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的少年白日梦

来源:看历史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5-2,星期六 | 阅读:1,356
文/裴钰

↑左起杨鹤龄、孙中山、陈少白、关心焉、尤列,都是孙中山青年时的朋友。

广东中山市原名“香山县”,地处珠江三角洲之南,气候温暖,地被植物繁茂,东临浩瀚的伶仃洋,北部是淤积平原形成的广裹绿野,西面是果木林与农作物的混合 分布区,南面是连绵起伏的五桂山九个山系。由于气候环境优越,广州、香港、澳门等地的华商富豪,纷纷在香山县修建别墅,度假休闲。比邻澳门,仅37公里, 又与香港隔水相望。

香山最独特之处,是有一个金星港,通达港澳,是当时南粤中外交通的枢纽锚地。孙文自己回忆说:“故乡之人多游贾四方,通商之后颇称富饶。”

1866年11月12日,孙文出生于香山县翠亨村,谱名德明,乳名帝象,后取名文,字载之,初号日新,后改逸仙。

翠亨村位于香山县城东南,这座岭南小村,风光旖旎,朴实无华。

孙文的铁血性格,源于他童年和少年时期的心灵塑造,翠亨一方水土,印刻着他的心灵密码。广东翠亨村的山清水秀,武昌新军的革命枪声,粤鄂两地看似遥远,物境迥异,但却有着历史逻辑深藏不露的筋骨之连。

石头仔的孤愤

孙家数代躬耕,家境贫困。孙文自述“生而贫,既不能学八股以博科名,又无力纳粟以登仕版”(《上李鸿章书》,《孙文全集》第一卷,中华书局2006年11 月第2版)。父亲孙达成,做更夫,由于误信风水先生,耗尽家财,贫困潦倒。孙文刚刚6岁,便不得不跟着姐姐妙茜背着草筐,上山砍柴。他还跟着家人下田劳 作,插秧扶黎,挑水打禾,还得去野外放牛。有时,姥爷杨胜辉还带着孙文驾船出海打渔捞蛤。

孙文性格外向,活泼好动,倔强斗勇,特别爱打抱不平,即使打不过人家,也绝不后退,坚持到底,村里人便给他起了一个硬邦邦的绰号“石头仔”。

9岁时,石头仔进入本村冯氏宗祠的私塾读书。他学习很刻苦,成绩比较突出。老师姓王,评价他道“此子养至成年,能为非常事业;小事不屑为,为亦无益”。 (转引自《孙文详传》,王俯民,中国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然而石头仔却极其反感私塾教育,而很喜欢历史、地理、政治等科目。12岁的石头 仔,便知道“中国就是天下”是错误的,天子和圣人的权威不足为信,在他幼小稚嫩的心里,坚信“中国而外,当有更广大之世界与新异之事存焉。”

孙文12岁时,小小的翠亨村已然容纳不下他的心念,圣贤书本已然无法约束他的灵魂,这时,突如其来的一件事改变了石头仔的心态。

很多香山籍的侨商少年闯荡海外,晚年大多带着一辈子的血汗钱,回到故乡安家,叶落归根。一天,一群海盗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这样一位侨商的住宅,当时,全村百 姓四散而逃,官府有兵有枪,但坐视不理。石头仔胆子大,孤身一人,前往事发现场看个究竟。他目睹海盗们在侨商府中打砸抢烧,将金银宝物席卷而去。老侨商抱 头痛哭,哭诉道“假若我留在洋人的地方,那边有真实的首领,有法律的保护;而此地在中国,只有禁令而没有保护的”。听了老人的哭诉,石头仔受到极大刺激, 他思索道,为什么中国没有洋人这样的法律……洋人允许他带回来的财物,在中国竟得不到法律的保护?

1878年,石头仔离开私塾。渐渐地,他与翠亨生活乃至整个封建宗法社会格格不入。翠亨村有大户蓄奴,富户从佃农人家买来女孩子,充当家奴,肆意打骂,虐 待摧残。孙文看到这些惨剧,就经常问村人,包括自己的父亲,比如,父母有什么权利贩卖自己的子女?主人有什么权力虐待自己的佣人?

