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诺奖抛到脑后,来看看诺奖候选者的流行度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10-11,星期六 | 阅读:2,068

到一年诺奖时根据英国立博博彩公司和欧洲博彩公司Unibet公司今年发布的赔率榜单,在一众上版的作家中,日本作家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和肯尼亚作家恩古齐•瓦•提安哥(Ngugi Wa Thiong’o)以非常接近的赔率分居第一和第二。但你也知道,它们的测不准都出名了。今年他们又把宝押在了村上春树上。算是民意所向吧,其实我们也很喜欢村上。

除了天赋和基因,这个老套顽固含金量最高的文学奖项在经年累月中只证明了一点:它是一个单凭天赋无法抵达的地方。每一个候选作家在不断向它靠近的过程中,没有捷径,只能不断写作,写着写着,诺奖已经给抛到了九霄云外。这帮人实在太能写了,他们在不断的写作中已经成就了自己,有人都写到了100部!因此,在今晚7点诺奖颁布时,我们列出以下最热的获奖作家,从他们的作品数量和被翻译数量,你可以去想象他们的流行度。当然,接下来赶紧挑一本书看看,以防你错过了这么有趣的文学话题。

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

日本作家

作为目前西方世界认知度最高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大概是这几年呼声最高但也错过诺贝尔文学奖次数最多的人了(连续第6年入围)。

和今年其他几位候选人相比,这位日本作家的市场好评度一向很高。80年代在日本引起“村上现象”的《挪威的森林》上市当年在日本国内畅销400万册;蛰伏7年的野心之作《1Q84》在日本上市1周,销售突破65万册,创造历史纪录,后来还荣获2009年日本“年度最畅销图书”第1名。它的中文繁体版,则以超过1亿新台币创首印最高纪录。

村上春树著有长篇小说13部,短篇小说30多部,随笔11部,作品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本人也是今年候选人中中文版作品最多的作家。他的长篇小说全部有中文版,此外,十几部短篇小说集和几部散文随笔也有中文版。1985年,台湾时报出版社开始出版中文繁体版。村上春树第一次被介绍到中国内地是在1989年,当时的漓江出版社出版了中文简体版《挪威的森林》。

推荐:作为村上春树的野心之作,2011年兰登书屋旗下出版社Knopf设计的《1Q84》值得一看。美国文化娱乐网站Flavorwire更将其评为当年十本最佳书籍封面设计的版首。这本厚达944页的首版英译本也是Knopf著名设计师Chip Kidd加入集团25周年的倾心之作。要知道,同一年更早发行的中文版不过是三本小册子——尽管加起来也有1200多页。

恩古吉•瓦•提安哥(Ngugi Wa Thiongo),

肯尼亚作家

这位获奖呼声第二的非洲作家一生都在反对独裁统治。他的作品从半基督徒立场转变为带有马克思主义色彩,本人也因此过了大约20年的流浪生活。

恩古齐•瓦•提安哥早年用英语写作,第一部长篇小说《一河之隔》(1965,又译作《界河》)出版,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非洲文学最重要的事件之一。1978年他开始用本民族语言库裕族语(Gikuyu)写作,但此后所有作品都被翻译为英文。

2012年还刚刚推出新作(一本半自传回忆录)的提安哥累计出版小说近20部,政论集近10部,剧本4部(他还写过3本童书)。中国目前已出版的三本书都是他50年前的作品——处女作《孩子,你别哭》、《一粒麦子》和《界河》,均由北京人民出版社于2012年出版。

推荐:可以去淘一本1978年版的英文版《血的花瓣》(petals of blood)。这部描写腐败、政治、经济与救赎的史诗小说与提安哥后来的剧本《我想结婚时结婚》在当时得罪了当权者,他也因此被捕入狱。这本黑白封面的英文版首印由企鹅出版集团旗下的杜登出版社出版,此后企鹅多次再版《血的花瓣》,但封面不再是早年简洁的色调和构图。

伊斯梅尔•卡达莱(Ismail Kadaré

阿尔巴尼亚作家、诗人

这位年近八旬的阿尔巴尼亚作家笔耕不辍,迄今为止创作小说、诗歌、剧作等累计40多部作品,被翻译成35种以上的文字,出版了637种以上的不同版本。1963年出版的成名小说《亡国的将领》已经在40多个国家出版。卡达莱用英语、法语和阿尔巴尼亚语写作,用阿尔巴尼亚语创作的作品从1996年起,只能由阿尔巴尼亚的独立出版公司Onufri Publishing House出版。

1992年,中国作家出版社曾经引入《亡军的将领》,但印数只有2500册,很少人知道。重庆出版社从2007年开始再版《亡军的将领》,并推出《破碎的四月》和《梦之宫殿》。花城出版社在2012年推出他的《错宴》、《谁带回了杜伦迪娜》、和《石头城纪事》。其中,除了《错宴》(Le Dîner de trop )是卡达莱 2009年的新作,其他几部中文版作品都是这位作家三四十年前的作品。

卡达莱曾经从加西亚•马尔克斯、君特•格拉斯、米兰•昆德拉、纳吉布、马哈福兹和大江健三郎这五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拿走首届布克奖,也因此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候选人———唯一不利的因素是他过去的政治问题,他是独裁政权的合作者与得利者。这位曾经在作品中批判苏修、攻击中国改革开放、维护霍查孤立政策的作家后来在接受《巴黎评论》采访时说,写出那些称颂霍查的作品,是出于“想从内部破坏独裁统治的天真愿望”。

