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解说那些事儿

作者:王潇潇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26,星期六 | 阅读:2,223

在巴西看当地球员解说,是极富南美激情的。只要进球就会有一声拖长尾音高亢嘹亮的“Goooooo……al !”每次都几乎喊足一分钟,简直疑心解说员要憋过气去;而劳尔· 隆加斯则创造了足球解说史上尖叫的世界纪录1分23秒——因为他是个近视眼,看不清场上究竟是谁进的球,必须拖延时间,待他的同伴将进球者的名字写在纸上递给他

刘建宏

有网站总结过中国球迷世界杯期间的三大乐事,分别是看球、骂解说和拿奖品。每到球赛时,一刷微博和朋友圈,齐刷刷都是声讨解说员的,比如希望刘建宏不要一直唱衰西班牙,贺炜不要再那么文绉绉,段暄别那么亢奋……当然,最左右为难的还属今年新聘的解说嘉宾、前男足教练朱广沪,因为前几场比赛遭吐槽太多,已经不敢开口。结果网友又不乐意了,“为什么不让朱指导说话?你以为我是来看球的吗?”还有网友认真总结道:“朱广沪老师现在90分钟比赛说的话加一块凑不够一篇高考作文的字数,他后来说过话的总和小于等于揭幕战那次。”

所以做足球解说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是不行的,刘建宏天天在网上看评论,球还得照说,朱指导看了网友给他整理的语录不但承认“全部属实”,还补充了一句“欢迎吐槽”,因为中国足球解说本来就不成系统,没有教科书模板可供参考,不像国外解说那样,场面描述居多,辅以比赛相关数据介绍,相对评论的内容少。因为自由发挥的言论极易造成非议,所以骂解说也成了一种中国特色。

在巴西看当地球员解说,是极富南美激情的。只要进球就会有一声拖长尾音高亢嘹亮的“Goooooo……al!”每次都几乎喊足一分钟,简直疑心解说员要憋过气去。据说这一发明来自巴西人雷贝洛·儒尼奥尔,他因此也获得了一个绰号——“最佳进球人”。而他的同事劳尔·隆加斯,则创造了足球解说史上尖叫的世界纪录。在里约州一场联赛进球之后,他一口气尖叫了1分23秒——因为他是个近视眼,看不清场上究竟是谁进的球,必须拖延时间,待他的同伴将进球者的名字写在纸上递给他。

贺炜   

铁打的朱指导,流水的解说

2014巴西世界杯的IBC(国际广播中心)位于里约南部新城区,据市中心有一个多小时车程。离IBC不远的Aquagreen小区的公寓里住着60多个央视的工作人员,早晨八点去吃早饭一不小心会碰到刘建宏老师,而小区健身房则是偶遇朱指导最可能的地点。

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央视第一次派人转播,只有四个人。据悉当时除了转播,也会做点花絮,比如去别人家里拍点球迷看电视的画面,算是球赛外围资料。

电视节目拼的就是财力,高投入高产出,一直到2000年以后,中国电视在大赛转播上才算迈入一流水平。既然转播信号都一样,那接下来就要看解说员和嘉宾表现了,基本每届世界杯都会推出一个创新点。比如2002年首次启用了女主持沈冰来做演播室节目嘉宾,以女性的亲和、对足球知识的懵懂来陪衬男嘉宾的“学霸”,引起当年球迷广泛热议。这一传统一直延续下来,就有了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童可欣,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王梁,以及今年穿哪队球衣哪队输的“乌贼刘”刘语熙。

央视今年的特点是要强调现场感,于是在巴西十二座城市你都会看到解说员忙碌的身影。四个前方解说员刘建宏、段暄、申方剑、贺炜各自在驻守城市飞来飞去,期间还要轮换留一人在里约大本营的IBC看家——这是以备前方球场出现意外时直播还能进行。唯一的流动嘉宾是朱广沪,央视原计划派他解说16场比赛,这意味着他每隔两三天就要飞一次:比如6月17日在萨尔瓦多,6月21日飞回里约热内卢,6月22日又要出现在贝洛奥里藏特……

