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联大:一支温文的战歌

来源:无何有之乡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8-17,星期日 | 阅读:1,549

《腾讯·大家》刊发了诗人巫昂的一篇文章《西南联大的后庭花》,文章写西南联大的轶事,本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个题目起得刺眼:既然用了杜牧“商女不知 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典,那么难免就有点讥讽的意思在,讥讽的对象自然是西南联大的青年学生——我自料没有过度解读了巫昂,除非她用错了典。

这样有意无意的讥讽,我觉得是不厚道的。

巫昂写西南联大青年学生吃食玩乐,讲究雅致的生活情调,这在抗日卫国战争的大背景下,在兵膏锋锷,民填沟壑惨状的映衬下,显得何其的不协调,似乎坐实了 “商女”的罪名。联大学生汪曾祺写学生在日军空袭警报之时谈恋爱,洗澡,煮莲子,笔调看似轻松,其中却有青年人苦中作乐的意气和骄傲:现实已经如此窘迫, 我们仍然要过得优雅、过得坦荡,正如汪曾祺所说的:“我们这个民族,长期以来,生于忧患,已经很‘皮实’了,对于任何猝然而来的灾难,都用一种‘儒道互 补’的精神对待之。这种‘儒道互补’的真髓,即‘不在乎’。这种‘不在乎’精神,是永远征不服的。”

这种“不在乎”精神,正可看作是对“商女不知亡国恨”的一种有力的反击。

诉诸史实,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和私立南开大学3校先迁至湖南长沙,组成长沙临时大学,1938年又西迁昆明,改称国立 西南联合大学。联大的师生不愿做待在京津当亡国奴,一路南下,历经艰辛,其中闻一多等教授带领的湘黔滇旅行团336名师生,一路从湘西而云贵再到昆明,跋 涉三千余里,弦歌不辍。

联大八年,直接参军、从事抗战工作的有1100多人,占全体学生总数的14%。其中为国捐躯的烈士有14人,另有16人在军中担任翻译官,功勋卓著,获得美国政府为中国战区有功人士颁发的“自由勋章”。

当 然学生的主要任务还在于学习。有人会问,国家危急存亡之际,联大学生研习文学、国史、考古、语言学等等“无用之学”,意义何在?吕思勉先生如是说:“当国 家社会遭遇大变局之时,即系人们当潜心于学术之际。因为变局的来临,非由向来应付的错误;即由环境急变,旧法在昔日虽足资应付,在目前则不复足用。此际若 再粗心浮气,冥行摘涂,往往可以招致大祸。所以时局愈艰难,人们研究的问题,反愈接近于根本。”

西南联大毕业名录那一串串显赫的名字:李政道,邓稼先,汪曾祺,吴讷孙,陈忠经,何兆武,李长之……正是联大的学子们交出的辉煌答卷,年月艰难,他们并不曾虚度。

让我们回忆起那首著名的联大校歌《满江红》吧,文弱的学生们唱出来肯定没有阿兵哥那样雄壮高亢,但它仍然是抗日卫国战争的大合唱中一支温文而不屈的战歌,它绝对不是陈后主的后宫歌姬所唱的绵柔蚀骨的亡国之音《玉树后庭花》: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阀。

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

绝徼移栽祯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

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

便一城三户,壮怀难折。

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

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西南联大:一支温文的战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60439.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教育观点.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