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戳中了朝鲜的痛处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7,星期一 | 阅读:2,485
保罗·费舍尔

伦敦——6月中旬,塞斯·罗根(Seth Rogen)和埃文·戈德堡(Evan Goldberg)的喜剧《采访》(The Interview)的预告片在网上公布。这部电影将于10月上映,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扮演一名谈话节目主持人,罗根则扮演他的制作人。他们受到征召,要在前去平壤采访金正恩(Kim Jong-un)时,刺杀这名朝鲜领导人。在预告片中,弗兰科和罗根驾驶着坦克,扮演金正恩的男演员兰德尔·朴(Randall Park)则抽着导弹大小的雪茄。据称,朝鲜的宣传称金氏领导人都不用排便,片中对此进行了讨论,而这一段是专门用来搞笑的。

几天之内,朝鲜外务省便对这部电影进行了猛烈抨击,称其“无法忍受”,是“最为露骨的恐怖行径和战争行为”,并威胁称,如果发布此片,他们将“毫不留情地”进行报复。次日,朝鲜军方向海中发射了三枚近程弹道导弹,似乎在表示,“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Kyle Platts

教训:千万不要低估大麻在好莱坞的力量,也不要低估把火箭和香烟当做阴茎的笑话。

一个核国家的领导人,居然因为拍摄过《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和《菠萝快车》(Pineapple Express)的人所制作的一部无政府主义喜剧而发怒了,这一点似乎有些荒谬。但早在朝鲜1948年建国前,电影就在该国政治中重要至极。被称作“伟大领袖”的金日成(Kim Il-sung)最早的活动之一,就是创立了一家由苏联支持的国家电影制片厂,那里的电影制作人和工作人员得到了他提供的特供食品配给,以及住房。他的儿子金正日(Kim Jong-il)被称作“敬爱的领袖”,也是一个电影迷。金正日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私人电影收藏之一,他第一个有权势的职位就是管理朝鲜政权的宣传机器,包括它的电影制片厂。在20多年里,他以编剧、制片人、执行总监和评论家的身份,事无巨细地管理着朝鲜每一步新电影创作。如今,他的人民依然认为他是朝鲜历史上最伟大的创意天才——多亏了宣传而非任何真正的才能或技巧。

“敬爱的领袖”发火的速度不及自己的儿子金正恩。这部分是因为,至少在早期,金正日倾向于拿他能兑现的承诺来做威胁;那个时候,朝鲜的秘密特工依然有劫机、炸弹袭击国家机构及刺杀韩国总统的本事。而且,生这种气显然是在五十步笑百步。在他的大多数作品中,刻画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的方式,与罗根、弗兰科及戈德堡刻画金正恩的方式如出一辙:外国人是卡通般的程式化坏蛋。上世纪80年代出品的朝鲜电影里充斥着西方恶棍,他们往往是将官或校官,留着邪恶博士的大光头,被称为凯尔顿博士(Dr. Kelton)或是为女王陛下效力的路易斯·伦敦(Louis London)等等。这些角色全都心怀不轨地想要毁灭朝鲜,为白宫占领全世界。

一开始,由于找不到真正的西方演员,朝鲜就让本地人化上白色浓妆来假扮。后来,美国的叛逃者,以及外国的囚犯、外交官或到访的商人均曾被“劝说”进入摄影棚,待上一天到一周,戴上单眼镜、粘上假胡子出镜,并为影片配音。

与罗根及戈德堡的作品一样,金正日的影片时而滑稽不堪。不过,这种滑稽绝非有意为之。朝鲜不拍喜剧。想让人发笑,你必须做好勿让他们信以为真的准备,而这一点,金家的三代统治者都没能做到。在平壤,宣传标语牌曾作威胁之用,扬言一旦朝鲜遭到入侵或袭击,他们就要发动战争;而现在,这些标语警告外国人“不准伤害我们的自尊”。

要框定金正恩的角色类型也许颇有难度:他在瑞士接受教育,是一个篮球迷和所谓的电脑高手;他的妻子相当于平壤版的凯特·米德尔顿(Kate Middleton),而且人们曾对他或许会开放这个讳莫如深的国家心怀希望——可是好嘛,他又玩起了老把戏,试验弹道导弹、处死自己的姑父,任手下的新闻机构把韩国总统斥为“肮脏的慰安妇”。

有一点很明确:金正恩注重的是观念,而非现实。他的父亲及祖父试图宣称,在朝韩两国之间比较,朝鲜更为正统和成功。但他们在很久之前就输掉了这场斗争。如今,金正恩和他的闹剧国家必须表现得好像这个国家仍有存在的道理,因此,他的首要工作是维持这种幻觉。

然而,就像那些最担心遭到嘲笑的人一样,朝鲜很快就变得非常滑稽,而且,出于软弱无能,变得更加容易生气。去年,当好莱坞惊险动作片《白宫陷落》(Olympus Has Fallen)上映时,朝鲜政权没有威胁发动战争,或进行破坏。该片讲述了朝鲜突击队攻击白宫的故事,可见朝鲜并不介意自己被描绘为危险或好斗的流氓国家。但喜剧片呢?就太过分了。

金正日的影片——以及歌剧、建筑、镶嵌画、音乐、新闻报道、纪录片、舞台表演,都属于精心设计的宣传性视觉语言——为朝鲜民众树立了世界观,即朝鲜人是地球上最纯粹的民族,是仅剩的英勇对抗美帝国主义的人民。金正恩担心的是,《采访者》等电影将促使朝鲜被描绘成另一番景象:一个无足轻重的可笑国家。

罗根和弗兰科的电影不会在朝鲜上映,但随着朝鲜农村市场每天出现越来越多的中国盗版DVD,而朝鲜权贵阶层中的青少年前往日本度假,大肆消费西方音乐、电影和色情作品,金正恩和他的党羽当然会担心。当那堵将朝鲜民众与外界隔离的墙壁最终倒塌,朝鲜人意识到金氏家族根本不是伟大或敬爱的领袖,而是一个骇人的可耻笑话的时候,金正恩会有什么下场呢?

保罗·费舍尔(Paul Fischer)是伦敦的一名影视制作人,即将出版《金正日出品》(A Kim Jong-il Production)一书。

翻译:陈亦亭、许欣、张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好莱坞戳中了朝鲜的痛处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857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