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记者来鸿:德国张开双臂欢迎移民?

来源:BBC英伦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17,星期一 | 阅读:1,108

土耳其移民融入德国社会的程度也不时成为一个话题

德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移民目的地,仅次于美国。虽然移民如潮涌也曾引发紧张、抱怨,但至少德国政府仍然在张开双臂表示欢迎。究竟是为什么呢?

清晨,骑着自行车去上班,我特别喜欢听柏林的声音。

首先,是我自行车的吱吱嘎嘎,颠簸在石子路上,车轮抑扬顿挫。公园里,传出乌鸦嘶哑的哀鸣;公路上,是有轨电车温柔的唏嘘,清洁车豪放的咆哮;杂货店老板嘟嘟囔囔地搬出一箱箱鲜果时蔬。

然后到了河边,听到的是音乐声。

每天早晨无一例外,尤兰达总会在那里,微笑着、半蹲半坐,胸前的手风琴奏响清脆的音符,唤醒依然半睡半醒匆忙赶路的白领。

尤兰达来自罗马尼亚。她操着结结巴巴的德语说,“没工作,没钱。”她笑了笑接着说,在这里有生计,感觉像是到家了。

有这种想法的,可不仅是她一人。

每年,成千上万的罗马尼亚人、保加利亚人来到德国。现在,其他所谓的经济移民大军也加入进来,比如来自南欧国家的人,看好了德国更强势的经济、更热火的就业市场。

现在,德国净移民总数达到过去20年间的峰值。其他国家可能会把这当成一个问题,但是德国看法却不一样。在德国,至少政府仍然在张开双臂欢迎移民。因为德国存在严重的技能短缺和令人担忧的低生育率。在这群年轻、满怀希望的移民身上,德国看到是出路。

他们甚至发明了一种概念—“欢迎文化”。当然了,这指的是心态,具体到实际生活当中,则包括提供咨询、入籍培训、免费德语班等。

我到柏林的一所德语班去旁听。在一群年轻的欧洲移民当中,我遇到了从米兰来的爱丽萨和戴维。爱丽萨是建筑师,戴维是音乐人中介。

他们认为米兰太贵、生活质量不高,所以在柏林买了一套公寓,价钱更便宜。爱丽萨和戴维告诉我,“我们希望在一个真正的大都市生活。欧洲大城市都太贵,柏林是唯一的选择。”

爱丽萨和戴维已经找到了工作。虽然语言还是个问题,但是他们逐步安顿了下来。

德国前总理科尔反对大批土耳其移民在德国定居

我暗想,不知道科尔(Helmut Kohl,)怎么看待这个“欢迎文化”?这位前总理以反移民著称,反对大批土耳其人在德国定居。

战后,大批土耳其人受邀来到德国、参加重建。现在,德国有稳定的土耳其人社区。

穿过柏林的新克尔恩(Neukoln)区,可以看到数百家土耳其移民后裔经营的小商店,餐馆里飘出诱人的香气。

这一点都不奇怪。我走进一家餐馆,看到烤炉上架着一大块肉,柜台上摆满了刚出炉的烙饼。餐馆老板哈桑身材瘦小,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

一群戴着头巾的女人围坐在一起喝茶,我和哈桑聊起了移民、以及他10几岁时来德国以后目睹的变化。

哈桑说,“人们来德国,很好。应该可以来。但是,不能工作的人应该不能留下来。有好多乞丐。我给他们烤肉串、比萨饼。但是,我不能养活所有的人。我心里很难过。”

看上去,德国有几个州好像也快负担不起移民了。联邦州政府主要负责照顾移民福利。去年,16个德国大城市的市长联名上书政府、请求帮助。科隆、多特蒙德、汉诺威这些地方都在挣扎。

另外,德国新政党“选择党”(Alternativ fur Deutschland)的支持率也有所上升。该党承认德国确实需要移民,但是仍然希望收紧控制。

毫无疑问,移民问题也引发紧张。默克尔政府被迫采取更加强硬的口气,承诺严打那些作假骗领福利的移民。

但是,德国是一个仍然深受第二次世界大战惨痛困扰的国家。德国人深知种族仇视带来的毁灭性后果。

德国新政党“选择党”希望收紧移民控制

另外,不要忘记,现在的移民是在欧洲范围内移动。德国人对留在欧盟感到很舒适,有些人甚至会说自己首先是欧洲人、然后才是德国人。因此,欧盟范围内工人自由移动被看作一项重要的权力。

所以,“欢迎文化”占了上风。

在柏林的那个德语培训班中,我还遇到一位来自法国的音乐人,他叫葛万,身材颀长、留着胡子。葛万说,刚到德国一个月之就结识了“来自所有其他地方”的人。

葛万双眼放光,兴奋地说,“对于搞音乐的人来说,这真是太好不过了。”

葛万的法国爵士乐、尤兰达的罗马尼亚手风琴声,也许,再加上我那辆英国自行车的吱吱嘎嘎?柏林的声音不断变化,每个人都在奉献一个独特的音符。

(编译:苏平/责编:尚清)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BBC记者来鸿:德国张开双臂欢迎移民?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331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