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习设计师

来源:徐达内.COM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1-14,星期五 | 阅读:1,847

昨日上午,人民日报客户端所推送的《新设计师习近平》,因其开宗明义的提法引起舆论关切。众所周知,改革开放总设计头衔一直被安放于邓小平头上,如今,中共的笔杆子们以新设计师的称谓,巧妙地理顺了邓小平与习近平衣钵相传的关系,尽管在此之前,诸如“邓晓平”“习敬平”之类谐音,已在不断暗示继承关系,但以最高党报客户端之尊尚属首次。

经过人民日报客户端与微信公众号扩散之后,各大新闻客户端也紧随其后,广为传播《党媒:习近平成改革“新设计师”》——文章所引材料,皆是出自往昔,以“改革路不平,看看习近平”、“习近平在规划未来30年”、“亲上火线主导改革”三个小标题统摄全文,回顾了最高领导人自十八大上任以来的一系列改革举措:“‘反腐,他上树信仰,中立坐标,下划红线;改革,他亲自挂帅,加强顶层设计,中国梦引领新常态’。对这两年习近平治国理政、主导改革的成绩单,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如是总结,‘习式风格’已经形成,他是中国大国道路的新设计师。”

没错,追根溯源来看,新设计师的提法并非人民日报客户端原创,而是出自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之口。今年10月,公方彬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对邓习两人曾有一番比较,“习近平是新的中国大国道路的新设计师”:“改革开放30年,实际上就是小平的理念,摸着石头过河,通过实践中创造,来提升,来指导。当然小平不是不知道怎么走,他的方向是很清晰的。旧路走不通了,他创造新的路径。但是表现出来还是大家用智慧去创造。但是摸了30年以后,进入深水区以后,再摸摸不到,怎么办?顶层设计。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的路径就是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相结合,说是相结合,重心还是顶层设计,他直接就担任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他带着大家来设计。我觉得这是新一个层面的新设计师。”

说起来,大公网在今年6月也有类似表述,称呼最高领导人为“顶层设计师”:“习近平以最高领导人身份循例兼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再加上其国安委主席、中央网信领导小组组长等职务,使其不仅执掌了宪法赋予的最高国家权力,更为重要的是,直接掌管了政治、国家安全、外事、社会管理等重要领域,便于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大幅提升了复杂利益博弈格局下的权力运行效率,为深化改革进行更加高效的顶层设计…至此,习近平作为中国新一轮深化改革‘顶层设计师’的形象渐趋清晰,影响力逐渐显现。”

从总书记打车的“虚假新闻”开始,大公网的造势行动就一直未曾停歇。昨日,大公网微信公众号又转引香港明报评论文章,认为习近平是“毛邓蒋并蓄”:“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初期,首次离京远行就是到广东深圳、珠海视察,重走当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所走的‘南巡之路’,于是,有舆论称他是邓小平理论的忠实信徒,是坚定的‘改革派’。但随着时间推移,习近平讲话中引述的毛泽东语录、诗句多如牛毛,其行事作风,如强调意识形态,开文艺座谈会、新古田会议,又有很多议论说他是‘毛泽东第二’。不过,习近平对于毛泽东深恶痛绝的孔夫子,却又推崇有加,特别强调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光大,在这一点上,中国近代史上的领导人中,只有蒋中正与他有几分相像。”

将习近平与毛邓并列视为中兴之主,类似说法并不新鲜,但提到蒋介石则稍显微妙,对此,作者孙嘉业如此认为,“将毛、邓、蒋3 人放在一起就可发现,他们都是强势领导人,都有为国家、民族做大事的抱负,由此可见,说习近平决心做一代政治强人殆无疑义”:“以毛泽东思想来说,这是中共执政的神主牌,亦是习近平成长背景的基本底色,中共实际上是用毛泽东思想和理念打造的组织,习近平深知毛泽东这面旗帜中共现在不能丢,更是整合基层民心的法宝。尤其他深感近30 多年来内地信仰缺失,中共内部思想混乱,亟欲用毛思想来统一全党思想,能否奏效仍有待观察…与政治思想‘姓毛’不同,习近平的经济理念无疑是‘姓邓’,他在主政浙江期间,亲眼目睹了民营经济的创造的奇迹,对市场经济应有深刻体认。因此,他在经改、发展混合经济方面,他应是促进派。至于尊孔,习近平可谓是历届中共领导人之最,其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之力,只有蒋介石在1930年代提倡的新生活运动和‘中国本位文化建设’运动可与之媲美。”

