如果要解决水利基础设施的匮乏问题,中国需要花费数万亿资金。

其他地区同样也面临水资源短缺的困境,包括印度、澳大利亚、以色列、约旦、阿联酋和非洲部分地区。德雷表示,随着全球人口的增长,即使是加拿大、俄罗斯和巴西等水资源丰富的国家或地区也会遭遇一些问题。

投资机会

为了避免供需矛盾,政府必须解决水资源短缺问题,这其中蕴含着投资机会。法伊表示,想要从水资源危机中赚钱,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找到那些开展水质改善业务的公司,并持有这些公司的股票。

有可能包括海水淡化工厂的建设企业、从事水坝建造的基础设施运营商、发展中国家的水处理中心以及正在探索水质改善方式的科技公司。德雷表示,如果想要深入了解这一领域的企业,就应该阅读《全球水资源情报》(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这是一份专门报道该行业各种消息的商业出版物。

尽管这是一场长期斗争,而水资源问题也在不断恶化,但投资者现在就可以获得可观的回报。标普全球水资源指数(S&P Global Water Index)追踪了世界各地从事水资源相关业务的50家公司,该指数5年的年化回报率达到8.1%,3年的年化回报率为7%。虽然低于标普500指数12%的年化回报率,但对于长期看好水资源前景的人来说,仍然颇具吸引力。

在法伊的股票池中,表现最强的当属美国水务(American Water Works)和丹纳赫公司(Danaher Corporation),前者是一家废水处理公司,后者则是全球化科技公司,它们过去5年的股价涨幅均超过121%。他表示,这两家公司的经营状况都很优异,这也是主要的回报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部分水资源概念股已经带来了巨大回报,但还有一些股票也出现了巨额亏损。仅仅因为法伊选出的两家公司表现不俗,并不意味着它们今后都能跑赢大盘。

然而,这个投资领域还存在一个引人关注的问题:多数企业的主业其实是其他领域。以丹纳赫公司为例,水资源业务仅占其营收的12%。德雷还将通用电气也列为水资源概念股,但该公司只有很小一部分业务与这一领域相关。虽然这的确表明大企业也意识到水资源领域蕴含的机会,但人们仍然难以找到纯粹的水资源投资标的。

购买取水权

另外一种投资于水资源领域的方法则是购买水资源权益。在澳大利亚,一些基金拥有某个湖泊或某条河流的取水权,而投资者则可以通过买入这些基金获利。

这些基金随后可以将取水权出售给其他人,或者允许其他公司——例如农业公司——付费使用他们所拥有的水资源。澳大利亚投资公司Kilter Rural总经理尤安·弗莱迪(Euan Friday)表示,这种水资源交易市场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澳大利亚东南部的莫里-达令河流域遭到过度使用。

弗雷迪的公司拥有该流域1%的取水权,投资者可以以2万澳元(约合1.4155美元)的价格买入该基金,以便享受这部分取水权带来的租金收益。

弗雷迪表示,他的投资者可以享受4%至7%的年化回报率——取水权本身的复合年化增长率为10%——他解释道,这与股票市场类似,但直接投资水资源往往与股票并不相关。他的基金回报率更多地取决于天气和供需状况。倘若雨量充沛,租客的需求量就会降低,导致价格下滑。如果某一年气温较高,取水单价就会上升。

不过,弗雷迪表示,可以开展这种投资的地方并不多,部分原因在于中国和南美等发展中国家的水资源问题存在主权风险。

然而,随着这个专门应对水资源短缺的领域逐步成熟,投资机会也将慢慢增多。

“这是个有趣的话题。”法伊说,“这也是我们今后10到20年所面临的最大的结构性问题之一。”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这才是最珍贵的流动资产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547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驿站.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