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列日涅夫和他的时代

来源:《文史天地》第154期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2-23,星期一 | 阅读:1,641

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1906-1982)是苏联第四代领导人。自1964年10月出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到1982年11月去 世,共执掌这个世界第一社会主义强国达18年之久,仅次于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这18年,是苏联历史上最为强大、富裕的时代,但同时也是苏联 危机显现、矛盾积累、由盛转衰的十字路口。

早年生涯

勃列日涅夫是一个轧钢工人的儿子,于1906年12月19日生于沙皇俄国的卡缅斯科耶(1936年这座工业城市更名为第聂伯罗捷尔任斯克, 现在是乌克兰领土。从年龄上来说比保尔·柯察金(虽然他是虚构人物)小一点,是十月革命后在社会主义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第一代苏联青年。他毕业于家乡的第涅 伯彼得罗夫斯克矿业冶金学院。1931年,他成为一名共产党员。曾先后从事技术工作、行政工作和党务工作,可以说是一名标准的技术官僚。

1941年,纳粹德国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进攻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勃列日涅夫以政工军官身份被征召参加红军。战争结束时任乌克兰第四 方面军的少将政治部主任。上世纪七十年代,苏联、波兰、东德、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曾合拍过一部史诗性二战电影《自由战士》。剧中出现的勃烈日涅夫将军 仪表堂堂、高大英俊,在行军帐篷中向忠诚而英勇的红军战士发表演说、在布拉格街头向渴望解放者的捷克老人阐释共产主义的伟大意义,举手投足间闪耀着逼人的 英雄气概。

不过,1942年有关部门对时任第十八集团军政治部主任的勃列日涅夫做的鉴定是耐人寻味的:“(勃列日涅夫)怕干粗活,军事知识极差。许多问题是作为总务管理人员,而不是作为政治工作人员来解决的。对人不是一视同仁,喜欢安插自己偏爱的人。”

战后的仕途

战争结束后,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先后出任扎波罗热州委第一书记、第涅伯彼得罗夫斯克州委第一书记。1950年他凭借战后恢复工作中的不凡 业绩晋任摩尔达维亚共产党第一书记。在苏联的官僚级别体系中,这一职位大约与全联盟的部长为同一等级。1952年,被斯大林看中的勃列日涅夫进入苏共中 央,担任苏共中央主席团(也就是后来的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委员会书记。

不过,好景不长。1953年斯大林去世后,几名资历较浅的中央书记统统被赶了出来,勃列日涅夫被贬任海军政治部主任,又回到了政工军官的老位子上,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大约就是军衔被晋升为中将。很快,这个部门被撤销,他的职位又变动为苏联陆海军政治部副主任。

1954年是勃列日涅夫的命运转折点。这一年,作为全面农业改革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雄心勃勃的赫鲁晓夫在哈萨克展开了大垦荒运动。勃 列日涅夫,这位乌克兰同乡和昔日的下属,被“空降”到哈萨克担任这个共和国的共产党中央第二书记,主持这项复杂而巨大的系统工程。从1954年春到 1955年夏这十五六个月,恐怕是勃列日涅夫一生中最忙的一段时间了。而他的辛勤工作也得到了回报。1955年8月,勃列日涅夫升任第一书记。1956 年,勃列日涅夫成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和中央书记,重新回到了莫斯科的权力中心。

不过,赫鲁晓夫独揽大权的欲望日益膨胀,从贝利亚到伏罗希洛夫,轻则“退休”,重则丧命,碍事的人被一个个赶出了决策中心。1960年5 月,勃列日涅夫被“选举”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成为一名实际权力被褫夺的“国家元首”。这段时间他给外人留下的印象,以刘少奇的一段回忆最为典 型:“1960年81党会议后,我访问苏联时,勃列日涅夫一路陪我,从莫斯科到列宁格勒,到明斯克,到伊尔库茨克。一路上他给我总的印象是,这个人是一个 平庸的人,不是一个办大事、成大业的人。在火车上也好,在宴会上也好,在日常接触中也好,他跟我谈话翻来覆去就是一些老话、官腔,没有什么新鲜的语言,连 开玩笑都说不上。但也可能是伪装的。他的毕恭毕敬给人以虚伪的印象。”

夺取最高权力

1964年7月,权力中心再也无法忍受赫鲁晓夫了,以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央书记“灰衣主教”苏斯洛夫和克格勃头子谢列平为首的政治局成员们策 划了一场完美的宫廷政变。在这场斗争中,勃列日涅夫表现得十分懦弱,甚至“害怕得差一点昏厥过去,后来不得不把他强拉硬扯到电话机前……”而又在听说(仅 仅是听说)赫鲁晓夫已知悉反赫联盟的事时,他一下子扑在朋友的怀里,惊恐不安地说:“全完了,赫鲁晓夫都知道了……你不了解他,他会把我们统统枪毙的”。 然而,这个原本平常的技术官僚却因为是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人物”而被推上了苏共中央第一书记的宝座。

实际上,勃列日涅夫是一个善于不动声色地排斥异己的人。除了对最高权力不感兴趣的苏斯洛夫之外,谢列平、波德戈尔内、谢列斯特、柯西金、沃 罗诺夫……在静悄悄的政治斗争中一个个都被他排挤掉,继而销声匿迹。而他旧日的同僚和部属们——乌斯季诺夫、契尔年科、吉洪诺夫、诺维科夫、茨维贡、齐涅 夫、谢科洛夫、库纳耶夫……纷纷被提拔到最高决策圈中。到了七十年代末,甚至在苏共中央出现了一个“第涅伯彼德罗夫斯克帮”。

虚假繁荣的“发达社会主义”

