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中日“文明”的时间差

作者:张鸣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8-3,星期一 | 阅读:851

中日两国是近邻,在近代的时候,差不多同时进了一个学习西方课程的课堂。不幸的是,日本是优等生,中国是中等生。中等生碌碌无为,但优等生却惦记着踩着中等生高升一步。这就是两国的近代史。

由于西方人的到来,在中日之间有个时间差,所以,当中国的大门被轰开之时,日本的幕府,还在锁国。中国有魏源等人编出《海国图志》,日本还谈不上这些。这样的书,即使在后来的明治维新期间,仍然是日本的启蒙之作。但是,由于有中国的前车之鉴,当美国佩里舰队叩关时,幕府慌乱了一阵之后,没有抵抗,就屈服了。这种对外屈服,刺激了长萨等强藩倒幕的野心。倒幕的勇士们,尊王攘夷的原意,是要竖起天皇的旗帜,把西洋鬼子赶出去。小小试了一下之后,被洋人的利炮轰了个稀巴烂,发现西洋鬼子不好对付。于是乖巧地从攘夷变为迎夷,开始了日本长时间学习西方的进程。

作为优等生,日本的学习态度不错。一是认真,上课,做作业,都一丝不苟;二是开放,见着就学,没有城府;三是对老师有尊崇之心,从心里觉得西方优胜。自古以来,态度这样端正的学生,无论贤与不肖,没有学不好的。1860年代,当中国人中的人精胡林翼,还对着扬子江中驶过的洋人轮船发呆的时候,日本人已经在美国人的协助下,买了一艘两百多吨的小轮船,横渡太平洋了。1870年代,当中国官员发现英国人在上海修了一条小铁路而大惊失色之际,日本已经开始在国内大规模修建铁路了。中国的小铁路买下来被拆掉了,而日本的铁路却在日日延伸。即使同步学习,一个师傅教出来的海军,日本人学的也比中国人好。他们不需要那么多应付点校的花架子,也无需用国产化证明自己的高明。中国人请来的老师,早早就被打发解聘了。但日本人的老师,一直都有职有权。

中日都有一个无条件崇拜老师的阶段,日本这个阶段,来的比较早,1890年代就开始了。所有西方的事务,都被视为文明的。把英语civiliation译成文明,就是日本人的功劳。其实,这个概念在西方跟城邦文化有关,在东方没有特别对应的词儿。而在中国古汉语中,文明一词,有文雅,高贵和神明的含义,这样的对译,实际上过分拔高了civilization,反应出那时日本人对西方文化的尊崇。那时的某些日本人,吃穿住行,凡事学习西方,西方的就是一定是文明的,反之,自己的习俗,就是野蛮。吃猪肉,吃牛肉,都是文明,喝牛奶也是文明。东西方人种的体质差异,在那时先进的日本人眼里,关键差在了吃的方面。所以即使忍着恶心,也一定要吃自己从来不喜欢吃的牛肉、猪肉,一定要喝牛奶。穿西装,打阳伞,也被认为是文明的象征,即使穿上了西装,看上去不伦不类,也非穿不可。这一点,曾经让中国的李鸿章很是看不起。

不过,看不起日本人的中国人,后来也跟日本人一样,开始了对西方的盲目尊崇。这已经是20世纪初的事情了。那时候,所有西方的东西,都是文明的。追求文明之心,一点不比当年的日本人差,生怕洋人笑我们不文明。西式礼帽,被称为文明帽,手杖是文明棍,自行车,是文明车,话剧,是文明戏,连西式的结婚仪式,都被称为文明结婚。每个县有人采用西式结婚仪式的时候,县志上,都要郑重地记上一笔。作为满人统治臣服的标志的发辫,就是因为总有人出来证明它不卫生,也不文明,闹到后来,连满人自己都不好意思坚持了。

只是,中国人的转变,是挨了一次痛打之后才发生的。而日本人的态度,却是学习过程中自然的产物。

日本人也有不文明的时候,1891年,俄国皇太子到日本访问,遭遇刺客的袭击。1895年,到日本马关谈判的李鸿章,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这样的恶性事件,在中国,是以群体的方式发生的,在疯狂的义和团风潮中,德国的公使和日本的书记生,也因此而丧生。像当年的日本一样,对于这样的事情,过后中国人,也感觉到十分羞愧。

西方未必文明,东方也未必野蛮。但在近代历史上,东方学习西方,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是一个必要的事实。既要学习,虚心一点,还是好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张鸣:中日“文明”的时间差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3110.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