大公网如此卖力,人民日报客户端也没松懈。

看得出,人民日报客户端也是有备而来,继昨日推送《新设计师习近平·治党篇》之后,今晨又再出《新设计师习近平·反腐篇》,似乎有意要为“新设计师”推出系列报道。而且,报道也是众人拾柴火焰高,每篇文章至少有两名记者署名。

今晨,新浪头条的标题即源自反腐篇中的精华语句,“习式反腐超越个人利益,不是为反腐而反腐”:“在习式反腐轰轰烈烈展开的时候,有些人并没看清其中深意。要么认为反腐是杀鸡儆猴,抓几个贪官为了聚拢民心;要么就认为这是高层权力斗争的手段…但他们都错了。两年来,反腐风暴横扫神州大地,越来越多人开始相信,习式反腐真实目的在于为改革护航。”

“其褒扬的力度与尺度已远超邓之后的所有领导人”,对于人民日报客户端的新提法,石扉客在个人微信号有判断,“这篇文章的重要性,我认为,在十八大以来的历次文宣中,毫不逊于一中全会结束后新华社那篇关于习的长篇通讯。在十三大以来的历次文宣中,基本类似于…邓那番著名的关于合格的军委主席和合格的总书记的讲话。结合此前两年间的各种铺垫,核心班底的文宣指向显然是将习定位为第三代领导人的核心。自此之后,所谓总工程师、总批准师之类的说法都会消失,三十年前后,唯余邓小平总设计师和习近平新设计师两个孤单的身影。这算是另外一种双平会了。”

邓小平的那句话令石扉客念念不忘,他曾在去年一期《博客天下》中有所描述:“1989年11月,十三届五中全会刚结束三天后的京西宾馆。刚刚卸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携新任军委主席江泽民对参加军委扩大会议的高级军官们讲话,核心就一句话:‘江泽民同志是合格的军委主席,因为他是合格的党的总书记!’说这话时,邓右手抓住话筒,并没有放在嘴边,而是杵在胸前上下挥动,就像一位老国王手拿权杖。”

彼时六四风波刚过,1989年6月23日十三届四中全会召开,江泽民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不到半年,十三届五中全又召开,邓小平辞去军委主席职务,江泽民成为新一届军委主席。在此紧要关头,邓小平有关这两个职务的重新定义,可见分量之重也可见地位之高。不过,二十五年过后,规则还在沿袭,却已物是人非,@图宾根木匠不禁要感概一句:“相忘于江胡”。

是的,@rifle76也有相似之慨:“想想十年前网络流行语是‘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现在的网络流行语是‘习大大’。”眼见此景,@拖尼熊灵机一动,有卖萌兼自黑的段子出炉,“你们这群没骨气的文人!明明老主席人还在,三代核心。你们就说今上’‘新设计师’了?呸!我作为一个画画的瞧不起你们。先不说了。哥很忙,《仲勋同志和毛主席井冈山会师》画完了再来批评你们!”

不过,说起来,最高领导人前日回答纽约时报提问时,的确与十三年前面对香港记者的那位“长者”有几分相似。

提问过程,人民日报微信号今日有所描述,“纽约时报记者起身,似乎不识数,一下子滔滔不绝地提了三个问题,一个问题给奥先生,两个问题给习大大…台上的奥先生,面露一丝尴尬。显然,他不是不会回答问题,而是美方记者上来就打破规则。素来自称讲规则的美国,怎能在全世界面前丢了面子…奥先生答问完毕后,习大大没有接过话题,反而是中方记者起身询问:中国应该如何定义在国际事务中所处的地位和位置?习大大讲起了中国的国际作用,那些沉甸甸的事实和数据,真是很值得自豪!”

