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提儒学无法根治腐败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7-1,星期三 | 阅读:1,791
美国媒体人迈克尔•舒曼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1966年,红卫兵突袭了孔子故里曲阜。激进的学生们将这位伟大圣贤的雕像从为纪念他而建的古庙中拖了出来并投入了火堆。在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的号召下,红卫兵四处进行破坏,铲除传统文化,以为共产主义扫清道路。孔子被视为中华文明的开创者,高居红卫兵的打击名单之首。

今天,中国人再一次涌向曲阜——但这一次,他们是以游客的身份去的。身居北京发号施令的规划者在新修的高铁线上设立了曲阜站,确保人们能够享受轻松的旅行。在那里,人们能够瞻仰孔庙中重新矗立起来的孔子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上图)也亲自到曲阜参谒,期间他赞扬了中国共产党曾试图毁灭的传统价值观。但如果孔家儒学又重新流行起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对其复兴抱怀疑态度。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共都是这位中国最伟大哲学家的死敌。中共的干部们曾相信,孔子持久的影响力是中国弱小、落后的原因。如果中国要实现政治、经济和社会现代化,就必须从社会中彻底清除孔子学说。

现在,陷入了合法性危机的中共领导层正在宣扬孔子学说。北京街头轰鸣而过的法拉利(Ferraris),让毛泽东时代马克思主义的陈词滥调听起来像一个拙劣的笑话。而对一个决意将政治和社会完全掌控在手中的党来说,民主是行不通的。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开启资本主义改革后,中共领导层用更好的工作、更高的收入和更时尚的生活方式收买了人们对极权主义的默许,但逐渐放缓的中国经济及其不确定的未来,让这种隐形契约面临威胁。习近平提出了“中国梦”的模糊愿景——一个在世界舞台上有影响力、富足和健全的社会——但除了更强力的压制,他并没有给予民众更多东西。中共需要新的意识形态来解释其专制统治的正当性。

他们认为,孔子能够做到这一点。在一千九百年的时间里,孔圣人一直都是帝制的护身符,是朝廷为构建森严的社会等级制度、深化对皇帝的效忠而特别打造的工具。今天的共产党“皇帝”们希望孔子能为他们扮演相同的角色。通过把自己描绘成传统价值观的捍卫者,共产党能够主张自己是中国恢宏的政治历史的天然继承者——治理天下的道德权利来自于“天命”,而非民主授权。

高级党员干部常常提及孔子关于“和”的信条——在共产党的诠释中,“和”意味着保持政治现状。报纸赞美孝道来强化民众对国家的忠诚,并将儒家价值观宣扬为猖獗的腐败和商业欺诈行为的治理良药。

然而,只有最乐天的思想家才会说服自己相信,几条古老的孔子格言能够代替真正的政治改革。官方的儒家教化不太可能压制中国人对更大权利的渴望,他们已经通过境外旅行、留学和(尽管受到管控的)互联网接触到了这些权利。当局推行的是对孔子学说的肤浅解释,一层薄薄的传统的外衣下,裹着的是面目不改的政治制度。

现实中的学者和政治家将“统治者-被统治者”看作一种相互关系。为了换取忠诚,王必须极为正直,对老百姓仁慈宽待。在那种情况下,专制政府的标准手段——强制——将是多余的。孔子提倡的不是绝对权力,而是对权力的制约。他的政治思想是:仁,而非武力,将把民众和国家维系在一起。

最清楚地阐述了孔子信条的典籍《论语》(Analects)将孔子描述成一个向他那个时代的统治精英阶层传道并痛斥他们的人,而不是一个亦步亦趋地服从他们命令的人。孔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

然而,习近平未曾显露出以“义”来代替压制的倾向。这其中存在着一个两难境地。不把孔子推出来,习近平政权没有方便的可替换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东西。但鼓励中国人重温孔子学说,可能让孔圣人对公门中人提出的崇高道德标准重新流传于世。将来党的干部或许会后悔把孔子从火堆里救出来。

本文作者是一位美国驻北京记者,著有《孔子和他创造的世界》(Confucius and the World He Created)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重提儒学无法根治腐败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1856.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