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装逼的禅让

作者:张鸣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8-2,星期日 | 阅读:931

古代据说有过禅让制度,而且是上三代的美谈。传说中的尧让位于舜,而舜则让位于禹。这是古代帝王,或者叫别的头衔的大人物,以天下为公主动让贤的先进事迹。查一查《史记》,上三代的事儿,基本上语焉不详,稀里糊涂几句话就给打发了。这样的感人事迹到底有没有,真不好说。或者说,像后来有些人说的那样,原本就是原始部落首领,做着很辛苦,又没有太多的好处,所以才让的。等到好处多了,也就不肯让了。所以,到了禹这一代,下面禅让就断了,禹之子启,做了首领。上三代的美谈,也就谈不下去了。

当然,后来的历史,禅让这个话题,还是有人旧事重提。顶着这个名头的好事,在后来的历史上,依旧还是有。最有代表性的,是曹魏代汉和司马氏代魏。

其实,自打有文字以来,中国的天下,都是打下来的。想坐鸟位,就得一刀一枪地夺。不管夺下来的大帽子,上面写的是王,还是我后,抑或皇帝。反正想戴这个帽子,就得动武。曹家人打汉家天子的主意,已历两代,曹操时,已经加九锡,封魏王,按王莽篡汉的路数,已经走了大半,七十二拜都拜了,就差一哆嗦。最后他儿子曹丕,接茬儿走。其实,汉家的天下,大半已经在曹家人手里,剩下的小半,也被另外两家人霸去了。曹丕要做皇帝,把个已经做了多年傀儡的汉献帝废了就是,谁也不会来废话。汉末农民造反,诸侯纷争,已经打了多少年了,谁胳膊粗力气大,谁占的地盘就多,说话气也粗,大家都认账的。可是,作为建安文人领袖的曹丕,非要学古代禅让。原本该哆嗦的时候,却拉开床上的幔帐,玩古人的花活了。做好了扣儿,安排好了仪式,让汉献帝把他父子已经抢到手儿的天下让给他。

这个仪式,很隆重,也很装,装得让人无语。明明已经抢到手的东西,非得让原主摆出一个POSE来,表示是自己心甘情愿让的。被让的,还不肯痛快接受,非得三揖三让不可,一个非要给,一个非不肯要,推拉半晌,最后,被让的好像特别不情愿,特别勉为其难地才接受了。于是,曹丕脑袋上被扣上早就准备好的太平冠,前后各十二个旒。晃一晃,扭扭屁股,就位了。看客早就不耐烦了,轰然爆发,万众欢呼,天下太平。天底下装逼的事儿,还有能超过这个的吗?

然而,这样的装逼事儿,等到司马家的人夺曹家天下的时候,居然又来了一次。《三国演义》好多事儿都是假的,偏偏这事真了。罗贯中说司马家人依样画葫芦,没错,完全抄袭,一点创新都没有。唯一改变的,是当年的接受禅让的人的后代,需要按照人家安排好的戏码,再演一次,角色变了,从被让的,变成了让人的。按点评三国的金圣叹的说法,就是报应。其实,报应倒未必,关键是司马家的人,原创力不够,只能抄。

这样的禅让,是真的让吗?或者说,让的一方,不这么演行吗?当然不行。现成的样子,曹家的第四代皇帝,高贵乡公曹髦,不就是看明白了司马昭之心,不肯按本子演戏,结果就被人家一扎枪穿心了吗?傻子都看得明白,禅让的大戏,两边的主角,一边得意洋洋,假装谦虚,一边被逼无奈,硬着头皮上台。如果不这么演,当胸就是一个透明窟窿。

明明是场强暴,霸王硬上弓。却非得演成人家自觉自愿,而且还有了高潮,有了高潮还不行,还得写文章歌颂强暴者的伟大。用装出来的仪式,表现强暴者的纯洁、禁欲和道德高尚。这样的把戏,真的就是具有历史感的文明人才干得出来,不服不行。什么叫装逼,古今中外,禅让算第一。

真的不明白,这样的货色,居然今天还有学者出来赞美。更奇葩的是,这样的学者,重提禅让,不是赞美古人,是为了赞美他们喜欢的有权人,他们村里,真的都是这样夸人的吗?脑袋被夹了吧?肯定。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张鸣:装逼的禅让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3076.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