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医闹与医诈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17,星期二 | 阅读:1,133

发酵半月之后,湖南公务员伤医事件所遇争议,始终在医闹与医诈两端摇摆不定。

是东方早报与北京青年报接力将疑云再次拉回公众视野。东方早报昨日由记者发回整版报道,追踪报道《长沙涉医案近半月仍存三疑点》:“医生是否‘诈伤’?官员到底有没有打人?医院是否抢救不力?”

文中宣布,又有一人因此被抓:“湖南‘6·2’涉医案事发后几天,一名死者家属被刑拘,这起曾被认为是公务员暴力伤医的案件似乎告一段落。然而,6月12 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律师吴法天向早报记者透露,当日凌晨1点多,长沙警方在没有出具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将一名死者家属从北京带回长沙,并予以刑拘。 据了解,当时3名死者家属因对长沙警方的处理不满,正在北京上访,这一消息也得到死者家属方面的证实。”

以死者家属传来的监控视频为据,北京青年报今日亦为此发问,并获多家门户首页展示:“疑问一:医院是否抢救不力?疑问二:现场是否出现打砸?疑问三:医护人员是否诈伤?疑问四:给钱就不能拷贝监控录像?”

那一夜究竟发了什么?时间越是往后,真相反而越是模糊。那么,不妨从头说起。

6 月2日深夜,湖南本土媒体人彭力微博爆料:“求证!今天凌晨四点,湖南中医药大学附一院一肺癌病人抢救无效死亡,家属将抢救的女医生和护士暴力殴打,护士 有先兆流产征兆,病房也被砸了,凶手:湖南省人大民族华侨外事委员会:欧阳富胜,主任科员;该凶手一边殴打,一边叫嚣:‘我若不是公务员今天就把你们当场 打死’——嚣张气焰张狂。”

次日,三湘都市报介入,确认彭力爆料属实,并引述目击者说法:“在患者进行抢救之前,同来的家属就对医护人员放话:‘如果病人出了什么意外,你们都得偿命!’”……“他动手打人时高声叫嚷‘我若不是公务员的话,今天就把你们当场打死。’”

有 此两句,已足以掀起舆论场上的滔天巨浪。对公务员群体心存不满的意见领袖们,自是少不了又发动一轮口诛笔伐。湖南省人大常委会的回应——“如涉及人大机关 干部,省人大决不姑息,决不护短”,几乎等于是不打自招地坐实了权力的肆意妄为;以@烧伤超人阿宝、@西地兰、@肖传国为代表的医生群体,在@中国医师协 会的旗帜下抱团冲锋火力凶猛,号召“采取强力措施保护医护”:“敢动手的,管揍不管治;敢动刀的,管杀不管埋!”

当时,人民日报也曾由王石川刊文,普法训诫:“逼值班医生向遗体下跪、磕头,殴打医护人员致颅脑损伤、先兆流产,无论打人者是不是公务员,这种辱医、伤医的粗俗乃至粗暴行为,都于法不容。”

没 错,新近正有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一个多月前,4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下发《关于依 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强调要加大对暴力伤医、杀医、扰乱医疗秩序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查处力度。”

果不其然。汹汹舆论之下,长沙市公安局6月7日通报,死者堂姐欧阳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

然而,死者家属鸣冤之声声此时也开始浮现。在湖南红网论坛《还原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所谓暴力伤医事件真相》一帖中,家属痛诉“亡灵还没安息,活人又被恶搞”。目前,该帖已有近250页的回复。

有 鉴于此,新华社奉上《医患双方各执一词 湖南暴力伤医疑云待解》:“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对外披露,6月2日凌晨,29岁的女医生王雅在抢救一名肺癌患者时,遭多名家属殴打,致颅脑损伤: 脑震荡、头皮血肿、多发性软组织挫伤、耳鸣、听力下降等。怀孕5个月的护士谭小飞遭患者家属殴打后,出现先兆性流产……对于这个事件,涉事另一方却有截然 不同说法。4日发布在当地一家门户网站的长篇网文《关于请求彻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不予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报告》说,网上反映死者大哥打人一 事纯属造遥中伤;医生不及时救治不作为,致使病人死亡,医院及医生理应承担法律责任;医院不主动与家属协调解决医疗事故,态度恶劣;通过各种方式恶意侵 权,早有预谋。”

藉由这篇网帖与新华社报道,不少围观者开始逐渐对自己起初判断产生怀疑。身居长沙的@御史在途即是典型代表。

这 位纪委干部回顾:“在这一事件中,我最初谴责殴打医护人员行为。看了视频后,接着质疑医护的伤情……这些质疑最终都被事实证明。而个别医生的微博,证明了 他们缺乏职业操守、没有是非观念……打医生为法律所不容,当事人已被追刑责,如何处理是司法机关的事。但质疑医院夸大伤情的问题,也是保护打人者合法权利 的需要。”

于是,他再次把矛头对准医护人员:“一系列医患纠纷,一开始往往舆论一边倒,最后才知原因并不简单。在网上,绝大多数的网友都在 努力探求真相,令人费解的是,以@西地兰 @肖传国为代表的一批医务工作者,却罔顾事实,不讲逻辑,满嘴喷粪,他们不代表医学界的主流,但他们的言行从一个侧面诠释了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

@老徐观察也有相似怀疑:“医院说:公务员打人!可是,没视频。医院说,公务员伤医辱医!可是,事发后,行动仍是自如,至今,也没有看到伤情鉴定报告。”

当 然,最严厉的指控仍然来自专程赶赴长沙的代理律师吴法天,他在微博上咄咄逼人:“谭护士6月2日上午自称被打,可警察来时她却指认不出谁打她。下班时医院 监控显示其非常正常,毫无被打痕迹,我看过卷宗中的照片也没看到伤,而且鉴定结论显示‘未构成轻微伤’。可媒体来采访,就躺病床上说‘先兆性流产’,这严 重误导了网民。其实谭护士根本没流产,甚至连外伤都难以找到。”

这时,千万不要忘了@评论员李铁和@沈彬的电线杆子,这两位曾因认定早前南 京小护士诈伤而遭白衣天使集体痛恨的“恶人”。虽说他俩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不屑于“五毛党”吴法天,但是,当发现“南京护士陈星羽碰瓷装瘫痪,长沙医生护士 也开始模仿”,还是愿意一同喊声“这些医护如此无耻,活该被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霍默静 [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医闹与医诈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7472.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