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舞台上的哈佛形象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3-30,星期三 | 阅读:2,714

作者:邵建

因价值观不同放弃心动女生“怪才博士”成最震撼男嘉宾.jpg

因价值观不同放弃心动女生“怪才博士”成最震撼男嘉宾

“今天晚上的《非诚勿扰》,有一个美国出生的华裔男嘉,哈佛本,牛津硕,现在伯克利读博。整个过程,开始很喜剧,结尾很意外,整个很情节,最后很……”这是当晚我看过节目后写在微博上的一段话。这位哈佛男孩叫安田,他那在电梯里坐着出来又扭着上场的姿态给他这一节带来了十足的喜感。这位哈佛男孩毫不掩饰的率真甚至让主持嘉宾和场上的其他女嘉宾认为他是疯子或精神病(看来我们在自己的社会和教育环境中,都是格式化了的人,一旦发现与我们不同的,非疯即病)。安田的心动女生是11号,并且11号也给他留了灯。节目走到这里已趋花好月圆,但,一个问题的出现却改变了节目方向。当他向心动女生提问时,呈现的却是与刚才截然相反的面相——— 即你获得一千万美金,你会怎么花。女生的回答是我会和现在一样,不会改变什么。但这回答显然没能让哈佛男孩满意,当主持人反问他会怎么花这笔钱时,他的回答很较真:可以开一个基金,照顾孤儿,照顾社会上最贫穷的一些人,或者给一个学校,让他们多一些奖学金……当“为人民服务”这个词从他嘴里出来时,满场都是笑声,一直开玩笑的他却着力辩白:这不是开玩笑,这一点非常重要。

不是说11号女生的回答有什么不妥,至少她没有奢侈的表示。但在一笔巨款面前,安田给我们呈现出来的是一种他一再强调的社会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对他来说不是表白、不是做作,而是支配自己言行和选择的一种价值观。正因为价值观的差异,当主持人告诉他可以上前牵手时,他站住了,沉思有顷,很诚恳地表示:我不能做选择,现在……放弃了自己的心动女生,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观念(当然他说得够委婉,是自己有些配不上她,并祝福她)。用他最后在后台的表白是,社会责任感对我,真的非常非常重要。一反此前那个嘻嘻哈哈颇不正经的形象,此刻安田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人,是观念的动物。一个人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拥有什么样的观念。在现实生活中,人不免逐利,但正如18世纪爱尔兰哲学家休谟所说:“虽说人在很大程度上受着利益的支配,但即使利益本身乃至所有的人类事务,实际上还须受到观念或意见的完全支配。”其实,利益也可以转化为相应的观念,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到最后就是观念间的区别(哈佛男孩和那些女嘉宾的区别正在这里)。关键在于你通过什么样的教育习得了什么样的观念。这位哈佛男孩所奉持的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的观念,对我们今天的80后来说,估计听来很隔阂;但在他那里,这却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决定了他在场上的所有表现,包括表情。这样的表现如果我们认为很至真(从节目开头到最后,他身上流贯着的就是一个字:真),那么,你就无法不注意他所拥有的教育背景。显然,安田的教育背景是哈佛,尽管他念过牛津又上伯克利,但在他的观念世界中发生作用的显然是哈佛。他说:“我们在哈佛,其实都是这样的。”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观念?安田用英语回答:“入学是为了学识的增长,毕业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国家和人民。”一个健全的学识与人生的理念,就是哈佛的教育理念。它如此深刻地影响了安田,我们也目睹了这种理念对他的影响。当时我就觉得,站在这个台上的,不是安田,而是哈佛,这是《非诚勿扰》舞台上的哈佛形象。

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教育理念。我要说的是,理念不能仅仅是理念,哈佛的成功在于,它能把它的理念内化为学生自己的精神需求,并成为他们自己的自觉选择。可以说,安田就是哈佛教育的活广告。比较之下,我们的教育从哈佛那里,无论是它的理念,还是它培养出来的学生,实在有很多东西需要好好镜鉴。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非诚勿扰舞台上的哈佛形象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142.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