妈妈给妹妹缠足,妹妹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孙文恼怒地对妈妈说:“这个痛苦对于她是太厉害了,请不要再缠她的脚罢。”惹得母亲暴怒。孙文没能改变妹妹的厄运,但依旧认为“女子把两足毁伤实在是毫无理由的。”

翠亨村好赌成风,很多少年也沉溺于此,孙文有个伙伴叫杨帝卓,17岁,迷上了牌九,经常在祠堂里网罗一干人聚赌。13岁的石头仔苦劝好朋友戒赌,情急之 下,他拉起杨帝卓的辫子,想把他拉出赌场,不料,杨恼羞成怒,抓住孙的脑袋撞向墙壁,顿时,13岁的孙文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石头仔对周遭的环境越来越愤怒,这时,有一个人给了他巨大的影响,他叫冯爽观,太平天国的老兵,太平军覆灭后,他只身逃回故乡,以种地为生。闲暇时,他便 在孙文祖宅门前的大榕树下,给孩子和老人们讲述太平军的英雄故事,绘声绘色,引人入胜。石头仔佩服太平军的统帅洪秀全,和小伙伴们玩打仗游戏,石头仔常常 自诩“洪秀全第二”,领着小兄弟们和对方的“清兵”作战。

当时,香山县分布着一些三合会设立的武馆,石头仔常常挑头带着几个伙伴,偷偷跑到三合会武馆,观看拳脚功夫,回到家中仔细揣摩,舞枪弄棒。

奔赴檀香山,接受西学

1887年的夏天,推动少年孙文人生转型的人出现了,他叫孙眉,孙文的兄长。迫于生计,16岁的孙眉跟随舅父杨文纳和程名桂去檀香山讨生活。由于吃苦耐 劳,善于经营,在当地开了米铺和杂货店,1880年,孙眉又开办了畜牧场,面积20000多亩,雇工1000多人,家计彻底好转。

1887年6月9日,孙眉回故乡完婚,9月返回檀香山。孙文极力想出国,但是,父亲严厉制止。

1879年4月,孙眉的同事雇了一条英国2000多吨的汽轮船“格兰诺克”号,回到翠亨村招工。孙文不愿错过这个出国的机会,他对父母说“在途中有亲友同 行,到檀香山有哥哥照料,在村中所读之书毕竟读完了,去哥那里还可以继续上学。”父母拗不过他,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他去檀香山投奔兄长。

1879年5月2日,妈妈杨太夫人带着孙文乘帆船到澳门,由澳门搭乘英国轮船去檀香山。这一年,孙文13岁。

登上了汽轮船,看到汪洋大海,少年孙文感慨良多,他说:“感触极深,但比机器和汽轮更令我难忘的是船上的一根铁梁,它是连着船两边,使船更坚固。在我看 来,这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我记得,我那时想,这么重的一根铁梁,多少人能把它装配好呢,最先想到的是那位发明了这根大铁梁的天才和发明了应用它的机械方 法。外国人能做到的东西,我们中国人不能做,我立刻觉得中国总有不对的地方了。”(孙穗芳《我的祖父孙文》)

在檀香山,孙眉安排孙文学习记账,但是,枯燥的会计活,让孙文“不屑为”。于是,孙眉把弟弟送入英国基督教圣公会主办的意奥兰尼学校(Iolani School),学习的科目有西方政治学、自然科学、圣经和英语等等。全新的知识、人性化的教学方法、严明的纪律,以及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和翠亨私塾真是有天壤之别。

在同学眼里,孙文“为人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好读史乘,对于华盛顿、林肯诸伟人勋业,尤深景仰”(《檀山华侨》,郑东梦编,1929年版)。1882年7月27日,孙文以全校第二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同年,孙文又到欧瓦胡学院(Oahu College)继续深造。

在教会学校求学,孙文自然会倾向于基督教信仰。一天,他把哥哥挂在厅堂里的关帝像摘了下来,对旁人说:“关云长只不过是三国时代的一个人物,死后怎能降福 于人间,替人民消灾治病呢?如果谁生了病,应该请医生治疗才是。”他的举动令孙眉暴跳如雷。孙眉发现弟弟的思想言论逐渐大逆不道,背离祖制,更严重的是, 孙文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他罚弟弟下跪,逼他回国结婚。孙文无奈,只好回国。

