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全球追寻散落国宝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6-29,星期一 | 阅读:1,752
卡尔·E·梅耶

Jun Cen

今年3月,佳士得(Christie’s)用五天时间拍卖了去年去世的商人罗伯特·H·埃尔斯沃斯(Robert H. Ellsworth)的藏品。享年85岁的埃尔斯沃斯在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上有一个22间房的公寓,其中储藏了据说是世界上最全面的亚洲艺术私人藏品,他因此得名“明皇”。藏品共拍出了1.34亿美元,几乎四倍于预售估计的3500万美元。

中国艺术品已成为超级富豪藏家们青睐的流动资产。藏家通常不会把珍宝陈列展览,而是将之存放在保卫严密且具有温度调节功能的库房内。媒体纷纷聚焦于炙手可热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却忽略了一个更为有趣的现象:中国政府、国有企业、私人藏家,甚至很有可能连一些犯罪组织都在致力于将中国文物送回家。

这个现象的推动因素之一是,共产党将传统文化奉为“中国在世界上竞争的基石”,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0月说。过去的几十年里,古董文物都被视为封建压迫统治的遗迹和资产阶级腐化堕落的象征。但如今共产党称,艺术可以“引导人们过上受道德约束的生活”,由此促进社会稳定。这个主张彻底转变了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对古典艺术品的态度,当时博物馆遭洗劫,无数文物被毁坏。如今,古老的艺术再一次受到瞩目;新买家购进珍品是因为古董可以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不单是因为潜在的回报。

共产党决定对于文化采取新的态度的时候,正是民族主义抬头的时期。中国公开宣扬将“百年国耻”期间被掠夺走的文物运回祖国的尝试。中国自己定义的“百年国耻”是指从19世纪40、50年代的鸦片战争开始,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间的时期。

在那期间,最臭名昭著的劫掠大概是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期英法联军包围北京时,对圆明园的洗劫。侵略者将200多幢建筑或付之一炬或夷为平地,将这片占地近千英亩的园林中的雕塑、丝袍、珠宝掳掠一空,甚至还带走了当时还未传到欧洲的哈巴狗。(维多利亚女王获得了一条小狗崽,名叫“战利品”[Looty]。)

夷平圆明园的命令,是一个叫詹姆斯·布鲁斯(James Bruce)的人下达的。他是第八代埃尔金伯爵(Earl of Elgin),六十多年前,他的父亲曾下令摘除雅典帕特农神庙(Parthenon)上的带状装饰大理石雕。希腊在过去几十年里不断要求英国归还埃尔金大理石雕未果,希腊为此甚至建造了专供陈列石雕的博物馆。(石雕如今永久陈列在大英博物馆里。)

而中国则用了另一种方法,它并没有不断施压正式要求归还文物,而是让钱说了算。通过人民解放军的分支企业中国保利集团,中国政府已经把拍卖行业变成了爱国主义的战场。

比如曾经在圆明园里的欧式建筑海晏堂前的生肖喷泉上熠熠生辉的12个动物头像。2000年,苏富比(Sotheby’s)和佳士得在香港拍卖了其中的三尊兽首,中国国家文物局援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一个公约,呼吁拍卖行撤回青铜像的拍卖。

两家拍卖行都拒绝了要求,拍卖如期举行。最终成交方是保利集团,三个兽首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展出。后来保利集团又取得了另外三座生肖头像,其中一尊来自于澳门一位博彩业巨头的捐赠;另外两尊在2009年佳士得巴黎拍卖会上由一位中国买家拍得,但后来他却拒绝付款。2013年,弗朗索瓦-亨利·皮诺(François-Henri Pinault)作为拍卖行所有公司的负责人,出于善意将这两尊兽首归还给了中国。

当然,很多的艺术品从未进行过拍卖。如今有关中国艺术品最大的谜团,可能是在欧洲发生的一波犯罪浪潮,这些事件鲜少得到报道。从2010年开始,犯罪分子就盯上了20世纪早期,从圆明园或北京的故宫里被掠走的文物。

