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特斯拉车主的中国冒险之旅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7-21,星期二 | 阅读:1,136

撰文:Alexandra Ho

编辑:刘晓娴

翻译:小本

对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特斯拉寄予了厚望。它在中国市场的良好表现将有助于其实现2015年在全球卖出5.5万辆汽车的目标。在这里,不乏阔绰的消费者,他们可以轻松拿出10万美元购买一辆特斯拉Model S。

一个周一的早上,上海外滩下着毛毛雨。我的黑色特斯拉Model S 85在早高峰时段缓慢移动着,今天起,我要驱车1300公里前往北京。这不是一次普通的自驾游。我要验证特斯拉汽车(Te- sla Motors)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今年2月的那番言论是否属实。他曾说,中国车主担心购买电动车后难以到充电站,这种担忧完全没有必要。

用马斯克的话来说,这家豪华电动车制造商自2014年4月正式进入中 国市场以来,其销售之疲软,令人始料未及。究其原因,担心在跑长途时电量耗尽似乎是其中一个因素。中国严重的交通堵塞现象为世人所熟知,分析师指出,鉴于合法充电站的网络构建尚需完善,因此,“里程焦虑”对使用替代能源的汽车生产商构成了挑战。

当我和驾驶员以及摄影师开上京沪高速公路,向西北的南京方向行进时,我开始在地图上标出此次行程的路线,每隔400公里划分成一个区间。这是特斯拉 Model S 85充满电后可以行驶的平均里程。我们总共要走上3天。(一辆汽油动力车或许一天半就可以开到北京,但别忘了,我们是要来“拯救地球”的。)

不过在中国,等式中不只涉及数学问题。特斯拉已宣布计划,当中国政府公布标准化系统时,它会让电动车的电源插口与国有充电站相匹配。但政府尚未表示这套系统何时将准备就绪。

眼下,我有两个选择:第一,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它可以在大约90分钟时间里为电动车充好电。在加州等美国市场,这些由企业设立的充电站在主要高速路上随处可见。中国已建成约70座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在我们这条路线上的就有27座。但没有一座是在我们行驶的高速路上,它们通常位于城市中心或是工业园区。第二个选择是1000多处“目的地充电站”。这些充电站的电力相对较弱,它们虽然带着特斯拉的商标,但所有者以及管理方却是与特斯拉有合作关系的酒店、商场和银行。充电时间:12小时。

此次北京之行,沿途经过的主要城市——南京、徐州、济 南、沧州以及天津——全都设有超级充电站,但它们离高速路出口都距离太远。交通堵塞,加之穿越拥挤城市中心的经历,这将给我们的电量管理工作带来更多未知数。

还有一个灵活的选择是淮安,按照我的想法,我们第一天需要在这里充电。淮安只有一处充电站,而且是大概 200公里范围内唯一的一处。于是,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在这里过夜,同时让我们的车充满电,尽管耗时很长。

行程第一天,刚驶出上海没多远, 我就开始感到紧张,因为我们遇上了暴雨。仪表盘上的电量显示告诉我,我们还能再开270公里。按照我的计划,第一次充电将在南京,而此时的距离还有240公里。考虑到两个数字过于接近,我决定改道前往距上海135公里的无锡,去那里的超级充电站充电。

我们给汽车大概充了一个小时的电。好消息是,现在的电力可以开402公里。但也有不好的消息:我们很快就碰上了大堵车,而淮安还在281公里开外。 由于淮安与最近的充电站之间还有大约 200公里,因此如果我无法赶到那里的目的地充电站,那就有麻烦了。

在前往淮安途中的一个休息站,我 们遇见了一个名叫李强(音)的重庆商 人。他开着一辆以汽油为动力的Jeep大切诺基。他对我们的特斯拉很感兴趣, 他说,他以后也想买一辆电动车,但现在还没这个打算。“如果充电站像加油 站那样普及,我会很想买辆电动车。”

我们到了淮安,住进了设有充电站的酒店。此时,我们的电量还可以再行驶49公里。

如今,驾驶电动车长途旅行,不仅需要提前计划,有 还需要一些创造性。不过,中国政府决心改变这一状况。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开始在京沪高速公路沿线运营约50处充电站,并计划到2020年年底时,将充电站所覆盖的高速公路里程扩大至1.9万公里。韩国市场研究公司SNE Research的副总裁卡尔文·李(Calvin Lee)认为, 中国的电动车市场将在2018年开始迅速发展,那时,电动车将更加便宜,充电站网络也更为完善。特斯拉中国业务发言人陶加里(Gary Tao)说,“我们的计划是让超级充电站出现在任何能够使车主顺利进行长途旅行的地方。”

在中国还有这样一群特斯拉车主, 他们乐于在其他特斯拉车主遇到紧急情况时伸出援手。他们通过一款手机应用搭建了“家庭充电网络”,向寻找充电桩的特斯拉车主开放自己的家庭或是办公室。来自天津的陈林(音)参与了上述活动,这位Model S车主说,“那些购买特斯拉的人或许有很多共同之处, 他们的人品应该不错,所以让他们来我家,我觉得没问题。”

行程第二天:我们顺利抵达徐州, 再一次充满电后,向320公里之外的济南进发。但中国交通那种走走停停、变化无常的特点再一次给我们带来了麻烦。电力消耗速度超过预期,我们决定临时 前往泰安充电,那里距济南大约80公里。我们找到了一处目的地充电站,可充电站所处的地方还在施工,并且3处可用的充电桩尚未被激活。在我们休息的间歇,这里的负责人打了几通电话,最终得到许可,为我们充电。两小时后, 我们离开泰安,前往济南。在济南,我们找到了一处超级充电站,充满电后, 向209公里外的沧州驶去,我们会在那里过夜。

行程第三天:从沧州出发,300公里外就是北京了。首都的交通状况总是令人抓狂,于是我们决定在天津(距沧州107公里)稍作停留,充满电后再踏上最后一段行程。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进入五环路,我看到了中央电视台新大楼。缓慢的车速让我们又开了一个小时才抵达我的办公室。

特斯拉坚持认为,中国的购车者不应过于担心,因为特斯拉车主95%的情况下都是在家里充电。特斯拉中国业务 发言人陶加里说,“对于一些人认为存在不便的情况,我们已经得知,并且之前也已料到。正因为此,我们的策略才会以沟通为重点。”不过,经历了3天里程焦虑的折磨,下一次我会选择坐火车。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位特斯拉车主的中国冒险之旅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269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