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区管委会:搜刮民脂的独立王国

作者:罗雯 | 来源:网易【另一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2,星期三 | 阅读:774

导语:近日,有媒体报道峨眉山景区成立讲解服务公司引发村民堵路,景区管委会相关领导被停职检查、接受调查。事实上,类似景区与当地居民产生矛盾、纠纷的事件近年频发。矛盾的背后,则是景区政府长期与民争利的事实。

六十秒读懂专题:近年来,景区管委会与当地居民冲突不断,矛盾的核心并不是因为村民懒惰、贪得无厌,而是景区政府长期与民争利。圈“景”为“区”后,管委会不仅不与民众分红,更试图控制景区内的一切产权。作为挂靠政府的事业单位,景区管委会权力超然,治下的景区成为独立体系,藏污纳垢严重。

2006年《风景名胜区条例》实施,各地景区纷纷设立景区管委会。设立时间不长却冲突频发,2009年百名村民因利益诉求未满足围堵黄果树风景区致30余人受伤

中国1982年正式建立风景名胜区制度,风景名胜资源一直由建设部城建司下属风景名胜区管理办公室进行”业务指导”。2006年国务院颁布实施了《风景名胜区条例》对地方政府管理作出授权,”负责风景名胜区的保护、利用和统一管理工作”。各地方纷纷设立了风景区管理委员会或风景区人民政府。虽然设立时间不长,景区管委会与景区内居住者矛盾却频发。近年来,当地居民以堵路维权的景区还有嘉陵江源头景区、青岛崂山风景区、河南万仙山景区、西安翠华山、云南棋盘山等。09年百余村民因利益诉求未得到满意答复,围堵黄果树风景名胜区事件,造成国内外3000多名游客无法进出景区,并与警方发生肢体冲撞,有30余名村民不同程度受轻伤

事业单位性质的景区管委会行政级别高,武当山管委会还行使武当山风景管理局的管理职能与权限,形成”景政合一”的管理体制

景区管委会作为当地政府派出工作机构,要协调景区所在行政区域各方关系,盘活资源出政绩。而在中国,行政级别越高,可盘活的资源才会越多。以山东省为例,台儿庄古城是正处级单位,与枣庄市旅游局是平级单位。为加快武当山的经济发展,1997年8月湖北省省长办公会议决定将湖北省武当山特区与湖北省武当山旅游风景管理局、湖北省武当山旅游局合并。2003年6月湖北省委、省政府在武当山召开现场会议,赋予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独立行使正县级的管理职能和权限,实行封闭性管理,并成立武当山特区工委和特区管委会,分别为十堰市派出机构,与武当山风景区管理局合署办公

市府遥远管理鞭长莫及,景区成为管委会治理下的独立体系。黄山景区内行政、工商、金融、交通等一应俱全,甚至可行使执法部门的执法权

风景区是景区管理委员会、旅游公司员工、本地居民、经营户、游客各方利益博弈的平台。为加强管理,景区管理委员会风景区内设置各类机构。泰山景区管理委员会的内设机构包括法制办、财政局、劳动局、土地局、宗教局等,还有信访中心、控制中心、工商分局、地税分局等下属单位。且风景区离市区往往距离较远,市府管理鞭长莫及。2009年《中国改革报》记者潜元兹报道:黄山自然风景区的工商、税务、金融、交通等机构一应俱全,常驻行政管理、后勤服务人员逾三千。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本应是本级人民政府直接领导的行政执法部门。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却经安徽省政府批准,可设立综合执法机构,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

景区资源所有权实现形式不明晰,景区管委会试图管理一切产权。峨眉山事件中,管委会扣押民众的林权证,还声称是为民众好

景区管委会私自扣押全乡林权证是此次峨眉山景区村民堵路的重要原因。林权证是确认森林、林木和林地所有权或使用权的法律凭证。理论上来说,有了林权证,林地就可抵押贷款及流转。现行法律规定,风景名胜资源属国家所有,理论上该由中央政府代表全体人民意志合法行使所有权。也就是说,只有中央政府才是风景名胜资源开发、使用、维护、收益的惟一代表人。然而,当下的制度框架中并没有相应的制度安排来确保国家行使此种所有权。由于没有一个唯一的权威部门代表国家行使所有者权力,致使国家所有权实现形式不清晰。峨眉山景区管委会以林权证是敏感问题为由扣押民众的林权证,更声称是为民众好。

自收自支的景区管委会圈”景”为”区”后,常以”有悖政策”为由不与民众分红,更与民争利,凤凰古城收费堵死商户的路,而政府预期门票会增收1亿元

此次峨眉山风景区冲突,村民向管委会提出20%门票收入的分红。本是正常的经济诉求,但国内景区的建设往往是行政行为,对一些经济矛盾,管委会惯性地采取行政强制力来压制。此外,国内景区建设一直没有形成村民利益配套增长的机制,门票的上涨、景区收益的大幅提升和物价上涨、生活压力加大并行,景区内村民维权也就变得此起彼伏。更有景区使当地民众承受了本不该承受的不便和损失。2013年4月10日,湖南凤凰古城开始实施捆绑售票,凤凰古城游客特别是散客大幅减少,平时日均营业额达千元的小吃铺最惨一天只有收入18元,而政府预期门票会增收1亿元

拥有绝对权力却缺乏监管,景区管委会藏污纳垢严重,扬州瘦西湖管委会党工委原副书记徐宝林受贿登“浙江省2012年检察机关查办的典型行贿受贿大案”榜

作为一个独立、封闭的小社会,景区管委会拥有绝对权力却缺乏监管,藏污纳垢并不比社会少。2013年10月,一份名为《举报扬州邗江蜀岗瘦西湖管委会暴力征地》的帖子被人民网、新华网等纷纷转载。风景区管委会领导涉嫌违纪被调查的新闻在媒体上屡见不鲜。2012年,原扬州瘦西湖管委会党工委原副书记徐宝林受贿390多万被判刑10年6个月。其任职期间,分管安置房和工程建设,同时兼管风景区的河道疏浚工程。从工程招投标、项目承接资质鉴定到经费审批都成为他敛财途径。浙江省2012年检察机关查办的典型行贿受贿大案中,徐宝林一案榜上有名。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风景区管委会:搜刮民脂的独立王国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8335.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