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记者来鸿:作弊有理—大学生争取新人权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18,星期二 | 阅读:1,424

学生最爱讲权利。不过最近在印度,争取权利运动出现新转折,一些大学生高呼“作弊有理”。

“这是我们的民主权利!”

有一天,我和普拉塔·辛格站在北方邦他就读的大学外聊天。普拉塔瘦骨嶙峋、看上去好像有点糊涂,他手里端着一杯茶,高声接着说,“作弊,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

在印度这一带地区,大学考试体制中腐败现象非常普遍。有钱人可以通过行贿买来好成绩。年轻人中甚至还有一个特殊群体,在学生和贪婪的官员之间作掮客。

此外,还有一个非凡的学生阶层,他们政治关系网四通八达、在当地名气相当大,监考官根本不敢碰他们。

我曾听说过这样一件事,这些“恶棍”有时甚至戴刀进考场,明摆在桌面上,无异于向考官发出一个信号,“别碰我!否则的话……”

那么,穷学生问了,有钱、有权的人能欺骗作假,我们为什么不能呢?

他们还有其他的理由。我在北方邦西部地区工作期间,一次,辛格带我来到校园中心一个烟雾缭绕的食堂。他抬起脚、把一条流浪野狗从凳子上踢走,拿出一盒香烟。

辛格朝着天花板吹出一阵烟,然后说,“印度大学体制处于危机之中。每个层次都存在欺骗。学生靠行贿拿录取通知书、好成绩;研究生让教授代写论文;教授也骗人,在假的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

不想作假的学生只能头悬梁、锥刺股了

我能理解辛格。有一起案子,北方邦一所大学的校务长把研究生论文交给另外一所学校的学生去评分。这种事非常普遍,不过这一次,给研究生打分的是中学生!

食堂里,辛格坐在桌前,一边轰苍蝇一边说,“我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辛格接着说,“我们实验室里的仪器早就该扒掉、扔到井里,好像还是1950年代英国大学的样子。”

一段时间以前,我和宾奇·辛格在北方邦一所著名大学的女生宿舍楼旁聊天,我又提到了这件事。

我们坐的那个地方,一半是学生做功课的地方、一半是家禽家畜的活动场。

宾奇说,“我来跟你说说教育。教学大纲非常糟糕,如果讲师教的不好,你只能去找私人家教、或者死记硬背。”

“你想知道真相?根本没必要好好研习。去市场上买一本作弊书、学会答案就行了。”

“我读历史,第一年的时候,我努力争取认真研习,但是高年级的学生告诉我,去买本作弊书就行了。”

一些新开设的私立大学也不怎么样。宾奇告诉我说,其中有一所不久前才刚开张的大学,叫“Zap(形容快速)大学”。

学生们交了很大一笔钱、在网上注册。后来,大学从网上消失了!没有校址、网上也查不到踪迹。宾奇说,“嗖,没影了。”

回想起那些谈话,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我所见过的北方邦大学的景象。让我最难忘的,是霉烂的书籍、漏水的宿舍和光秃秃的草坪。

然后,我又想起在这一大堆破烂周围的奢华。校长的三层豪宅、天价多用车;崭新的购物中心,当然还有这一地区为数不多、真正提供世界级教育的几所大学,他们耀眼的招牌、明亮的玻璃大厦仿佛在嘲笑其他那些普通大学。

问题是,方法何在?1990年代早期,北方邦就曾发生过支持作弊的集会。当时,“省长”妥协,接受了集会要求,废除反抄袭法。实际上等于给学生作弊开绿灯。

印度总理莫迪的方法有所不同。他在努力改变现状。现在有新的高等教育监管体制,最近中央政府的“五年计划”决定大学拨款增加20%。

不过,这样的改革就像是拿着瓜子喂骆驼!再说了,教育是各邦自己的责任、而不是中央政府。像北方邦这样的地方并没有向大学妥善投资。

后果呢,许多学生感觉自己虽然被现代化包围着、却只能紧紧抓住一艘就要翻沉的船–过时的大学教育。

争取作弊权的运动并不奇怪,这是对今日印度具有讽刺意味的评论。

(编译:苏平 责编:顾垠)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BBC记者来鸿:作弊有理—大学生争取新人权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340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