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明清时期的钦天监(天文台)会接受外国人当领导,他们服气吗?

来源:知乎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7-6,星期一 | 阅读:1,613
汪有,念念不忘

明清之际西方天文思潮随着传教士的步履逐渐传入中国,期间经历了漫长的拉锯与阵痛,我要讲述的是明末清初的大半个世纪的一段历史,她起于一次美好浪 漫的文化馈赠,终结于科学真理艰难的惨胜。期间,外国传教士开始由外来的异乡访客,走进帝朝天文观测的核心机构。这段历史饱含着鲜血与苦难,各方均付出了 巨大的代价。

然而,历史和小说不同的是,它没能等来一个美好的结局。

1. 西书七千部——传教士金尼阁的文化礼赠

1543 年 5 月 24 日,尼古拉·哥白尼辞世于波兰弗龙堡。

当日,第一版刚刚印好的《天体运行论》送到了病榻之前,他从昏迷中苏醒,抚摸书页,平静地离世。

近八十年后,万历四十六年的的 1618,两部《天体运行论》在里斯本装箱,随着基督教传教士金尼阁的帆船于次年七月抵达澳门,辗转来到北京。金尼阁来华,是当时西方对东方最大规模的一 次文化馈赠。他携带西方各个领域经典之作凡七千本,“重复者不入,纤细者不入”。随船的教士均是饱学之士,他们雄心勃勃地要在北京建设图书馆,启动宏大的 翻译工程,将西方的知识倾囊相授。八年后金尼阁客死中国杭州,“西书七千部”计划流产。随船的教士,很多都留在了中国。他们入乡随俗,脱下教袍,换上儒 服,潜心研究东方帝国的经史伦理,秉承着利玛窦开创的“合儒超儒”的传教策略,寻求着两大世界的共通之处。

当年的七千部藏书,历经了几百年的战火纷乱,大部分已经不知所踪。1938 年,民国二十七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最艰难的一年。在民族的危急存亡之秋,北京北堂整理藏书楼时,意外地发现了当年西书七千部中的几百本,两部《天体运行论》位列其中。

这两部《天体运行论》无疑是幸运的,1616 罗马教廷正式宣布禁止日心说,西欧诸国渐次执行。如果船队再晚一些出发,它们便不可能踏上前往中国的航程。如今翻开这两本书,只在其中一本的《驳地心说》一章前面,会看到“此章勿读”的批注,大约出自金尼阁的谨慎斟酌。

金尼阁亲手为东方世界播撒下西方文明的种子,在漫长的岁月里,种子并未生根发芽。

历史证明了金尼阁“此章勿读”的担心全然多余,它们真的没被被细致研读过,当然也无从传播与《圣经》相悖的异端思想。现在,他们静默地躺在北京国家 图书馆的善本部,被隔绝在厚厚的防紫外光玻璃后面,在终年保持 18 摄氏度、55%湿度的书库里,成为了一个干瘪的文化符号。

2. 《崇祯历书》编订——西方天文历法首次东传

在金尼阁船队前往中国之前的七年,1611 年,随船耶稣会传教士、科学家约翰·施雷克还居于罗马,也没有起好自己的中文名字邓玉函。这一年,他从迎来了自己昔时在帕多瓦大学的旧识伽利略。

此时的伽利略意气风发,携着新发现的望远镜向罗马人展示着自己的宇宙学说,又与邓玉函相继被选为罗马最高的科学机构山猫学院的会员,获得了极大的荣耀。

其间,伽利略面见了教皇保罗五世和红衣主教贝拉明,这两位在十一年前会审并处死布鲁诺的宗教人士,对他表现了出乎意料的热情。然而神学与科学的分歧 终究不可弥合,五年后,保罗五世请求宗教法庭成立十一人人主教顾问团对哥白尼学说进行调查,由小组投票最终确定日心说为异端邪说。

此时,伽利略的挚友邓玉函已经随着金尼阁、汤若望去到了中国,卷入了后来的明帝国历法之争。在耶稣会士进入中国的前夜,中国的天文学已经开始失去在 世界上的领先地位。民间私习天文往往被看作是造反之举,在帝朝钦天监的垄断下,天文预测充满了误算,有识之士建议重修历法。终于,由中国刚刚即位的崇祯皇 帝主导,明廷开始转向具有丰富天文知识的西方传教士求助。

