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食品安全的历史

译者: 无尾猫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16,星期日 | 阅读:2,030
原文:Part 3: History of Food Safety in the U.S. | Food Safety News
原作者: Michelle Jarvie

与过去相比,为什么我们现在能听到更多食品安全问题?这些问题真的是我们需要担心的还是这仅仅是媒体的炒作?这是一个机器难以回答的问题。首先,请允许我说这没有“决定性的答案”,仅仅是一件,理论和可能的相关性。一下是一些可能的回答:

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我们更加在意食品安全问题,食品传播疾病是科学已经研究的事实。五十年前,我们没有必要的技术来探测一些存活了几个世纪的微生物,在1970年之前或更晚,许多像弯曲杆菌属这种由于微生物造成的疾病,与人类疾病没有联系或没有被鉴定是一种食源性病原体。

更好的显微镜,更详尽的实验操作和平时更多的实验是我们的社会更加意识到我们的周围的生物学。知道最近,我们才有从全球范围内采集病人样本,检测可能受污染的食物的能力,匹配这两种采样来找出疾病的起因,然后根据食物找到病原在哪——这一切不会超过24个小时。五十年前,在一个国家内将各种疾病联系起来或许需要几周时间,如果它发生了,这种事件很可能不会造成新闻,除非有很多人死于疫情(说明:读到这,或许这听起来像一个容易的过程,实则不然。但是,在一些情况中,这种科学的进展可能会让食物唤起媒体,当地,国家甚至是全球人的意识。)

围绕食品安全,人们普遍更加在意的另一个原因是微生物正在不断地变化,很多“老的”微生物正出现在新的,令人惊奇的地方。

众所周知的霍乱,已经有100多年没有在美国被发现了,但是在1990年早期它突然再次出现,传统上认为是这是一种因国家恶劣的公共卫生环境引起的疾病,案例出现在美国,最终于受污染的进口食物联系起来。现在,食物链和所需的新鲜水果和全年蔬菜(想11月份的草莓)会携带潜在的病原体进入到你家附近的杂货店。老一字儿的微生物也会变异成更加有毒的菌株,其中一些耐抗生素。例如沙门氏菌,我们经历了几个世界的危险的病菌(伤寒),但是,最新的耐药菌株,像沙门菌DT104,正在定期地出现。一些推测像动物以及人类在食物中抗生素的滥用,可能导致这些新老细菌的耐药形式,但是还没有定论。这些疾病研究这连同其他几个人提出了《2013年食品安全进展报告》。

文化变迁阻碍我们与周围环境的相互作用以及改变了我们提高食物的方式,也有助于提高并发率和食品病原体的意识。大肠杆菌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自古以来,我们的生活中伴随着大肠杆菌。一些菌株现在早已存在于我们体内并没有对我们造成伤害,但是想大肠杆菌O157:H7这种是致命的。这种菌株经常在奶牛的粪便中发现,并与几个因汉堡包而爆发疾病联系起来。美国大部分的碎肉来自密集的养殖农场,这些农场在密闭的营房里养殖大量家畜,使得病菌在家畜之间容易传播还有通过即将被屠杀的家畜身体内的肥料。一旦进入屠宰场,通过大批量将碎肉混合起来,一头被感染的牛身上的细菌会潜在地传染上千磅的碎肉。

尽管这种菌株和大肠杆菌O157:H7非常相似,存活了五万年,1982年这种菌株仅仅没鉴定为是人类病原体,为什么它突然引人注目的出现?一个说法是,作为一个群体,我们在生活中与家畜亲近地接近,因此这部分环境就包含了这种菌株,我们的免疫体系也对它们免疫。然而现在,我们几乎与所吃的家畜分割开来,我们没有进化到一些共享的微生物,另一个说法是农场的经营方式的改变。家畜是食草动物,确切的说是素食者,但是用肥料和其他食品添加剂养肥要屠杀的家畜更加容易和廉价。一些科学家提出这种饮食的改变让大肠杆菌适应了胃酸并使得其能够在人类的内脏里存活。

此外,这些肉从农场到你的餐叉上市一个复杂的操作,如同迷宫般的连锁供应,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所以现在,吃一个一磅的汉堡包,可能会吃到超过100中牛肉,来自不同的地方甚至是不同的国家,随着对廉价的肉的不断增长的需求,就出现了更多的家畜,更多的肥料和更少的饲养它们的空间,由于这些原因,难怪大肠杆菌O157:H7还会出现在不合惯例的地方,例如吃了未加工的肥料或是喝了受肥料污染的水的鹿和海鸥。

我们饮食的改变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如今的美国人经常忙碌到没有时间在家里做饭,让他们做自己的饭。我们有一种便利文化。大部分美国人不知道他们的食物来自于哪儿,源供应商也不会告诉他们一个番茄来自于一个马铃薯。我们与我们的食物完全隔离,反而,我们依靠预先包装,切片,盒饭或是出去吃。研究表明现在的美国人平均一周有四次是出去吃饭的,因此我们那些制作食物的低收入者几乎从来没有带薪病假,发现很多食品制作者通常会注意到细菌,但是他们不能正确地理解他们在预防中的角色。其他研究表明食品工作者会带病工作,因为他们承担不起请一天病假的代价。通常,大约20%的食品传播疾病源自于一个生病的食品工作者。“烹饪”的观念在过去的五十年就已经改变了,一个粉红色或是稀罕的汉堡包在餐厅(或家里)是没有听说过的,但是现在大部分的地方制作汉堡包“媒介”除非另有说明。不幸的是,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吃一个制作温度低于160华氏度的汉堡包会摄入危险的微生物。

就像你看见的,这个话题很宽广,并且很难精确的找到一个单一的原因来说明疫情的增加和安全意识的提高,我只是提到了一些,还有其他一些事媒体的职责,医药行业药物的滥用,一个可怕的社会,因此使用一个抗菌的吸收的伤害可能比帮助更大,不管什么原因,微生物仍然存在。密西根州立大学扩展提出避免食品传播疾病的最好的方法是在制作食物前彻底清洗你的手还有根据国家推荐做各种类型肉食的标准温度来制作。

了解到什么食物能够使你生病,食物传播疾病的机会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知道如何避免它们的方法。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食品安全的历史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3284.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科技视野.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