据信,这一连串盗窃案始于2010年8月,那时斯德哥尔摩附近的王宫卓宁霍姆宫(Drottningholm Palace)院内的中国馆,发生了非法闯入事件。五个月之后,挪威卑尔根市(Bergen)发生了盗窃事件,KODE美术馆(KODE Art Museum)中国收藏区的56件藏品被盗。其中大部分文物是义和团运动期间服役的军事探险家约翰·威廉·诺尔曼·蒙特(Johan Wilhelm Normann Munthe)所收藏。

2012年4月,入侵者闯入英国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东方博物馆(Oriental Museum)的马尔科姆·麦克唐纳画廊(Malcolm MacDonald Gallery),偷走了价值约为300万美元的一个瓷雕和一只玉碗。同月,盗贼成功闯入了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菲茨威廉博物馆(Fitzwilliam Museum),盗走18件具有“重要文化意义”的藏品,其中的中国玉器尤其引人注意。

2013年1月,挪威那所美术馆发生了第二桩盗窃案,约有25件中国艺术品被盗。该美术馆随后对参观者关闭了中国藏品。经过中国企业家的斡旋,博物馆承诺,在21根从圆明园掠走的大理石柱中,将其中的7根石柱归还给北京大学。

最后,就在三个月前,盗贼从位于巴黎南部的前王室休憩地枫丹白露宫(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盗走了15件金器、铜器和瓷器。盗贼成功地瞒骗过警报器和摄像头,砸碎中国馆内的陈列箱,用七分钟时间快速扫荡。该中国馆由拿破仑三世(Napoleon III)的夫人尤金妮(Eugénie)皇后建立。“盗贼的目的性很明确,”枫丹白露宫主管让-弗朗索瓦·艾贝尔(Jean-François Hebert)说道。

为什么要盗取有文件记录的展品呢,毕竟它们既不能被合法售卖也不能公开陈列?“在包括盗窃和知识产权在内的所有方面,中国的法律与西方的法律都大不相同,因此相较于海外,被盗文物和伪造艺术品在中国境内更容易找到市场,”艺术犯罪学专家诺亚·查尼(Noah Charney)在挪威盗窃事件发生后表示。“和西方藏家相比,一些中国藏家不会太羞于购买那些明知是被盗的艺术品。中国藏家购买被盗的中国艺术品后,还是会得意地炫耀。可能在他们看来,不管物品是否是盗窃物,它们都应该放在中国。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收藏家帮助文物获得了解放。”

英国顶尖的中国艺术品商人之一保罗·哈里斯(Paul Harris)在3月份的一篇博文中写道:“情报界人士一般认为,这是一项‘奉命开展的工作’,由法国当地的专业罪犯替第三方势力开展。而第三方势力,几乎可以肯定是不受法国法律管辖的海外人士。据一位情报专家透露,‘被输送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艺术品是一些很精明的人在投资’。”

诚然,推测并不是证据。

但枫丹白露宫盗窃案中一则颇有深意的补充说明显示,法国正在参与幕后磋商,讨论归还30件二十多年前从中国甘肃省非法发掘的黄金制品。这些物品被捐赠给了一家位于巴黎的亚洲艺术美术馆——吉美艺术博物馆(Musée Guimet)。而捐赠人则是艺术品经纪人克里斯汀·戴迪(Christian Deydier)和弗朗索瓦-亨利·皮诺的父亲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弗朗索瓦·皮诺拥有的高级时尚品牌包括古驰(Gucci)和圣罗兰(Saint Laurent),这两个品牌在中国具有很高的市场份额。但如今归还文物的计划陷入了法律困境,因为理论上,赠与法国博物馆的藏品是不能撤回的。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北京方面和这些盗窃有任何关联。不过很清楚的是,在艺术品及其归属问题上,中国和西方需要进行更加开诚布公的对话。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估计,约有167万件中国文物,如今由47个国家的200多家博物馆收藏。很多中国人想要追回大部分文物。不管这一目标是否能实现,又以何种方式实现,这都会是未来几年里艺术界的重大事件之一。

卡尔·E·梅耶(Karl E. Meyer)曾是《纽约时报》编委会成员,与沙林·布莱尔·布莱萨克(Shareen Blair Brysac)合著有《中国收藏者:美国人对亚洲艺术的世纪寻宝》(The China Collectors: America’s )Century-Long Hunt for Asian Art Treasures)。

翻译:刘圆园(实习)、Mona Wang(实习)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人全球追寻散落国宝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169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物、考古,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