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后再看《音乐之声》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6-14,星期日 | 阅读:1,824
劳伦斯·道尼斯

Twentieth Century Fox Home Entertainment via Associated Press 左为朱莉·安德鲁斯(左)在《音乐之声》中饰演玛丽亚。

《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今年迎来50岁的生日,这部盛行不衰的电影是无数人童年最深处的回忆。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在遥远的将来,当神经系统工程师从我枯萎的大脑里下 载数字内容时,他们会发现和最久远的积怨与用户密码在一起的,还有《音乐之声》的原声,每句台词每个韵脚都一字不差。她会爬树伤了膝盖。当狗咬时。哦嘞依 哦(Yodel-ay-hee-hoo)(《音乐之声》插曲《玛丽亚》《我最喜爱的东西》《孤独的牧羊人》中的歌词——译注)。

这部电影于4月的两天重映,毫无疑问,许多中年人会去影院看望这个他们希望青春永驻的老朋友。

有 些人则可能会失望。《音乐之声》是一部伟大的电影,却不是一部优秀的作品。1965年的影评家们不敢苟同其中轻歌剧的感伤主义,呆板僵硬的表演,以及这部 罗杰斯(Rodgers)和汉默斯坦(Hammerstein)公认的抒情之作所引发铺天盖地的多愁善感。他们是对的,虽然许多电影的拥趸永远不会认同。

别误会我——我爱这部电影,也仍然喜欢拿它开玩笑。但我奇怪的是为什么还没有人来重新创作这部片子,让它不再被自己的声誉所累,让它焕然新生,成为一部出了怀旧和野营之外仍有可爱之处的影片。

这 个念头产生于我看完百老汇重演的《南太平洋》(South Pacific)后,导演巴特里•西尔(Bartlett Sher)摆脱了过时的种族题材,令这部音乐剧脱胎换骨。我也记得导演崔佛·纳恩(Trevor Nunn)和饰演克理的休•杰克曼(Hugh Jackman)如何将《俄克拉荷马》(Oklahoma!)演绎得更加阴暗,甚至令人生惧。

有没有可能在避免破坏和尊重原作的前提下,颠覆人们对《音乐之声》的认识——发掘出掩盖在萨尔兹堡的阳光和朱莉·安德鲁斯(Julie Andrews)的光芒下的残酷、肉欲、坦诚和深情?

换句话说,这个故事真的如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吗?

首 先是玛丽亚(Maria),一个任性叛逆、与修道院格格不入的女孩,一个修女甚至建议给她的脖子系上牛铃。另一个修女则给出了那句精妙的结语:“她是个好 女孩——有的时候。”还有带着七个(七个!)孩子的海军上校,他也有些问题,从他邂逅玛丽亚的时候就能看出,他要她脱掉那条裙子。

罗杰斯和 汉默斯坦可不是第一天在百老汇混。他们的戏中常有作绿叶衬托的情侣,从开始就在一起,不像一本正经的男女主角。在《俄克拉荷马》中,“不会说不”的爱多· 安妮(Ado Annie)不能拒绝任何一个男人;《南太平洋》里的克伯中尉(Lieutenant Cable)和年轻的丽阿特(Liat)则在约一分钟里就相遇并成功牵手。在《音乐之声》中,这对配角是上校的女儿丽莎(Liesl)和罗尔夫 (Rolf),一个每次出现在屏幕上都让我想要大笑的纳粹电报员。他们在雷雨交加中的二重唱都是关于性和误解:她心甘情愿,他则是个白痴。稍后,她悄悄溜 进家中,玛丽亚以谎言为她掩护。

《音乐之声》永远不可能成为《春之觉醒》(Spring Awakening),一部讲述19世纪德国青少年靡乱放纵的摇滚音乐剧。但《音乐之声》的原始材料里也有许多不那么甜美的成分:忠诚和孤寂,宗教狂热和 性欲。一个寂寞的上校为了一个保姆甩掉白富美女友。以上种种,还有健壮的牧羊人,以及纳粹!

可怜的安德鲁斯小姐已经在阿尔卑斯山上拖了50年的背包,是时候交给另一个玛丽亚了。看看女神卡卡在做什么(在87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美国歌手Lady Gaga献唱向《音乐之声》致敬——译注)。

我 无意冒犯可爱聪明、近乎完美的安德鲁斯小姐。但我更喜欢她在另一部电影里的表演,她饰演一个无执照的护理员,受雇看管两个处境危险的孩子,却反而带着他们 和男友混在一起,她的男友是个街头艺人,爱在他叔叔家过歌手瘾。一部家庭片可以兼具智慧、讽刺和开怀大笑吗?当然——让仙女玛丽(Mary Poppins,电影《欢乐满人间》中的角色,由朱莉•安德鲁斯出演——译注)保持原样就可以了。

本文最初发表于3月30日。

翻译:吴筱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50年后再看《音乐之声》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70981.html

分类: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音乐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