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童话故事的起源

译者:天蝎妮妮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26,星期三 | 阅读:2,158
原文:BBC – Culture – Where do fairy tales come from?
原作者:By Marina Warner

将童话故事的历史想象成一幅地图:在你的内心深处展开这幅假想的地图,两个重要代表人物的作品首先映入眼帘,查理·佩罗的《古代童话》(1697),再近一点的格林兄弟的《儿童与家庭童话集》(1812-1857).这些作品奠定了他们在童话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位,我们很难再择出其他的代表作。

慢慢地,你的眼睛适应了这种熠熠生辉,零星的场景画面在脑海中生成并给予你更好的指引:思绪沿着从点到面的脉络向东游走,《一千零一夜》的童话故事驰骋在心灵深处的广阔原野上,像倾泻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的瀑布和急流一样无处不见。

在意大利,港市,闹市,朝圣地——威尼斯,那不勒斯,热那亚,西西里岛开始聚集健谈说故事的人的重要中心。在北部,安徒生成长的故乡丹麦散发出的耀眼的光芒从偏远地区一直延伸到北极圈。当你追寻他的影响范围时,你会发现它像黑夜中的指明灯闪闪发光,由苏格兰的沃尔特·司各特,俄罗斯的亚历山大,和其他杂家的本土作品点亮。在极地地区,以及俄罗斯和中亚的草原和森林地区,都盛产童话故事。

对西方儿童来说,《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像安徒生和格林兄弟的童话一样出名。

童话故事的地图同样包括许多未探索的角落和一些未发现的地区,渴望发现具有潜在听众的新领域。比较儿童文学在其历史上占统治地位的时期,童话故事的发展超出了维多利亚和爱德华时代的预想并且在最后的20年上升到了新高度,不论是作为文学的灵感还是有利可图的大众娱乐方式。主题和结构的相似性使同时代的小说成为紧跟潮流又古风古存的神话和传说。童话故事成为主要表现形式,成为古老神话和当前现实的纽带。

怪诞平实

那么童话故事的必备特征是什么?首先,它是一个简短的故事,短则一页,长则更多,但绝不是像曾经的小说作品那么长。其次,童话故事都是相似的故事,古老的故事——因为它们世代相传或者听者和读者会被相似的家庭原型感染转向另一个故事;它们可以拼凑也可修补,像合成照片一样。它的体裁属于通俗民间文学的范围,许多童话故事被称作“民间故事”,因其口耳相传,始于目不识丁的平凡人民(在德国,大众汽车,人民的汽车)而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所以被认为是匿名的和通俗的。

但至少先前积累的智慧被应用于童话,从第一部作品开始,感受童话故事的光芒,接受童话故事形式的争议。童话故事的学者区分民间传说和童话文学;前者通常匿名且不标注日期,后者有署名并注明日期,但是传播故事的历史展现出两者逃脱不掉和千丝万缕的联系。

尽管我们尽一切努力区分这两个分支,童话故事始终坚持发展成为文学。在舞台上,一种传统又古老的口头表达出现在剧本或情节中: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巴洛克和朱扎克的《蓝胡子城堡》,德沃夏克的美人鱼歌剧《水仙女》,或者俄罗斯芭蕾作品《火鸟》,宣告它们起源于没有署名的民间文学,尽管它们在自己国家都是独特的原创作品。

英国国家芭蕾舞团出演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

同样地,电影院宣告它近似传统的同时又用最有效且令人满意的方式展现出充满古典意义的含蓄,电影成为观众最多的综合演出(艺术的全部作品)。一个童话故事的电视系列直接简称为讲故事的人(1988)。由安东尼·明格拉编剧和执导,布偶人吉姆·亨森出演的电影,每个出场都从炉边场景开始:一个由约翰·赫特扮演的说故事的人,戏剧化的讲述我们将要看的童话故事,呈现出童话故事是世代相传的生活传统的一部分。

