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朝鲜政坛秘辛的两本新书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7-29,星期三 | 阅读:1,270

JANE PERLEZ2015年7月27日

2013年7月,人们鼓掌赞颂金正恩。David Guttenfelder/Associated Press

他相当于朝鲜的坦慕尼协会(Tammany Hall)首脑,掌管着利益分配,与金家的统治者保持密切联系,甚至娶了建国者的女儿。他通过向中国销售廉价的煤和可能更加值钱的稀土资源,获得了大量财富。他领导着朝鲜人民保安部(Ministry of People’s Security)。他是朝鲜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但是当30多岁的朝鲜年轻领导人发威时,这些非比寻常的关系也没能让他幸免于难。因为一些平壤核心领导层之外的人无从知晓的原因,张成泽(Jang Song-thaek)遭遇了一场血腥的垮台。

金正恩上台两年后的2013年12月12日,67岁的张成泽被处死,很有可能是被行刑队枪决。他的死被朝鲜官方媒体描述为“人间渣滓”应得的处罚,形容他“还不如条狗”。有传言称他实际上是和一群攻击犬关在一起,被它们袭击致死;这一说法后来被认为不属实。张成泽的妻子、金正恩的姑姑张敬姬,此前有可能默许了金正恩对丈夫处以死刑。起初她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有报道说她后来也被毒死。

朝鲜官方对张成泽的清洗行动,即使就朝鲜的标准而言,也颇为引人注目,它标志着金正恩开始真正地执掌政权。人们通常认为朝鲜的统治是铁板一块,但《朝鲜机密》(North Korea Confidential)的作者丹尼尔·图德(Daniel Tudor)和詹姆斯·皮尔逊(James Pearson)有略微不同的看法,二人都曾经在韩国生活,他们注意到私人恩怨长期导致朝鲜精英阶层的分裂,而一个神秘莫测的机构——组织指导部(Organization and Guidance Department)所拥有的权力可能比金正恩还要大。张成泽是连接朝鲜与其最大赞助国中国的最重要渠道,他还建立了一个有数千追随者的亲信网络。两位作者表示,张成泽被处决是朝鲜高层激烈夺权行动的一种体现。

这个在美国面前以核武器相胁的破产国家面目模糊,与世隔绝,人们很少见到有关朝鲜的可靠报道。《刺杀金正恩》(The Interview)之类的好莱坞恶搞也提供不了多少有效信息。2013年初陪同身为谷歌(Google)董事会主席的父亲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同访问朝鲜之后,索菲·施密特(Sophie Schmidt)在博客上写了一些自己见闻。这类偶然出现的高调朝鲜之行所提供的花絮纪录,也只能让人短暂一瞥朝鲜的真空环境。之前曾多次进入朝鲜的摄影师大卫·古登菲尔德(David Guttenfelder),最近再次获得了这样的机会。受时报之邀,他在朝鲜游历了六天,纪录他所观察到的朝鲜日常生活,甚至涉及到诸如用刺猬刺制作的牙签这样的微小细节。

《北韩机密》给我们提供了信息量颇高的朝鲜特写。前《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记者图德和前路透社记者皮尔逊的陈述,来自从朝鲜的内部人士、脱北者、外交官和商人那里获得的信息,以及对英文、韩文和中文文本的研读。他们专注于自己能力所及的话题:一定程度上由智能手机带来的生活方式变化;U盘存储让韩国肥皂剧得以在有这方面喜好的朝鲜观众中广泛传播;在底层已经实现某种私有化的经济体制;精英派系斗争;类似古拉格的监狱系统。有关朝鲜军事和核武器的内容,他们较少涉及。这本书不像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的《我们最幸福》(Nothing to Envy)那样吸引眼球,也没有布莱恩·哈登(Blaine Harden)的《伟大领袖与战斗机飞行员》(The Great Leader and the Fighter Pilot)那样的深度,这两本书都是有关朝鲜的纪实报道经典。但是要想了解这个国家的日常生活正在发生怎样的演变,本书是一个出人意料的指南。

他们获得的第一个教训是,“共产主义”和“集体化”已经不是朝鲜经济的关键标签。农民现在被允许保留三分之一的收成。私人贸易让朝鲜百姓在经济上可以维持,这是1990年代朝鲜出现毁灭性的大饥荒时人们为求生存想出来的办法,之后就在朝鲜发展起来。女性是经商的主力:他们经营报刊亭,制作和销售食品,还做进出口贸易。有些将自己的公寓按小时出租给寻求私人空间的情侣。首选时间是下午,那时候公寓主人的孩子们去上学,丈夫去工作,她可以出去散个一小时的步。作者写到:“这个过程很简单,但它可以合情合理地概括人们在后饥荒时代朝鲜的生活方式:它是非法的;不正式的;它满足人的基本需求;它是百分百的资本主义。”

对朝鲜进行周密报道的障碍之一是,朝鲜当局禁止外国记者前去采访。英国资深记者约翰·斯威尼(John Sweeney)为BBC颇具声望的《全景》(Panorama)节目前往朝鲜采访时,选择了暗中进行的方式。斯威尼自称喜爱揭露他所说的“思维禁锢状态”,如共产主义时代的罗马尼亚和阿尔巴尼亚,以及山达基教等。2013年,他伪装成一名教授,带领一群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学生去朝鲜进行为期八天的访问。他的伪装行为在英国媒体圈掀起轩然大波,人们指责他将同行的学生们置于性命攸关的境地,而情况确实如此。

导游带领他们参观了一些普通景点,都是朝鲜政府允许大多数游客参观的地方:博物馆、平壤动物园、位于首都一座大厦顶层的旋转餐厅、韩朝边境的非军事区、一个没有电的工厂和一座医院。

由于英国人对朝鲜有强烈的好奇,斯威尼的节目取得了很高的收视率。但他的书《朝鲜揭秘》(North Korea Undercover)却反应平平。为了弥补这次旅程的单薄,斯威尼在书中加入了一些早年间的朝鲜支持者的采访,让他们阐明一些朝鲜旧事,其中包括一个爱尔兰马克思主义组织和意大利共产党(Italian Communist Party)的一些官员,以及曾在1948年去过平壤的罗马尼亚外交官伊西多尔·尤里安(Izidor Urian)。

这两本截然不同的书得出的结论却非常相似——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金正恩可能会一直统治着朝鲜。斯威尼表示,在短暂而行程紧凑的朝鲜之旅中,他没有发现太多这个政府的统治出现动摇的迹象。更具洞察力的图德和皮尔逊表示,张成泽被处决有可能会破坏稳定,但这个事件所构成的威胁被恐惧和贪婪掩盖了。

经济领域的略为放松似乎不大可能会威胁到金正恩的统治。它造就了一小拨资产阶级,但这一阶层在尽力取悦金正恩政权,而非反抗它。这些新贵试图通过联姻和建立商业联系的方式,晋身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尽管我们很希望看到这个政府尽快垮台,但在三位作者看来,我们最多只能期待在金正恩的绝对统治之下,这个国家可以逐渐走向开放。

Jane Perlez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常青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揭露朝鲜政坛秘辛的两本新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296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