这届之所以选择65岁的朱广沪当嘉宾,是因为他曾在1995年带领健力宝青年队留洋巴西五年,对当地环境十分熟悉,甚至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葡萄牙语。在当地英文普及度基本为零的情况下,朱指导成了央视同行的救急翻译。

除了语言不通,巴西世界杯给解说员带来的障碍还有交通。2006年世界杯在德国举办时,交通相当发达便利,不管是飞机还是铁路,严谨的德国人几乎都把时间误差控制在秒以内。巴西则几乎不通铁路,想在城市间奔波只能靠并不总是那么准时的飞机,而且治安也令人担忧。但这已经比南非那次好很多了,据说当时为了保障解说员安全,有相当一部分解说都选择在IBC而不是球场进行——当然,这些都是不会告诉观众的。

朱广沪   

机遇跟危险并存

一场世界杯球赛跟解说相关的准备是从预定评论席开始的。离赛前还有半年时就需要将评论席的大小、数量及相关技术要求提供给FIFA(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会在收到各国申请后统一施工布置。强队和花钱多的国家会有较好的位置,没有参赛队的中国就……

通常中国评论席团队是三个人:解说、导播和技术,而其他大腕国家的解说则可能达到八人,包括化妆师、资料员、灯光师等,因为有的电视台对现场报道的光线要求相当严格,要达到演播室的质量,而目前我国则是极简风格,只需自然光即可。

除了评论席,有的国家还会再搭一个前方演播平台,来体现亲临巴西的现场感。比如英国BBC就在Copacabana海滩租了外景转播室,德国电视台也在里约著名的五星级郁金香酒店搭有演播室。据说海滩租用外景室的价格已经从50万美元,涨到了80万。

一场球赛直播通常是从后方演播室预热开始的,主持人随后把话甩给评论席上的解说员,谈一下现场环境,卡着时间叙叙家常就切入比赛。现在比早年高级的地方在于演播室虚拟技术的应用,也就是解说员点评时,后方可以利用数字技术合成虚拟场景,帮助观众全方位看到比赛每一细节。

每个解说员都希望亲临现场,但现场气氛的狂热也容易造成事故。2006年黄健翔喊出“格罗索立功啦!不要给澳大利亚人任何的机会!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的传统!……”央视现任体育频道综合部负责人也在现场,“当时气氛太热烈了,球迷都吵吵嚷嚷得谁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没想到这事在北京发酵得这么厉害,都是第二天台里打过电话来才知道 。”

由于这次解说过于偏袒支持意大利队,还造成了其对手澳大利亚使馆的抗议。这不是足球解说第一次造成外交事件了,2002年世界杯时,白岩松、刘建宏和黄健翔在世界杯特别节目《三味聊斋》里讨论了韩国队比赛中出现的不正当手段,刘建宏甚至怒批“这不是亚洲足球的荣光!”结果第二天韩国驻华大使馆提出抗议,外交部亲自通知他们不准再解说和评论裁判问题。2004年亚洲杯时,不幸解说韩国比赛的刘建宏又被韩国大使馆抗议了——他被认为言语里有不尊重韩国球员之处。

正如某位解说员所说,由于国内解说员大都是野路子出身,又太想标新立异表达出各自的差异化思维,每个人都只好自己默默摸索“度”在哪里。和国外已经成熟、模式化的足球解说方式相比,国内给了解说员畅所欲言的一切可能,也意味着生生不息被吐槽的危险。

不过,吐槽也不完全是坏事,比如央视老一代解说员韩乔生老师,算是中国解说员从广播型到专业型过渡的典型代表。他的解说口误堪称被吐槽的典范,例如“场边戴绿帽子的就是沙特队的主教练……”“也许您刚刚打开电梯”等。由于韩老师心胸开阔,经常以此自嘲,使得球迷反倒对他充满期待。不知道朱指导整场世界杯解说下来,会不会成为球迷心目中另一位韩老师呢。

段暄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足球解说那些事儿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9524.html

分类: 学术评论,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