童话故事的第三个不容置疑的特征是含蓄的口头表达和通俗惯例:相似情节和性格的重新组合,相似场景和意象的重新表达。他们或许喜欢脍炙人口的童话故事,比如《穿靴子的猫》或者《灰姑娘》,但童话故事通常是可识别的,即便这个故事的准确身份不那么清晰。许多维多利亚时代和爱德华七世时代的儿童故事元素中都有一个童话般的人物。最新的作者创造童话故事,比如查理·狄更斯和查理·金斯利,乔治·艾略特,伊迪丝·内斯比特,以及托尔金,他们不像先前一样写童话故事,而是从童话故事惯例中引进和改造熟悉的童话元素:飞毯,魔环以及会说话的动物,通过直接呼吁读者分享脑海中幻想意象的知识来增强读者享受。

第四,语言决定童话故事的传播范围:童话涵盖了几乎对所有行为的想象,通过世界语言表达。童话的构思包含特定的人物(继母和公主,精灵与巨人)和反复出现的意象(钥匙,苹果,镜子,戒指和癞蛤蟆)。通过某种意义的强烈对比和反响,这些象征事物变得鲜活,有生命。给于人们闪闪发光,穿透人心的简约又充满美感的享受。通过这些意象,读者或听者发自内心记住这些意象的象征意义(草地和森林,金子和银子,钻石和红宝石,荆棘和利刃,枯井和隧道)。

不足为奇

童话的另一种起源是“传奇故事”,始于德国Wundermarchen,它抓住了这种体裁的精髓:比神话故事或者民间传说更巧言善辩。尽管它不喜欢童话故事的,“传奇故事”承认故事中魔法的普遍存在。

对自然法则的质疑使得魔幻的现实自始至终贯穿在童话的叙事形式中,彰显了故事的传奇和惊异。童话故事中,超自然因素与传奇故事的快乐相互交织——这种相互关系体现了第五个重要特征。

许多童话故事中,危险潜伏在森林——但是结局是美好的,通常是秩序恢复、危险解除,一切如故。

传奇故事的情节大都关注各种各样的富商;而童话故事多为摆脱平穷、不公的待遇和求得解放带来希望。圆满的结局是它们的共性。产生童话故事的梦想国土——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的魔境;一个男英雄或一个女英雄或者同时面临世界上的磨难,考验和灾难(同时也承受和普通人一样的苦难),与童话故事的方式背道而驰,传奇故事将主人公——和我们(读故事的人或听故事的人)带到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传奇故事司空见惯,愿望都能实现。

第六个不容置疑的特征也因此可在幸福结局的标题下呈现:童话故事表达希望。在故事中带来充满希望的奇迹的主人公因地而异,他们随着传统的当地信仰出现。传统包含想象的元素,也包含历史的踪迹:仙女和妖精是一方面,狡猾的老妖婆和继母是另一方面。历史本来就是虚幻的历史:亚瑟王的故事鼓舞浪漫的同时反过来带进童话主题和情节设置——有魔法的物品(宝剑,镜子,杯子),测试和谜语,来自魔鬼和森林的危险,一段梦想旅程,感觉都像是触手可及的另外一个世界。童话虽然唤醒了各种形式的暴力,不公正和不幸,为的却是宣告这些灾难不会继续。

圆满结局的承诺使得黑暗可怕的故事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偶尔也会有以悲剧结尾的著名童话故事,像夏尔·佩罗的《血红帽》。但是它脱离了既定结局,在其他五花八门的流行版本中,年轻的女孩欺骗恶狼交出它的奖品,甚至杀了恶狼。最流行的版本引进了一个英雄:格林兄弟将她父亲加进故事情节。

具备了大概的地图和粗略的指示;黑暗的森林深处有个小房子,光明透过它的窗户照向我们。我们可以前进,耳听八方,眼观四路,尝试找寻我们的方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文化——童话故事的起源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387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文艺评论, 艺术走廊.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