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甲午修宪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7-2,星期三 | 阅读:833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2014年下半场刚开球,热点一个接一个。

徐才厚带来的巨大政治冲击波仍需善后,人民日报今晨继续宣告“法纪面前没有例外”,解放军报则在头版为全军和武警部队官兵代言,表示“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并高呼“把意志和力量凝聚到实现强军目标上”。

但是,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昨夜已有微博吐槽:“十八大后那么多中委和候补委被抓,是谁让他们上高位的?腐败史动辄十数年,组织部如何考察,何以能过关斩将一路升迁的?纪委又是如何履行监督职能的?贪官的上级部门从不作检讨,连个道歉都没有,还口口声声说查处某人显示啥坚定决心,你们都决心二十年多了,腐败却愈演愈烈,谁信!”

比@贺卫方遭遇更加严密屏蔽的消息是昨天香港民众抗议中共施政方式的街头游行,按照@周保松的说法,就是“一夜过去,微博干干净净”。对那些有幸得以发现“漏网之鱼”的民主期盼者来说,“风雨中抱紧自由”的意象足以让他们热泪盈眶,游行人数一说27万,一说50万乃至近百万,总之,蔚为大观。

对此,在今晨内地门户首页和报纸版面上,仅有中联办声明——“中央政府支持香港依法普选的决心坚定不移,诚意也不容置疑,这种决心和诚意,不会因为某种所谓的“全民投票”或者是游行示威的规模而有任何的改变和动摇”——得以出现。

人民日报续论《坚持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强调“特区政权必须掌握在爱国者手上”,其海外版则与央视一道,镜头牢牢守在欢庆回归的金紫荆广场,宣布“越来越多港人明白了,国家好,香港稳,港人福祉”。

而因为《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没13亿人多》之论而遭遇香港特首梁振英和全国港澳研究会批评的环球时报,倒也毫无退缩表现,眼见“搞‘七一大游行’不符合香港利益”的警告没能收获多少成效,胡锡进团队除了在昨夜微博中对着“这是我们的香港,永不放弃”的呐喊画面发出“no zuo no die”的讥讽。

今晨又声言“香港现七一游行,国家不可能让步”:“国家对香港社会的满意度不必期待过高,对那里发生游行示威等要有足够的承受力。如果是这样,香港‘七一大游行’就算不上什么事,即使发生了局部警民冲突,也没什么了不起。”

必须承认,刚刚过去的这个“七一”之夜,胡锡进太忙了。因为,他还有另一项重要使命,那就是面向13亿中国人放倒“消息树”——“日军又可以去海外开枪杀人了!”

“日本即使没有直接遭受攻击,也可参与针对他国的战争”,正是这一点彻底激怒了环球时报,于是进而有了今晨社论:“一代代日本右翼政客就像接力一样,为突破日本和平宪法‘前赴后继’。开始是向海外‘派兵权’,现在是‘武力行使权’。‘有志者事竟成’,安倍终于大体走完了这个方向的政策手续,被架空了的日本和平宪法从此将束之高阁……二次大战中,日本军队攻击太平洋深处,占领中国半壁江山和东南亚,打到澳大利亚沿岸,那么小的一个国家,膨胀到极点。那一切化成了日本右翼的怀念,这种怀念现在又部分转化成日本政府的政策和行动。”

几乎是与环球时报异口同声,人民日报海外版今晨也在惊呼,“安倍要把日本孩子重新送上战场”:“安倍内阁企图对外使用武力的图谋昭然若揭。现阶段,安倍内阁设定对外使用武力的事态包括: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受到攻击时为保卫日本国民的生命和自由,等等。这些看上去莫须有的借口和模糊不清的假设,矛头所向无疑是朝鲜半岛和中国。这在战后近70年来还是第一次,对战后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日本来说,完全是倒行逆施。这哪里是要保护日本国民,纯粹是要把成千上万日本国民和孩子重新送上死亡的战场!”