昨日下午,被视为小道消息热传的是如下一幕,“当所有记者都以为回答结束时,没想到,习大大又开始回答纽约时报记者的那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少数外国记者签证延期…其实,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个事。那些抱怨的记者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习大大声音不大,但非常自信、坚定:‘中国政府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以及媒体的正当权益。但是各媒体也要遵守中国的法律。一个车子如果开到半截抛锚了,我们就要下来检查一下哪里出了毛病。中国人讲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们都可以找找原因’。”

“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是人民日报记者送给同行的评语,不过,纽约时报却并不这么认为,他们昨日以社论《回应习近平》予以回击。

关于提问现场的描述,自然与人民日报有差异,“在新闻发布会上,当习近平被问到是否会为外国记者提供同样的待遇时,他表现得很不耐烦。外国记者在过去一段时间内一直很难获得在中国工作的许可”。稍后,社论即正是回应习近平抛锚的比喻,“这个比喻可能有点拐弯抹角,但传递的讯息非常清楚:他在提醒外国新闻机构,后者的麻烦是自找的;他们正在因为有不利影响或引发争议的报道遭受惩罚,并且可以通过改变这种做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英文讯息经过纽约时报中文网翻译后,为翻越中文互联网的防火墙奠定了基础,再经由诸如微信公众号“唯心”等接力扩散,“纽约时报的进击”已为中共异议者们所心领神会,“在时报刊登了有关中国政治精英财富的报道之后,中国政府在过去的两年里一直拒绝为新的时报驻华记者处理签证,并试图对中国国内的民众屏蔽时报的英文和中文网站。”

大陆媒体人濒临破产的新闻理想,只能在纽约时报社论的万丈豪情中寻求慰藉:“时报从不打算为了迎合任何政府的要求而变更自己的报道——不论是中国、美国还是其他任何国家。任何有信誉的新闻机构都不会这样做。从发布‘五角大楼文件’(Pentagon Papers)到调查政府的秘密窃听项目,时报有着把矛头对准美国政府的悠久历史…时报的承诺对象是那些读者——他们期待、也理应获得关于时事以及那些影响世界的人物的全面且最为真实的讨论…拥有13亿人口、同时还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是一支地区性和国际性的重要力量,并理应得到严肃的新闻报道。时报将继续给予中国及中国公民诚实的报道和关注。习近平曾宣称中国保障媒体权利。要求记者为迎合政府改变报道内容,只是保护了权贵和那些有不可告人之处的人。一个自信的、认为自己是世界领袖的政权,应该具备应对真实的审视和批判的能力。”

纽约时报的看法,环球时报不认同。

胡锡进提笔即开宗明义,将纽约时报所理解因为敏感报道所以被封杀,迅速转换为对方因为现实处境焦虑所以含沙射影揣测:“《纽约时报》、彭博新闻社等西方新闻机构在为它们驻华记者的签证问题焦虑。这些机构自知它们做了一些中国无法接受的报道,它们把记者续签在华签证遇到的困难主动与那些报道联系起来”。

今晨,这份获得新浪网和凤凰网首页联袂推荐的社评,对外媒记者大段宣讲复杂中国论,“中国在加快改革,如今一些西方媒体试图直接干预中国政治进程,为中国设置议题,影响中国注意力和做事的方向,至少它们一些举动在客观上是这样的。这超出了外国媒体在中国所应扮演的角色”:“美国的国家体制与中国不同,《纽约时报》可以不在乎美国政府的感受,但它不会不在乎美国大多数人的感受。即使对美国政府,《纽约时报》与它的合作也大于两者的冲突。维护美国国家利益是《纽约时报》必须恪守的边界…但《纽约时报》不会有在重大问题上配合中国政府开展工作的愿望,它的报道时常与中国国家利益对立。它不该为它的有些报道和评论让大多数中国人都挺反感而觉得惊讶。”

作为人民日报子报,环球时报也像母报一样,同样有置评相送,“不要真把自己看得那么普世、高尚,应当知道自己的先天局限和弱点,只有这样才会在与中国政府发生分歧时,有反思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的兴趣”:“世界在变化,一个机构敢于在这个时代遇任何冲突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不需要做任何调整,这样的态度越来越不值得夸耀。”

(詹万承)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媒体札记:习设计师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3103.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