1967年,昔日平庸的党务工作者勃列日涅夫第一次提出“发达社会主义”概念,其主要内容是:“苏联现已建成发达社会主义,即新社会的成熟 已经达到这种程度和阶段:全部社会关系在社会主义内在和固有的集体主义原则基础上的改造即将完成。社会主义规律的作用得以充分发挥,社会生活各领域的社会 主义优越性得以充分显示,社会制度具有有机完整性、蓬勃的活力、政治上的稳定性和牢不可破的内部团结——这就是发达社会主义的主要特征。”“各阶级和社会 各阶层之间、大小民族之间产生新的、和谐的关系。苏联已形成新的历史共同体,即苏联人民。”1977年,这个理论被写入了苏联新宪法。

然而,“发达”的背后,是逐渐病入膏肓的苏联经济——特权腐败、长官意志、官僚主义和瞎指挥盛行,生产中惊人的浪费,资源的过度消耗,军备 竞赛对社会资源的消耗,产品质量的飞速下降,科学技术的发展与生产严重脱节……进入八十年代之后,苏联的国民收入甚至只能依靠石油出口和提高酒类税收来维 持。在这个“世界最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过的却是消费品短缺、住房简陋、人均寿命不断下降的生活。

勃列日涅夫死后不到十年,苏联就在内外交困中解体,这是历史无情的嘲弄。

虚荣的领袖

1976年勃列日涅夫70岁生日那天,从未指挥过一场战役的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如愿以偿地获得了“苏联元帅”的军衔。1978年,他又被授予胜利勋章,居然能够跻身斯大林、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的行列了。

这只是勃列日涅夫虚荣心的一点小小体现。据统计,勃列日涅夫一生共获得各国勋章奖章一百一十四枚之多,其中绝大多数是在他担任苏共中央总书记之后取得的。以至于苏联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则著名的政治笑话:

——勃列日涅夫又住院了。

——作什么手术?

——扩胸。

——为什么?

——勋章没地方挂了。

甚至直到现在,在俄国的舞台上也经常可以看到滑稽演员装出一副臃肿不堪的样子,嘴角歪斜,学勃列日涅夫说话:“今天,我……代表……苏……苏联政府……授予您勋……章……,社会主义……英……雄……勋章!”

勃列日涅夫还是个具有巨大表现欲的、喜欢附庸风雅的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创作欲望”,他向周围的文人口授自己在战争和战后建设中的往事,捉 刀人们据此写出了三部曲的自传体小说——《小地》《垦荒》《复兴》。“勃列日涅夫的小说”发表后,立即赢得了“震耳欲聋的捧场和叫好”,还被授予苏联文学 最高成就的“列宁奖金”,这件事最终成为苏联民众的笑柄。

当然,不可否认,他对文学艺术的爱好是真实的,因此也曾经做过一些积极的事情。譬如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试映时,由于其中有部分裸体镜头而险些禁演,幸亏勃列日涅夫内部观看时感动得热泪盈眶,这部优秀的电影才有幸与观众见面,成为世界电影史上不朽的篇章。

病入膏肓的苏共

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共,已经被贪污腐败和老人政治折磨得千疮百孔,病入膏肓。

勃烈日涅夫的权力是建立在他所欣赏、提拔的亲信们的“团结”和“稳定”基础上的。因此他打着“保证对干部的尊重”的旗号,以高官厚禄来收买属下对自己的忠诚,使苏共的上层陷入追求物质享受的泥潭。

苏联特色的官僚等级体系和相应的特权制度在勃列日涅夫时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这一体系中,苏共的那些高层官员们——政治局委员、中央 书记、中央委员、部长、高级将领等等,每一级都有一套专门的特权,包括高级住宅、度假胜地的休养别墅、专用汽车、高级医疗待遇、秘密的狩猎场、购买紧缺商 品和进口奢侈品的特供商店等等。勃列日涅夫本人生活非常奢侈,在莫斯科郊外至少还有六栋豪华别墅,还动用公款为他的女儿与儿子修建别墅。制度内的特权之 外,苏共的腐败犯罪行为也令人发指。勃列日涅夫本人的女婿邱尔巴诺夫在苏联内务部第一副部长任上贪污了多达20亿卢布的公款,在勃烈日涅夫死后才被追究法 律责任。克拉斯诺达尔斯克边疆区第一书记麦都诺夫、乌孜别克斯坦党中央第一书记拉希多夫都是大贪污犯,却得到勃列日涅夫的庇护。

而实际上的干部终身制更是苏共无法医治的痼疾。从苏共二十三大到二十六大的十五年间,苏共中央委员会实际连任率达到90%。这种超常规的 “稳定”,造成了高层机关长期陷入严重的停滞。特别是在全国全党的决策中心——中央政治局已经变成了一个只能陷入空谈的养老院。1981年选出的正式委员 平均年龄已到达75.5岁。这群体能和精力都已经接近生命极限的老人只能虚荣地看见苏联国势达到虚幻的顶峰,却无法对社会现实作出清醒的判断,更无法认识 到苏联社会在运行中已经积累了无数的尖锐矛盾。即便认识到这些问题的存在,他们也缺乏解决问题的决心和魄力。这些矛盾越积越深,社会动荡的能量越积越大, 为最后彻底炸毁这个国家埋下了足够的炸药。

结束

1982年11月7日,老态龙钟的勃列日涅夫在两名助手的搀扶下登上列宁墓参加了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十月革命庆祝活动。3天之后的一个早晨,刚刚起床的勃列日涅夫突然昏倒在地,随即永远告别了人世。

历史仅仅穿越了不到十年的时间,1991年12月25日,苏联国旗从克里姆林宫缓缓降下,这个曾经令敌对一方瑟瑟发抖的强大国家,片刻间轰然崩溃四分五裂。又有谁能说,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不是它的掘墓人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勃列日涅夫和他的时代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7319.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