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诺奖经济学家聊中国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3-30,星期一 | 阅读:1,396

撰文:赵轶佳(自由撰稿人,现居米兰,微信号Fashion_note)

在斯彭思眼中,韩国是一个逃脱“中等收入陷阱”的良好范例

迈克尔·斯彭思(A. Michael Spence)来了。准确地说,这位2001年凭借“信号理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经济学家现在长居米兰。他瘦得很精神,头发全白了,可是精气神却好得一点儿不像一位71岁的老人。说话语速极快,而且用词考究,随便说些什么都好像可以集成一个论文。

他研究发展中国家好些年头了,其中当然包括对发展中国家GDP增长部分贡献达到60%的中国。他比我在欧洲见到的很多学者更开放,也更加实在。比如在针对我们所做的小组作业“创业者在中国”提问的时候,他非常坦然地问,“你们认为在互联网使用上的受限会妨碍你们获取外界信息,进而影响中国的创新吗?”问题落到实处,也不先入为主地带有意识形态偏见。

斯彭思和那些对中国带有强烈排斥心态的人相当不同——比如《纽约时报》的撰稿人克鲁格曼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不研究中国经济,因为中国的经济数据造假。

数据当然是研究经济的重要考据,去实地观察经济动态同样重要。宏观经济并不是虚无缥缈,只看数据起伏的学科,它其实埋伏在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工作、赚钱、消费……斯彭思说,他这几年花了好多时间“泡”在中国,好奇地希冀挖掘这个高增长经济体背后的更多故事。

这种贴身观察让他对中国经济抱持一种和很多隔岸观火的经济学家非常不同的观点。在众多学者对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表达了忧虑时,他却甩出了这样的看法,“如果一直保持过去那种10%、11%的GDP增长速度才是不正常的,将是一种不健康、不平衡的状态。那种增长速度根本是不可持续的,尤其在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这么大了,不可能永远保持那样的发展速度。”他说,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成熟经济体的需求在减弱,中国对外出口量下降,而出口在中国GDP比重占比超过20%,GDP增速放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在聊到中国的经济现状时,斯彭思引用了一个经济学概念“中等收入陷阱”(middle-income trap),那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世界中等水平之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新的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徘徊的一种状态。之所以成为“陷阱”,往往是因为那些带动经济增长的领域或者企业会被政府的优惠政策保护起来,汇率被控制,然而历史证明这些手段完全不奏效,只会让经济被拖入更缓慢的增速。

中国现在就处在一个可能掉入这么个“陷阱”的关卡上。其实容易理解:中国的居民收入在上涨,尤其是在沿海地区,这直接推动了经济结构调整的需求的产生,GDP需要由更多消费推动已经成为共识。劳动力成本上升让很多准入门槛很低、劳动密集型的代工厂向劳动成本更低的国家转移,那些没有转移的工厂,只有两条路,要么选择破产,要么调整商业模式。

在斯彭思眼中,韩国其实是一个逃脱“中等收入陷阱”的良好范例。在1980年代中期以前,韩国一直依赖低成本劳动力推动出口,结果到了80年代中期,随着国家变得富裕,居民收入刷刷刷地往上涨,劳动力成本不再是什么优势。一些观察者那会儿建议,必须做些什么来遏制收入上涨,不然就会对就业造成很大压力。你可以想象,如果韩国照那个路子走了,那么韩国如今肯定不是每年GDP还能增长3%-4%的境况了。当时韩国政府的做法是,不再倾注于出口增长,而是将大量资源投放在教育、科技领域,允许部分企业破产,并尽量让私营企业释放出它们应该有的活力。“那谈不上是一个完美的经济转型,但是结果证明,效果不错。”斯彭思说,韩国政府明白,不应该由他们来主导哪个领域或者产业理应大力发展,而是交给市场和创新来驱动经济的重构。

知易行难。显然,中国政府采取的举措也表明了中国政府的思路。比如,没有过度出手拯救过去两年日子十分难捱的出口企业,经济增长数据显示,过去贵为增长支柱的出口业现在增速非常缓慢(当然一部分原因源自需求减少);已经有更加清晰的金融领域的改革动作出现;针对企业和政府债券的资本市场也在变得更广泛深入。和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打过不少交道的斯彭思说,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对其他国家的先例充满好奇,他们学习了韩国和其他很多国家的案例。在他看来,这些政策制定者们已经手握一份完整而且可信的计划书了。斯彭思建议,如果要实行什么过激的新政策,小范围实验是个好办法。

但在逃脱“中等收入陷阱”的进程中,金融系统中的许多漏洞和不完善之处,显然会成为绊脚石。比如企业的债务率过高,整体企业负债总量也很大,在一些人看来,可能会引发危机;中国特有的“影子银行”系统,由于不受监管也存在杠杆率过高的隐患。除此之外,中国地方政府在推动基础建设之余,尚未施展出提高经济增长的其他技法,而且,他们得规避掉建一座无人居住的鬼城这种荒谬基建项目。

在自尊心强又不免保守的欧洲大陆,斯彭思流露出的对中国的熟悉让我感到惊喜。当我们说,当代中国年轻人纷纷踌躇满志地表示要去创业,而不再将自己圈在保守的选择里时,他笑了,“好多年前我问中国的年轻人,他们想当公务员,一年前,我得到的答案是国企职员,看来我得再去中国求证一下。”他背着双肩包,踏着一辆身后有座椅的自行车,在米兰的黄昏,挥手对我们说周末愉快,转身轻快地蹬起自行车离去,街道都好像有活力起来。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与诺奖经济学家聊中国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8344.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