历史作为镜鉴,温故可以知新,作者力证暧昧与模糊早已有之:“早在120年前,日本政府就曾以所谓保卫领馆和侨民为名,出兵朝鲜半岛,针对中国发动了甲午战争。在此前的1890年12月,时任日本首相山县有朋便曾发表《施政方针演说》称,日本要自卫,第一要守护主权线,第二要保护利益线。所谓主权线即本国疆域;所谓利益线即与主权线安危关系密切的区域……如今,安倍内阁不仅以‘自卫’为名再度把朝鲜半岛视为行使武力的对象,而且实际上也把菲律宾、越南等同中国有岛礁领土争议的国家设定为‘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未来几年,在美日支援下,一旦菲、越海空实力增强,很可能进一步在南海向中国发起挑战。”

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消息,昨日午后由新华社转达:“7月1日下午,日本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案,这意味着日本战后以专守防卫为主的安保政策将发生重大变化。”

何为个别自卫权,何为集体自卫权?用@徐静波的比喻来说,“抗日战争,是行使个别自卫权;抗美援朝,是行使集体自卫权”:“有微博网友问我:‘行使集体自卫权’为什么等同于‘参与战争’?我写了这么一段话:任何国家,自卫权都有两种:一种是个别自卫权。也就是别人来打你时的自卫。另一种是集体自卫权。也就是帮别国出头打……安倍现在要行使的就是集体自卫权,让自卫队走出国门,替别人打仗。”

替别人打仗,也有条件限定,根据新华社总结,“武力行使三条件”包括:“一、日本遭到武力攻击,或与日本关系密切国家遭到武力攻击,威胁到日本的存亡,从根本上对日本国民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构成明确危险;二、为保护国家和国民,没有其他适当手段可以排除上述攻击;三、武力行使限于‘必要最小限度’。”

今晨新京报从中嗅出“日本令世界不安”的气息:“日本武力行使的这三个触发条件,本身无法量化。什么情况可视为威胁到了‘日本的存亡’,什么情况下可视为‘明确危险’,什么叫‘必要最低限度’,具有很大弹性解释空间。回忆历史,‘能否得到满洲’曾经被视作‘威胁日本存亡’,‘是否闪击珍珠港’曾经被视作‘威胁日本存亡’。史鉴犹在眼前,岂不令人生虑。”

愤怒与不安流露于今晨中国各大报纸头版,外交部发言人声明得到集体扩散。从历史深处找寻启示,京华时报直言“甲午年日本不正常”:“1894年,甲午年,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1954年,甲午年,6月9日,日本自卫队成立;2014年,甲午年,7月1日,日本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案……以甲午年大事件为背景,不难发现,安倍行为方式的不正常,根本原因是,他所追求的‘正常国家’,不仅已经在战犯法庭上遭到历史宣判,而且在地缘政治现实中完全不正常。安倍以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推动解禁集体自卫权,直接目的便是加强日美同盟。”

安倍自然需要对日本国民公开说明,根据中新网转引日媒NHK报道:“他表示将‘限定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条件,并声称‘日本不会因为保护其他国家而卷入战争’……‘这项决议是为了保证日本国民的生命安全与正常生活,在现行宪法的基础上进行的讨论。’”

凤凰网首页所推旅日作家俞天任专栏推论,安倍之忧映衬的正是美国衰落:“集体自卫权问题经常被描述成日本企图对外用兵的问题,其实还不是那样,那是修改宪法的内容,而集体自卫权问题在更大程度上是要不要接受已经开始衰落了的美国的委托的问题。”

类似观点新华社亦予呈现,“扶起‘亚洲最危险的人’,美国脸上微笑心里流泪”:“美国官员先前多次表示支持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是因为日本解套‘兵权’后,美国在实力衰落情形下‘重返亚太’就多了一个好帮手。”

做客于人民网下属强国论坛,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冯玮强调,对于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美国态度始终是鲜明支持,只不过,双方彼此都存有戒心:“日本不会忘记原子弹,美国不会忘记珍珠港。但是,第一,为了重返亚太实施战略再平衡,遏制中国,日本是美国必须依赖的不二选择;第二,美国有操控日本的足够的机制安排和自信。例如,美日联合司令部的指挥权完全在美国手里,没有美国的首肯,日本自卫队几乎什么都干不了。”

