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继续向西南搜索马航客机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19,星期四 | 阅读:1,632

澳大利亚堪培拉——澳大利亚官员表示,该国计划继续在印度洋海域对马来西亚航空(Malaysia Airlines)失踪的370航班进行搜寻,方位在上个月进行了海床仔细搜索的区域的西南面。

这架波音777-200型客机从马来西亚吉隆坡起飞,载着239人飞往北京,于3月8日凌晨消失。在此后的几个小时里,飞机与伦敦卫星通讯公司Inmarsat所运营的一颗卫星进行了一系列电子“握手”。此次搜索区域向西南方向转移,反映了对这些握手信号的分析结果。

Lsis Bradley Darvill/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Defense, via 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水下自主设备,在马航370航班的搜索中执行完一个任务之后。

卫星数据显示,飞机绕过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最北端后,曾向南转向,飞越印度洋。澳大利亚军方退役将领、此次搜寻任务的负责人安格斯·休斯顿(Angus Houston)表示,这仍然是调查者在搜寻飞机的过程中持有的最佳线索。

“我们必须继续深入,对海床进行全面搜索,”他说。他还表示,“那些电子握手是我们目前掌握的最有力的信息。”

6 月10日,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The Australian Transport Safety Bureau)聘请私人公司辉固调查(Fugro Survey)沿着飞机可能的最后地点的弧线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搜寻。这条弧线是根据卫星数据测算出来的。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还在招标,希望在月底前能找到 一家商业承包商,部署拖曳式深海潜水设备,对海底进行详细搜索。休斯顿说,拖曳式搜索不需要等海底绘图工作结束,今年夏天就可以开始。

他还 称,金达利作战雷达网(Jindalee Operational Radar Network),即澳大利亚本国的远程超视距雷达系统当时没有关注这架飞机可能经过的区域,亦未能侦测到它。调查人员也没有从一次水下撞击声中找到任何 有用的线索。探测到这个撞击声的是澳大利亚珀斯附近的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的声学研究者,时间差不多是在这架飞机停止电子握手,似乎耗尽燃料的时候。

澳大利亚船只“海盾号”(Ocean shield)上个月对飞机潜在坠海点所在圆弧的东北半段的小片海床进行了非常细致的搜索。开展这项工作是因为,此前“海盾号”曾在那里探测到声音,并被 认为是飞机的黑匣子发出的定位脉冲信号。不过,后来经过重新分析,又发现这些声音并非黑匣子的脉冲信号。

Inmarsat驻伦敦的副总裁克里斯·麦克劳克林(Chris McLaughlin)周二在电话采访中说,Inmarsat不会指责搜寻工作者追踪这些信号的做法。4月,搜索人员在Inmarsat估算的区域的东北部监测到了这些信号。

“Inmarsat 的模型说明,MH370的坠海点可能比人们早些时候探测到的脉冲信号所显示的地方更加靠南,” 麦克劳克林说。他还称,波音公司和法国电子集团泰雷兹(Thales)的专家,以及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的调查人员“对这些数据所做的另外四项独立分析也表 明,位置还要往南,在更靠近第七条弧线的地方”。这条弧线根据Inmarsat的卫星从飞机上接收的最后信号测算而来。

“所以我们认为,搜索的下一阶段将围绕这些数据的计算结果展开,”麦克劳克林说。

周二,BBC援引Inmarsat管理人员的话说,虽然澳大利亚对探测到的声音表示极大关注的做法无可厚非,但Inmarsat对卫星握手信号的模型早就表明,飞机最可能的最后地点要更加偏向西南。

然而,Inmarsat在周二的声明中称,“由于缺乏飞机性能和追踪方面的数据,所以有许多不确定的地方,目前仍无法确定飞机在南冰洋的确切的最后地点。”

澳大利亚官员称,他们下一步的首要任务是详细绘制海洋地形图,以便在未来几个月里深海潜水设备能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以较快速度进行长距离拖曳,尽量减少撞上没有事先发现的海底山的风险。

澳大利亚断定,时至今日,全部残骸均已沉入水底,或是因为在水里泡了这么长时间而无法被认出来自失踪飞机,因而不打算进一步从空中搜寻漂浮的残骸。 “经过一段时间,因为浸水太严重,包括座椅坐垫等在内的几乎所有东西都沉下去了,” 休斯敦说。

当法国航空公司(Air France)的一架航班2009年在巴西沿海坠毁时,头几天还能在海面看到大量残骸,但到了第16天,水面上就什么都没有了,到第26天,视觉搜寻即告停止。

在马航飞机搜寻工作的早期,一个担心是,飞机可能降落在了某片平滑的海域,然后沉入水中。在这种情况下,就可能不会留下空中搜索人员要寻找的漂浮残骸。

实际上,现在对搜寻人员而言,不管可能性有多小, 飞机完好无损地沉入了海底反而变成了最好的情况。在广阔的海床上,相比于落水时裂成许多碎片,完整的飞机更易找到。

根据大小、形状以及在深达六公里的水中滑行或翻滚时水的阻力的不同,这些碎片的下沉速率和方向各不相同。

“我们可能会面临一片非常分散的残骸区,” 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的少将特雷沃尔·琼斯(Trevor Jones)周一接受采访时说。

更让人担忧的一点与海床的地形有关。法航那架飞机坠海后,沉到了大西洋海底一片相当平坦的沙质平地上。这一点为找回驾驶舱语音记录器和飞行数据记录器这两个黑匣子提供了便利。

相比之下,在马航飞机可能所在的印度洋海床,有相当大的区域山岭沟壑纵横交错,一些地方还有几十米深的淤泥。澳大利亚官员表示,一个担心是,黑匣子可能扎进了淤泥深处,而像衣服那样的更轻的物体可能会慢慢下沉,落到淤泥表面。

类似“海盾号”上月拖拽的美国海军“蓝鳍-21”(Bluefin-21)那样的深海潜水器的声纳能够穿透进海底悬浮的较稀的淤泥,但也许无法进入更浓稠的淤泥深层。

澳大利亚官员和海洋学家表示,会顺着残骸表面下沉的淤泥在今后几个月乃至几年将其掩埋起来的可能性非常小。淤泥的沉积速率非常缓慢,在一些地区一年只会有一两微米,而这个厚度只是人类毛发直径的零头。

在 即将展开搜寻工作的更偏南的区域,沉积速度可能会稍微快一点,因为上涌的冷水可能会在上层海水中供养更多生命。但堪培拉澳大利亚国防学院 (Australian Defense Force Academy)的海洋学家罗宾·罗伯逊(Robin Robertson)表示,那里的沉积速率依然不足以掩埋残骸。

在3月末和整个4月负责从空中对印度洋大片地区进行搜索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 上校克雷格·希普(Craig Heap)表示,在残骸搜索期间,来自澳大利亚、中国、马来西亚、新西兰、韩国和美国的飞机记录的飞行时间约为3000小时,其中包括在飞机可能坠落的偏 远海域上空飞行的近900小时。

“我们依然很失望,而且总是会失望,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找到,”他说。但他也称,此次搜索让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军事飞行员相互合作,在这一点上,此次搜索是不同寻常的。最近,围绕东海的空中和海上主权问题,这三个国家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休斯敦对失踪飞机最终会被找到表示乐观。但其他一些澳大利亚官员表示,由于海床上泥沙淤积,再加上残骸分散,而且飞机最后的飞行路线也不明确,所以即使能找到失事飞机,寻回黑匣子,可能也是多年后的事情了。

Nicola Clark自巴黎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陈柳、陈亦亭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澳大利亚继续向西南搜索马航客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763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