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做欧洲的奇妙人生观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5-12,星期二 | 阅读:1,416

撰文:赵轶佳(自由撰稿人,现居米兰,微信号Fashion_note)

编辑:汪吕杰

欧洲人看待生活的态度很奇妙,他们不认为一天什么事儿都不干,对着大自然发呆是“无所事事”,他们在意的事情是“明天出不出太阳,能不能下海”。

4月米兰秋冬时装周时候,秘燕鹏的团队给来米兰看秀的明星张馨予拍了一组照片,然后在微信朋友圈放了一张收工时集体搞怪的照片,看起来简直就是在用生命摆出夸张至极的表情姿势。

这样的人天然就具有一种吸力十足的气场,因其旺盛充足的生命力;用通俗的话说,就是“生命不止,折腾不息”。1982年出生的他现在是米兰第一家华人摄影工作室MISTUDIO的创始人兼主摄影师,留着平头,微发福,操一口浓重的京片子,聊天的时候几乎不需要引导,就能哗啦哗啦竹筒倒豆子般地一吐为尽。

跟大部分出国留学的人不同,秘燕鹏是工作了好几年后才来意大利留学,换句话说,他做了大部分人敢想却不敢做的事情,抛下国内积攒良久的人脉、资源和工作经验,带着女朋友,义无反顾来到一个人都不识、语言还不通的新国度。何况,他放弃的在国内的生活,已经是好多人艳羡的:大学毕业之后,秘燕鹏就去了广告公司给地产公司做整套的营销规划和包装,那会儿大家争着都想给奔驰这样听着就高大上的汽车品牌做广告,秘燕鹏却觉得没意思,“你做奔驰,到死都是奔驰总监”,他喜欢具有挑战性、发挥空间也相对更大的活儿。2004年之后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方兴未艾,秘燕鹏给好多北京的楼盘操刀了广告方案,并很快升任了总监,但很快,最初项目完成后的成就感就被重复劳作慢慢稀释,他开始“折腾”了。

辞职,做自由设计师,他开始给著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旗下的乐队做唱片设计,与此同时还开了一家匹萨店(简直就是冥冥中与匹萨发源地意大利有缘),在原创性很强、自由性很强的创作里徜徉了一阵子之后,他又对设计本身产生了质疑,觉得那还不是“根子上的创作”,摄影才是。你可以说,对于秘燕鹏这样以精神追求为第一要义的人而言,出国学习摄影就成了一件无需纠结过多的事儿——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去一个艺术传统深厚的国家学习“根子上的创作”,那不是任何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可以牵绊的。

在意大利城市佩鲁贾的语言学校学习意大利语的一年半时间,简直就像是活到了另一个平行空间里。秘燕鹏说,他的生活除了学语言,就是爬山,坐在台阶上喝啤酒,在院子里坐着发呆、和狗对话;每天下午,夕阳西下的时候,他坐在半山腰上,看着就在头顶的厚云层,温和的阳光穿透厚云层,产生一种圣洁的、不真实的美。在北京人挤人坐着八通线到东四环上班,在压根不动的环路上焦躁不已的生活,在那一刻突然变成了一种遥远的幻觉。

在佩鲁贾,秘燕鹏还认识了关系很铁的意大利朋友,常常被带着去山上探索野趣,他看着兔子时不时窜出来,刺猬在身边翻滚,一会儿又被狗追逐着不见了踪影。秘燕鹏在这位朋友身上发现欧洲人“看待生活的态度很奇妙”,他们不认为一天什么事儿都不干,对着大自然发呆是“无所事事”,他们在意的事情是“明天出不出太阳,能不能下海”,他们闲暇时间就开车去海边,烧烤泡温泉,在这些悠闲时光里,他们也不是竭尽所能地要体验所有,怎么放松怎么来。在总是斩钉截铁地判断对与错的中国教训里长大的秘燕鹏,对于生活的既有看法,全部被打乱,“世界观和价值观都被颠覆”。

我刚来意大利的时候,常跟朋友感慨说,难怪欧洲经济一蹶不振,瞧瞧他们懒散的态度就知道了。我还在下午2点去银行办事的时候吃了闭门羹,只因为他们午休到两点半,那时候我气呼呼地给意大利同学发短信抱怨说,“看看你们的懒惰作风,在中国,银行只有周日休息。”结果意大利同学给回了一句:“哇,你们周日还休息呢?我以为你们整周都开着。”一时间说得我都不知道为中国人的勤奋上进感到骄傲还是无所适从。跟秘燕鹏聊完,倒是让我对欧洲人懒散不勤奋有了重新认识,甚至觉得此前对人家的负面评价根本就是一种偏见。

除了欧洲根深蒂固的人文关怀,意大利经济在1950年代经历过兴盛时期,在物质极度富足之后,人们对休闲生活的追求也一度达到巅峰,欧洲人对于如何看待生活、如何消遣、工作和个人生活之间关系的看法,本来就历经了好几十年的锤炼和演进;中国人正在奋力追求的生活方式,无非是欧洲贵族传统的遗产,还有这过去几十年来已然融入欧洲人血液的生活态度。只是,我们往往在享受生活的时候,还不够从容。

所以,后来从佩鲁贾来到米兰开始正式学习摄影,秘燕鹏说,他作为中国人的“那股劲儿”又上来了,总觉得消停不下来,要做点什么。上学的时候,他竭尽所能地展现自己,交作品,和老师交流,心里焦虑地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适合干摄影这一行。反观他的那些意大利同学,20多个人毕业,结果只有1个人和他一样从事摄影,其他都去开花店、送披萨……多样化的选择印证了他在佩鲁贾时候的观感。后来,出于兴趣,也出于骨子里的生存压力,他开始倒腾自己的摄影工作室,第一笔挣钱的商业合作来自一家意大利电商公司,那是在PK掉一家美国公司,两家意大利本土公司,一家德国公司之后拿下的合同,皆因他们兼具速度和质量,在意大利人放假的日子,他们从来都加班,甚至还通宵修图,特别中国的工作方式。

不过挣钱之余,秘燕鹏还搞些纯艺术创作,满足内心地的“根上的创作”,他的团队去年去一家意大利的戒毒所拍了一个纪录片,今年又开始记录意大利舞美大师的影像故事,他的想法也特别实在,除了本身对纪录这件事情充满热情之外,他还希望这些更加纯粹的艺术创作能够给他的时尚摄影也带来一些灵感。

那句流行了很久的话是这么说的吧,“寻找初心”,选择留在意大利创业的秘燕鹏基本就一直处在这么个状态里,尽管在经济上一度困顿时,他也羡慕过在国内小伙伴的生活——找一份好工作,挣一份好工资,按揭一套房,买一辆车,等条件更好之后,换一辆更好的车,再按揭一套房……——他现在有时也会觉得孤独,熬夜熬得没日没夜的时候,看着朋友圈里远在中国的妻儿照片,身边只有一只猫陪伴,觉得人生必要的喧哗和热闹,近处找不着。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那个叫做欧洲的奇妙人生观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964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