推荐:不妨看看充满天真与奇绝想象的《石头城纪事》。以二战后意大利、希腊和德国军队反复占领的吉诺卡斯特为背景的《石头城纪事》构造了一张错综复杂的人际网,整个阿尔巴尼亚的社会风貌在这新旧交替时刻徐徐展现——别忘了,这可是从未有过战争经历的卡达莱用魔幻笔法写出的战争小说。

阿西娅•吉巴尔(Assia Djebar

阿尔及利亚法语女作家

她用法语写作,用阿拉伯语祈祷。教授历史、戏剧和电影,业余时间,创作了超过20部法语作品,都被翻译成阿拉伯语译本和英语译本出版。

目前中文版仅有上海文艺出版社2013年底推出的短篇小说集《房间里的阿尔及尔女人》,这部创作于1980年的小说集讲述女性的生存经验和困境,反抗与服从以及动荡不定的女性地位,原名是德拉克洛瓦作于1832年的一幅名画。

推荐:从一摞讲述女权主义和阿尔及利亚独立斗争的小说中选一本有点儿难。或许可以尝试下吉巴尔1985年的小说《爱情、幻想》(法语L’amour, la fantasi,英译本是Fantasia: An Algerian Cavalcade)。这是吉巴尔计划四部曲作品的第一部,褒贬不一,值得一看——比起直接讲述国家和族群悲情不懈的斗争,动乱中一个女孩的成长、爱情和奋斗经历应该有趣得多。

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Svetlana Aleksijevith

白俄罗斯女记者和散文作家

考虑到亚历塞维奇是半个乌克兰人(诺贝尔文学奖潜在的政治性)和俄语作家的长期缺席,白俄罗斯作家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可能将是本届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大黑马。斯维拉娜曾是一名记者,经历过阿富汗战争、切尔诺贝利核灾等历史事件,遭卢卡申科政权迫害后离开白俄罗斯。

她以基于上千次采访写成的记录性小说——记录从二战到普金时代苏维埃历史及心理变迁的系列小说有英文译本,即The Unwomanly Face of War。而更为人知的代表作Voices from Chernobyl: The Oral History of a Nuclear Disaster是2005年推出的英文版,中文繁体版于2011年由台湾馥林文化出版,译名为《车诺比的悲鸣》。

推荐:《车諾比的悲鸣》的中英译本都值得一看。亚历塞维奇耗费十年采访了超过500名事故目击者,包括救火员、清洁员、政治家、物理学家、理学家和普通市民。市面常见的白色封面版是2006年再版,中文繁体版和首版保持一致色调,灰暗、沉郁。

乔伊斯•卡罗尔•欧茨(Joyce Carol Oates

美国小说家

两次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三次提名普利策奖,欧茨一次也没能站到领奖台上。这倒没有影响过她的写作,这位被称作“女福克纳”的美国作家自1963年出版首部短篇小说集《北门边》以来,迄今已经出版100多部作品,其中包括长篇小说40多部、短篇小说集20多部、8部诗集、7个剧本,以及中篇小说、童书、散文集等。

欧茨是七位候选人中除村上春树外作品中文版数量最多的作家。她的早年代表作《他们》、《奇境》在80年代就被翻译成中文介绍到中国,但印册很少。1993年译林出版社再版《奇境》;2006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五卷本的欧茨文集,其中包括被评为欧茨最杰出的长篇小说之一的《大瀑布》。2008年,译林出版社再版《他们》、并出版《表姐妹》;人民文学出版社在2012年出版《我的姐妹,我的爱》、《漆黑的水》等小说。

推荐:这位高龄北美作家作品题材很繁杂,但当你看到一本由身穿性感红裙的梦露做封面的写真书作者也是欧茨时,你还是会忍不住惊讶。这本由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推出的《浮生若梦:玛丽莲•梦露文学写真》(上下)是欧茨采写的一部关于玛丽莲•梦露的传记——没错,它还获得2000年美国图书奖提名和2001年普利策奖提名。

阿多尼斯,Adonis 叙利亚诗人

阿多尼斯是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伊斯伯尔的笔名,这位叙利亚的诗人与思想家长期生活在法国,却只坚持用阿拉伯语写作,共创作了20多部诗集与论文集,部分诗作曾被译成英语和法语。

阿多尼斯的首部中译本是《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由译林出版社2009年出版,出版至今,已多次再版重印,累计已近十万册。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2年9月出版了《在意义天际的写作》,青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7月出版了《我们身上爱的森林》。阿多尼斯曾在采访中说,“我的诗歌翻译成汉语的,只占总数的3%到5%”。

既然如此,不如找一本时间跨度最大的诗集了。2013年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時光的皱纹》涵盖了阿多尼斯从1958年发表的第一部詩集《最初的詩篇》,到2012年在报刊上发表的部分短章。这本不到200页的小册子的确不那么引人注目,可要知道,西方多少经典诗人的经典诗集都是又薄又小的呢。

撰文:施钰涵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先把诺奖抛到脑后,来看看诺奖候选者的流行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197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学走廊,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