↑孙中山与元配卢慕贞及子女孙科、孙娫、孙婉

血气方刚的翠亨新政

1883年7月,17岁的孙文从檀香山乘船返回香山。此时的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爱打抱不平的石头仔了,他不仅接受了西方现代教育,更主要的是,在夏威夷 的4年生活,恰值夏威夷民众激烈反抗美国殖民统治之时。1874年,美国入侵夏威夷,扶植傀儡卡拉鸩政权,图谋全面吞并夏威夷,激起了夏威夷本地人民的反 抗,当地人几乎天天同美国殖民当局抗争,这种激情澎湃的反抗意识,给孙文倔强好勇的性格印刻上新的标识——反抗。

回乡途中,清政府官吏先后四次对乘客进行公然敲诈和勒索,分别用“征收关税”、“征缴厘金”、“查缉鸦片”、“检查火油”为名目,船客见怪不怪,忍辱纳 垢。可是,孙文忍无可忍,坚决不向检查官吏纳金,不打开箱子,拒绝检查,大义凛然地对官吏说到了港口后要向他的上司投诉。船长和同船乘客都劝他委曲求全,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孙文不从,官吏见勒索不成,便一怒之下,扣留了船。第二天,经船主向官吏送礼,方才准许开船。孙文见此,痛心疾首,他对乘客们说: “中国在这些腐败万恶的官吏掌握中,你们还坐视不救吗?”

到翠亨后,孙文发现自己的家乡依然死水一潭,官吏依旧暴虐无比,百姓乡亲依然愚昧迷信,风俗野蛮,社会畸形,百业荒废。这一次,孙文不再满腔孤愤,而是利 用各种场合向乡亲们发表演讲。有一次,他直问聚集听他演讲的乡亲们:“一个政府应该替人民管理种种事情,百姓每年交了税,应该看到政府所造的学校、桥梁、 马路。但天子替你们干了些什么呢?”(《中山丛书》卷四)

乡亲们被这个17岁少年的言论和思想所震撼,他们推举孙参加翠亨村的乡政会议——这本来是村中德高望重的长老才有资格参加的,由此,少年孙文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政治行动,也是唯一一次改良实践。

在孙文的提议下,翠亨村修缮了道路,便于交通往来;在街道上点夜灯,便于人们夜行;全村成立武装夜警队,防范盗贼,强化夜间的社会治安。

孙文,一方面大力改革村务,另一方面,决心扫除迷信,用极端的方式,激人醒悟。一天,他和伙伴一起游村庙北极殿,孙文走近“玄天上帝”神像说:“这个庙, 除了庙祝能得到求神者金钱之外,谁也得不到好处。”言罢,便把神像的中指折断了。然后,他又来到金花殿,把“金花娘娘”神像的粉脸割破,毁掉了一只耳朵。

这次行动本意是刺激百姓醒悟,但适得其反,激怒了全村上上下下,村民们认为孙文亵渎了神灵,全村早晚会遭到报应,乡绅们闯进孙家,兴师问罪,孙家只好赔了 10两银子修复神像,同时,也让孙文离家,躲避风头。而孙文也有意借此机会出洋学习,于是,在故乡只呆了3个多月,便匆匆离开,血气方刚的翠亨新政也迅即 失败。

孙文走向世界

如果没有翠亨村通达海外的交通便利,如果没有目睹老侨商被海盗洗劫,如果没有听冯爽观的太平军故事,如果没有借力哥哥孙眉出行海外,如果没有到独立意识强烈的夏威夷上学,如果没有一败涂地的翠亨新政,那么,孙文该是怎样一个“孙文”呢?

1883年,25岁的康有为正在积极反对女性缠足;10岁的梁启超尚在安静地私塾读书;12岁的光绪皇帝在老师翁同龢的指导下,开始练习写作文;60岁的 李鸿章则焦头烂额地统筹中法战争。这一年,孙文18岁,他搞家乡公共管理的改良失败了,搞破除迷信的文化改良也失败了,他别离了故乡,也彻底诀别了旧制 度、旧文化和旧思想,毅然决然地走向世界和现代文明,18岁的他要改变的是“总有不对”的中国。

是孙文选择了革命,还是革命选择了孙文?在翠亨村,18岁孙文的白日梦破碎了,他义无反顾地登船,放舟海外,再也没有回头。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孙中山的少年白日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9393.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