承担大任的邓玉函向昔时的挚友伽利略和开普勒分别致函,希图取得最新的天文学研究成果,用于明朝历法的修订。伽利略受制于 1616 年对日心说的禁令,踯躅不前,没能在这场中西天文学交会的十字路口插上一脚。开普勒则热情地提供了大量书籍、星表、数据,甚至还提供了在恩师第谷四十年观 测资料基础上汇编而成的《鲁道夫星表》。

开普勒提供的资料里,汇聚了当时欧洲最先进的科学成果,凝聚了哥白尼、第谷、伽利略、开普勒四大天文学家的智慧。然而大洋淼淼,东西遥遥,当资料随船辗转来到中国澳门时,已经是邓玉函辞世的十六年后。

不过在崇祯求助当时,邓玉函掌握的科学资料已经足以应付明帝国的需求,1629 年,崇祯二年,明廷同时采用邓玉函的西方历法、明初更订的《大统历》及源自阿拉伯的《回回历》对日食进行预测,在三种天文历法之中,邓玉函的西法取得完胜。

西方历法终于纳入明朝统治者的考量,邓玉函首战告捷五年后,由西方传教士龙华民、邓玉函、汤若望等人担纲,在中国官员徐光启的统筹下,编订了《崇祯历书》。由于当时哥白尼的日心体系尚未成熟,《崇祯历书》采用了第谷略显非主流的,介于日心说与地心说之间的日地双核心系统。

在崇祯皇帝“广集众长,虚心采听,西洋方法不妨兼收,各家不同看法务求综合”的指示下,《崇祯历书》已经远远不再限于一部历书的范围。全书定稿时已 达 137 卷,对西方数学、天文、集合、测量计算、度量单位进行了全面的介绍。古老的东方在金尼阁辞世三十年后重拾西方文明,在天文历法方面,由于先于西方采用了第 谷系统而非当时西方的日心系统,明帝国在历法应用上已经实现了对西方天文学界的短暂超越。

新历编订之后,新旧历法之争依然持续了十年,根据《明史》现存的记载,期间一共发生了八次历法较量,西方历法八战八捷。崇祯皇帝终于“深知西法之密”,在崇祯十六年的 1643 下令颁行新法。

西法的这场胜利得太迟,一年后李自成的大军踏破北京城门,崇祯皇帝自缢于景山。

同年清军入京后,汤若望坦然自荐,将《崇祯历书》修订为一百卷本,献于摄政王睿亲王多尔衮。当年八月初一日食,汤若望依新法推算时刻,分秒不差。多尔衮下令以《崇祯历书》为基础制《时宪历》以为准绳。

汤若望以钦天监监正之身份,在北京建国门附近的观象台承担起天文台台长的责任。汤若望以精湛的科学素养获得了顺治皇帝的信任,经历次加封,官至光禄 大夫正一品职位。循例,汤若望祖上三代都得到清廷的封号,他的父亲、祖父此先受封通奉大夫、母亲、祖母为二品夫人,1661 顺治十八年,祖上三代又加正一品衔。清廷的诰命诏书跨越重洋,邮寄到了他远在莱茵河畔的家乡。

而那套蕴含着邓玉函、第谷、开普勒、汤若望心血的历书,也随着清帝国的国运,陪伴东方一直走到辛亥革命的战火。

3. 康熙历狱——被血液黏结起来的历法战争

然而,1661 年,汤若望的荣耀随着顺治皇帝的过世而迅速褪去,康熙皇帝八岁登极,中西历法之争尘埃再起。

康熙四年,1665 年,辅政大臣鳌拜不满外邦人参政,授意新安卫官生杨光先上《请诛邪教书》批驳西法,斥汤若望所谓“西法十谬”。杨光先本是回族,信奉伊斯兰教,对汤若望的天主教理念抵触已久。在鳌拜的支持下,汤若望被罗致三大罪状,最严重的一条是莫须有的阴谋造反。