在过去几个月里,“知日派”冯玮在微博上一直被@平民王小石以“汉奸”怒斥。然而,他对美日抵牾的分析,倒也基本吻合于另一位左派人物@老辣陈香所转发的观点:“基本上是美国不想打,中国不想打,日本也不想打,大家都在互探底线,美国无法是制造事端好拖慢中国发展的步子,日本无非是借中国向美国要更多的自主权,美国无非是利用日本给中国找不痛快,中国无非是你玩你的我该干嘛干嘛……摆脱美国控制是日本一直以来的追求,日本开始想走的是跟中国合作摆脱美国的控制,但是上台的那些人比如田中角荣都被米国干掉了,有几个还死得不明不白,所以现在安倍走的是用中国当筹码换取米国放权这么一条路子。”

夜观天下大势,腾讯专栏作家张石则将视线投向6月29日在东京新宿天桥上自焚抗议日本修宪的那名男子,认定“日本人这回真的害怕了”,但与此同时,也“发生了严重的‘战略混乱’”:“大多数日本人是反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日本人多数认为,中国和朝鲜远隔大海,且军力和日美相差悬殊,美日协力,中朝必败,似乎没有打进日本本土的危险,因此‘国民卷入’的危险性不大,但是俄罗斯和美国打起来就不同了,俄罗斯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使美国在核打击下全境化为焦土的国家,毁灭日本更不在话下,且雄踞日本边界,美俄开战,美国必然利用在日本的基地,一旦改变了有关实行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美国如果从日本攻击俄罗斯,日本也必须硬着头皮一起上,这样日本全土必将遭到俄罗斯毁灭性的攻击…而安倍依仗执政党在议会里的多数席位,强行通过法律,在一些民众造成了对民主政治的强烈危机感。”

当然,作为中南海头号喉舌,人民日报更需严守“安倍晋三政府蓄意渲染中国威胁”之口径:“7月1日的记者会上,安倍晋三为解禁集体自卫权辩解称,‘做好万全的准备反而能打消日本参与战争的企图,拥有强大的实力,这才是威慑力’……倒打一耙的把戏着实荒谬。中国孜孜不倦的和平追求和快速发展给世界带来实实在在的机遇,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抹杀的事实。日本生拼硬造‘中国威胁论’,不过是掩耳盗铃的自我暴露。”

可惜,腾讯那个大家专栏偏偏要跟最高党报争这个理,今日所推分析是赵楚之《正常国家日本的挑战》,声称“日本已经充分意识到中国力量的崛起,但中国方面则对这种力量发展和比例的变化并无充分自觉”:“长期以来,中国满足于对日本右倾化和军国主义复活之类的肤浅指责,从简单的历史悲情来看待现实的中日关系,这种简单化和片面化的严重后果是,中国方面没有为自身力量的发展准备好必须的国际软实力基础。中国对和平意图的历史论述不能为外界所信用,而外界对中国力量性质与方向的担忧则为中国内部武断的蔑视所忽略。更严重的是,随着中国力量的成长和纠纷议题的增多,外部的反应都被简单地视为遏制中国的冷战意图,而甚嚣尘上的极端民族主义和文革式对外政策理念反而普及起来,这些都给外加恶意和善意的猜疑添加了无穷的燃料。日本也因此把对华安全方面的猜忌和担忧在国际上与内部合理化。”

视外交为内政之延伸,赵楚有釜底抽薪之策献上:“中国必须通过地区安全对话和协调的机制倡导者角色出现,而为支持这种努力,中国必须显示出在重大地区和国际议题中摆脱过去弱国心态的自艾自怜,学习运用国际主流社会的基本外交方式,及对国际法体系的支持。这既需要观念和外交实践方面的新起点,更需要真实的内部社会变革的支持……中国的影响、利益和善意必须表现为具体和连贯的政策、制度创建投资,以及作为倡导者和协助解决问题的调停者的真诚之中。”

立意在文末进一步升华,作者仿佛穿越时空,回到国破家亡干戈寥落的抗战初期,而后向当下焦灼时局投以温情目光:“中国不必因日本是正常国家感到恐慌,在1937年尚且坚毅沉着的民族,为何要在2014年失去自信?现在,是告别极端民族主义的恐日症和恐美症的时候了,中国应该向世界展示自身作为正常国家的自信、力量、善意与愿景。”

腾讯纵然已属百家争鸣,尺度毕竟仍有“天花板”。今天上午,意犹未尽的赵楚又在微博上张贴出自己在香港东网上的大势评论,其间主旨,@王冲一言以蔽:“中日都不正常,中国比日本更不正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出品:徐达内.COM,本文责编 霍默静[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甲午修宪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832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