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真有特异功能?钱学森曾以党性为之担保

来源:澎湃新闻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7-26,星期日 | 阅读:788

张健

改革开放之初,各种特异功能、灵异事件、气功不仅在民间有很大影响力,甚至政界和学界中的著名人物也参与进来,如钱学森和于光远就曾对特异功能、气功等问题展开争论,胡耀邦对此还做过不宣传、不报道的指示,本文拟就相关文献对此事件的来龙去脉略作梳理,以飨读者。

澎湃新闻实习生 张健

气功一度在民间颇具影响

“耳朵认字”引发的特异功能讨论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有一则报道,声称在四川大足县有一个名叫唐雨的男孩能够用耳朵认字,并说省委负责同志接见了这个儿童及其亲属,省有关科研部门已采取措施进行科学研究。该报道发出之后,多家报纸进行了转载。

“当时的《人民日报》科教部讨论了‘耳朵认字’等现象,根据基本的人体生理常识,大家一致认为‘耳朵认字’违反科学。于是决定要我写一篇评论。5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祖甲’的《从‘以鼻嗅文’到‘耳朵认字’》文章,批评一些领导反科学理念。事后,报社与我受到很多的攻击”,评论作者陈祖甲在《对“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的高层争论》一文中如此写到。

紧接着叶圣陶也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批评“耳朵认字”,他在文章中提到:“好些地方纷纷传说也发现了相似的儿童。四月十三日的《北京科技报》刊登新闻说,石景山发现了一个;四月二十日的《河北科技报》刊登新闻说,沧县也发现了一个,内容跟《四川日报》那条新闻大体相似。”

陈祖甲说,同年11月8日,胡耀邦就《北京两个小学生能用耳朵手心和腋下认字》的报告,给宣传部门的领导作了如下批示:

“这类事情,科学工作者要怎么办可以由他们去办。但不能公开宣传。宣传这类事情对四化没有一点用处、好处。中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国家,宣传这类事只能增加人们的迷信和思想混乱。这一点务必请你们把关。”

即使面对《人民日报》撰文批评,中央领导作出不宣传的指示,特异功能仍然十分盛行,各地开会讨论特异功能,并成立特异功能研究会,一时间,关于特异功能的事件纷纷扰扰。

接受宇宙大气场的信息锅

钱学森支持人体特异功能

有关特异功能的报道和研究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在学者圈也分成了支持者和反对者。科学家钱学森就是特异功能的支持者。1980年6月,钱学森访问《自然杂志》,明确表示支持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他说,“一项新的科学研究,在刚提出的时候,总是有人反对,带头的人也总是要受到反对,因此要有勇气。要挺住腰板。”“人体特异功能太不寻常了,恐怕能接受的人是少数。更大范围的是气功。它能治病,人家容易接受。虽然人体特异功能可能一时还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是气功可以。”

在1986年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召开的座谈会上,钱学森说:“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了,这的确是一件大事。我国有十亿人口,如果一百个当中有一个人练功,就是一千万,每百个练功的人有一个人去教,就需要十万个气功师,把这十万个气功师提高提高,这就是一件大事。”

钱学森认为,“气功可以提高健康水平,这是肯定的;它又可以提高智力,这也有数据作证;最后,就是特异功能也和气功有关,气功可以调动人的先天潜能。”

1983年钱学森首创“人体科学”的概念,并筹建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1990年,在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首届理事会第四次会议上的发言稿《对人体科学研究的几点认识》中,钱学森认为“人体科学”研究要重视临床医学、西医、中西医结合、民间医学、心理治疗、气功、特异功能等七个方面。

钱学森参加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

中宣部对特异功能出台“三不政策”

钱学森等人对特异功能和气功的支持受到了于光远等人的质疑和反对。于光远是著名哲学家、经济学家,曾任中宣部科学处处长,翻译过恩格斯德文版的《自然辩证法》。于光远著有《反“人体特异功能”论》一书,该书集结了他对特异功能等伪科学进行批判的文章。

就在“耳朵认字”之类的事件沸沸扬扬之际,于光远发表了《评两年来“耳朵认字”的宣传》。该文指出,所谓“耳朵认字”等特异功能古已有之,国外称“心灵学”也不过如此,鲁迅先生在杂文中也早有揭露。

时任国家科委副主任的于光远还成立了一个“人体特异功能调查组”。在几年的时间里,这个调查组走遍全国各地,对声称有“特异功能”者进行了深入调查和科学测试,以有力的证据揭露了特异功能的欺骗性。

由于“耳朵认字”等事件持续发酵,1982年4月10日胡耀邦再度作出批示:

“这个问题79年一开始我就怀疑,作过三次批语,提出这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报刊上不要介绍和宣传。有些话我可能说得绝对了一点,但我的主张是站住脚的。但后来我管不着了,报刊上登载不少。现在我仍主张守住这两条线,请宣传部门把关。”

时任中宣部部长为邓力群,4月20日,中宣部向全国各宣传系统发出如下通知:

“一个时期以来,有些报刊不断进行了‘耳朵认字’之类的宣传。同时,有些报刊公开发表文章,对这类宣传进行批评。最近,中央几位领导同志认为:‘耳朵认字’之类,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在报刊上不要介绍和宣传,也不要发表批评的文章和消息。”

对特异功能“不宣传、不介绍、不批评”的“三不政策”,把胡耀邦坚守两条线的意见作了改变。“三不政策”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特异功能的宣传报道和批评,但没有起到消除争论的作用。

钱学森用党性担保特异功能是真的

1982年5月5日,钱学森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说,“我也向您表白我的判断,我并以党性担保: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中医理论是密切相关的。”

对于钱学森和于光远的争论,还有这样一段故事,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有如下回忆:

“记得是1985年的某天,会议的主题是庆祝于光远七十大寿。先是厉以宁批评于光远的学术思想是不是可以更解放一些,批评于光远不承认有人体特异功能!于不同意,在反驳时涉及钱学森。然后于光远和钱学森争吵起来。于光远说,这是原则性问题,不得不争。钱学森说,人体特异功能的存在千真万确,我以党性担保。吵了一阵后,两个人都对我说:‘小何,你什么意见?’都要我表态。当时我很为难,就说了一个‘折中’的意见,未想到它后来真起作用了。我说:‘你们两位都是理论家,所陈述的理由都有一定道理。我们又能怎么说呢?既然双方有分歧,能不能联合做一个实验来解决?’两位都同意,于是定下合作做实验。”

于光远

何祚庥所说的实验,直到中央发文件号召反对伪科学后,才于1995年以《“超人”张宝胜败走麦城》一文发表《科技文萃》上,而实验在1988年5月就已经做出。何祚庥说,之所以当时不发表这篇文章,是因为没有必要得罪钱学森,让他太难堪。

参考文献:

陈祖甲:《对“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的高层争论》,载《炎黄春秋》2013年第7期

孙颖通:《1978—1994年中国“伪科学事件”与科普政策的互动影响——以人体特异功能事件为例》,载《中国医学气功学会2007年研讨会论文集》

熊卫民:《在科学和宣传之间——何祚庥院士访谈录》,载《中国科技史杂志》2015年第36卷第1期

钱学森:《建立唯象气功学——当前气功科学研究的一项任务》,载《自然杂志》1986年第5期

钱学森:《对人体科学研究的几点认识》,载《自然杂志》1991年第1期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人体真有特异功能?钱学森曾以党性为之担保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2853.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社会万象, 科普知识.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