汤若望拖着古稀之年的病体,桎梏加身,跪地受审。其时他已罹患中风,不能言语,更无从抗辩。次年清廷结案,汤若望被判处凌迟,他的助手比利时传教士南怀仁和其他耶稣会士也被投入囹圄,提审经月不休。在黑暗的牢狱里,他们终日向天主祈祷,相互勉励。

宣判后北京旋即发生地震,又有彗星出现,合都惶恐。清廷官员以为天象示警,杀戮不吉。孝庄太皇太后特旨传谕“汤若望向为先帝所信任,礼待极隆,尔等 置之死地,毋宁太过。”汤若望幸运地得以身免,然而其他五位受到牵连的钦天监汉人同事均问斩,徐光启在崇祯一朝悉心培养的一批中国天文数学人才,至此凋零 殆尽。这一段帙卷中被血液黏结起来的历法之争,后来被史家称作“康熙历狱”。

汤若望并没有支撑太久,他在一年后的 1666 年蒙主宠诏,荣归主怀。杨光先入钦天监,尽废西方历法,他所信奉的源自伊斯兰文化的《回回历》成为了清帝国修历的基础。

4. 建国门观象台改造——东方帝国天文观测最后的荣光

科学的真伪判定并不会以政治斗争的结果作为准绳,杨光先执掌下的钦天监工作很快陷入混乱,一年中出现了两个春分,不该置闰的却加多了闰月。汤若望的 助手南怀仁操着尚不流利的汉语,在康熙皇帝的御前辩论中痛陈杨光先的失误,并在其后的日影测算中取得完胜。西法得以恢复,南怀仁成为新一代钦天监监正,深 得康熙皇帝重用。作为康熙皇帝的启蒙老师,他发挥科学、工程、兵器铸造方面的天赋,后来官至工部侍郎,正二品。

汤若望作古三年后得康熙一朝平反,康熙皇帝在他的祭文里,以 “遽尔长逝,朕用悼焉”的感慨,抒发了对他的缅怀。至于一手发动康熙历狱的杨光先,在南怀仁的反诉下,以诬告致死的罪状下狱,本应反坐死刑,因其年事已高 得免死罪,遣送原籍,去世在回乡的旅途。他与汤若望这对政治上的死敌,离开也不过是脚前脚后。

南怀仁供职钦天监后,开始对观象台加以改造,他参照第谷的设计,吸取中国古朴的造型艺术,历经四年铸造六件铜质天文仪器,用于测定天体的黄经赤纬、地平象限以及天象推演。观象台的改造正赶上英法两国的天文台军备竞赛,它晚于巴黎天文台一年,早于格林威治天文台两年。

结语

从 1618 年金尼阁的首次示好,到崇祯年间首次吸纳西法编写历书,再到汤若望、南怀仁师徒相继执掌钦天监,历经了大半个世纪的历史。大半个世纪里东西方各方势力相互 角力,天文与政治相互纠葛。传教士代表的西洋历法历经数次磨难、数次反复,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终于成为了中国历法的主流。

然而,也正在中国钦天监东西方历法拉锯的大半个世纪里,西方的天文学又历经了飞速的发展。南怀仁在北京采用的依然是第谷的肉眼观测仪器,西方天文仪 器在第谷之后又经历了七十年间伽利略、开普勒、惠更斯、卡西尼、牛顿历任光学大师的推动,已经远非南怀仁离开欧洲时的知识储备可以比拟,牛顿望远镜的精度 更已经远远将第谷的简陋设备甩在后面。万有引力定律、微积分两大武器联手,奠定了整个西方天体力学的根基。而东方的天文台还仅仅是在做简单基础的观测,最 主要的工作仅仅是确定历法。

现在看来,崇祯历书编订的一刻,或许也是东西方世界在天文学上距离最近的一刻,从那以后,反应迟缓的清帝国的沉重步履,已经再难跟上西方世界的节奏。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为什么明清时期的钦天监(天文台)会接受外国人当领导,他们服气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213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文物、考古, 科技驿站, 趣味科技.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