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香港的流行音乐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19,星期日 | 阅读:2,126
努雷·维塔奇2014年10月17日

Matt Chase

香港——这里爆发亲民主抗议活动的最初几天,言辞傲慢的报纸社论把抗议者贬斥为天真的梦想家。作为回应,在位于金钟的占中主会场,学生们把约翰·列侬(John Lennon)的歌曲《想象》(Imagine)中的一句歌词涂抹得到处都是:“你可能觉得我在作梦,但我不是唯一的一个。”

事实证明这句话是有预见性的:抗议者的队伍扩大得如此迅速,以致于记者们放弃了估算人数的努力。选择西方流行歌曲也大有深意。香港是一座国际化的城市,曾处于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1997年为中国收入囊中。自从那时起,这座城市的居民一直希望自己的生活遵循国际化的,而非中国化的标准。在一切事情上都是如此,包括民主。

这些天来,抗议者们所表达的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他们把本地的粤语文化和国际流行音乐结合了起来,用以反对北京方面对香港下一次大选的干预。

他们唱得最多的是本地粤语乐队Beyond发表于1993年的一首歌谣——《海阔天空》。“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主唱黄家驹唱道。他和约翰·列侬一样英年早逝。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籍籍无名的Wokstarz乐队(披露:我女儿曾是乐队成员之一)2007年推出的一首曲调甜腻的歌曲在最近的三天时间里收获了5万次点阅量。它因歌颂香港享有的一定程度上的自由而闻名:“我们的确缺少民主 / 终有一天我们会选择领导者 / 但我们可以说出心中所想 / 言论自由让我们自由。”(原歌词为英文——译注)

1964年,在中国准备迎接文革之际,披头士乐队(Beatles)来到香港举办了演唱会。今天,在占中会场边上,一些年纪较大的人三五成群地挥舞着中国的红旗,唱着中国的国歌,其开头古旧、沉重:“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抗议者这边则高声唱起了激动人心的《你可曾听到人民的歌声》(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希望拥有比原剧更圆满的结局。这首歌曲来自大型音乐剧《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

在世界各地的其他抗议活动中,这首歌曾被屡屡传唱。但唯独在香港,人们既唱英语版,又唱粤语版。重新填词的粤语版《问谁未发声》讲的是实现民主的梦想。粤语是香港及中国南部一些地区的方言,近年来,北京方面逐渐开始限制其使用。

学生们堵在一座中国城市的中心地带唱响这首歌,让人想起了另外一群学生在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上失去生命的沉痛往事——每年都会有一场公开悼念他们的大型集会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粤语歌词由一位匿名抗议者填写,表达了公众的失望之情:“问我心再用我手,去为选我命途力拼……为何美梦仍是个梦?”

10月1日,恰逢中国人民共和国建国纪念日,这首歌在香港的一些新闻频道中大量播出,并在网上掀起了一股热潮。与此同时,HBO香港频道播放了2012年的好莱坞电影版《悲惨世界》。10月1日也是街头抗议中国的人潮格外浩浩荡荡的一天。

起初,抗议组织者曾试图说服一些著名艺人来录制《问谁未发声》,但遭到了不安的回绝;没有谁愿意冒上毁掉职业生涯的风险。不过,随着抗议规模不断扩大,娱乐界积聚了一定的勇气。人们看到,包括何韵诗(Denise Ho)、谢安琪(Kay Tse)、黄耀明(Anthony Wong)在内,若干广受欢迎的本地歌手站在了抗议者一边。这首歌描述的是1832年发生在法国的抗议活动,选择这样一首西方歌曲,为香港当下的集会平添了几分历史分量。

抗议者还用一些现代的、国际化的方式来传达讯息,将这场运动符号化了。雨伞是许多人的标配——有真正的伞,也有贴纸、照片及图画里的伞,以及用纸折出来的伞——因为从抗议者用雨伞来抵挡辣椒喷雾和催泪瓦斯的那一刻起,伞就成了这场运动的终极符号。

民选议员司马文(Paul Zimmerman)应邀参加官方的国庆典礼时,静静地撑开了一把黄色的雨伞,但当天并未下雨。此举让他成为了学生心目中的英雄。另外,抗议者一直在合唱蕾哈娜(Rihanna)2007年的热门歌曲《雨伞》(Umbrella)——他们当然是要唱的。

香港杂糅的文化传统,还深深影响着如今被指在当地贯彻北京意图的警员群体。就族群而论,这里的3万多名警员99%都来自中华民族;但警队文化又融入了西方的元素,从层级结构到休班制度,概莫能外。在几年前的一次官方宴会上,我议论道:警队的礼服带有辨识度极高的苏格兰格子图案,其中包括大红色的麦景陶格纹(Mackintosh Tartan)。我旁边的一位警员摇了摇头。“不,”他说,“这种格纹代表着港岛的警员,那边的那种来自九龙。”接着,一位风笛手陪同一个端着锡制托盘的男人出场了,托盘上放了一小杯琥珀色液体——不是威士忌,而是中国茶。

长期以来,科学家一直在讨论杂交的优点和缺点。在旗帜和硬币上代表着香港的紫荆花,被植物学家们戏谑地指出,是一种无法自行繁衍的混种植物。不过,听着抗议者对路障另一边的警员兄弟们高唱“但愿有一天,你也能加入我们,世界就能合而为一”,你会明白香港杂糅的文化培育出了好小孩。

努雷·维塔奇(Nury Vittachi)是一位在香港生活的专栏作者和作家。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那些香港的流行音乐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2116.html

分类: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音乐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