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 克鲁曼:利益,意识形态与气候

译者:haffy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16,星期一 | 阅读:1,510
原文:Interests, Ideology And Climate
原作者:Paul Krugman

关于人为导致的全球气候变暖,有三件事儿是我们必须知道的。第一,如果我们不尽快采取措施减少碳排放,那么后果将会很严重。第二,所采取的的措施,从纯经 济学的角度来看,应当具有可行性。碳减排,很可能会导致经济增长放缓,但力度要适中,不能使经济增长大幅下降。第三,要实行减排政策,政府将面临很大的阻 力。

然而,减排行动何以如此困难?是所涉利益因素的干扰吗?

本人研究这个问题已经有段时日了,但是得出的结论多少让人有些吃惊——所涉利益并不是行动困难的主要原因。当然,他们确实也也很重要的因素,在维持气候状 况并没有那么严峻的假象上,化石燃料行业的资金支持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但是金钱利益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致使气候政策举步维艰的另有其因,那就是 意识形态和反智主义的不当结合。

但是,在我详细说明这点之前,我们仍先谈谈经济的问题。

在之前的许多专栏里,我都曾提到过所有探讨经济对碳减排影响的研究,包括那些并不十分严谨的研究——比方说反环保的美国商会最近资助的一项研究,都发现经 济成本是有限的。事实也确实如此。20世纪80年代时,保守派宣称任何解决酸雨问题的措施都会严重制约经济的发展;而事实上,对二氧化硫排放才去的限额贸 易体系以极小的代价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东北各州从2009年开始对碳实行限额交易,到目前为止,当地碳排放量显著下降,同时经济却比全国其他地区增长都 快。环境保护并不是经济增长的敌人。

但是,保护环境难道不会增加某些行业或地区的成本吗?当然会,但是成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

我们着重关注一下被炒得很热的“煤炭战争”。认真对待全球气候变暖问题首先意味着削减(甚至最终淘汰)煤炭发电,这千真万确。而这就会对那些依靠煤炭开采提供就业的地区造成影响。这种观点几乎忽略的一点就是这种工作现在已所剩无几。

曾经煤老大确实提供了许多就业机会: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的矿工人数超过25万。但从那以后,煤炭相关就业人数下降了2/3,这并不是因为煤炭产量下 降——相反,实际上煤炭产量一直在增加,而是因为多数煤炭都来自于露天开采,需要的工人数量并不多。此时,煤炭开采工人数量及其稀少,仅占美国总就业人口 1%的1/16。即便停掉整个煤炭行业,失业人口的数量还远远不及美国2007-9年经济大萧条时期平均每周的失业人数。

或者我们换种方式来说,真正的煤炭战争,或者至少是对煤炭工人来说的煤炭战争上个年代已经发生过了,不是由自由环保人士,而是由煤炭行业自身发动的。该失业的早都已经失业了。

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煤矿主和煤炭发电厂确实有必要阻挠环保政策的制定。但即便这样,这些特殊利益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巨大。那么为什么反对气候政策的呼声那么强烈?

让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有人从小信奉艾因·兰德的哲学思想的人,认为不受拘束的利己主义永远是正确的,政府永远是制造麻烦的根源,而不是解 决问题的能手。同时,也会有一些科学家宣称,不受限制的利己主义将毁灭世界,政府干预才是唯一的出路。干预方案会在多大程度上有利于市场运作,这并没有什 么关系。这种观点是对自由主义世界观的直接挑战。

那么人们的自然反应就是反对,怒而斥之。阅读或者观看任何关于气候政策的辩论,你都会对反对者的恶毒及怒火印象深刻。

人们对气候的关注以科学共识为基础,这一事实使事态更加恶化,因为这已经走向了反智主义。反智主义对美国社会生活,尤其是权力,具有深远影响。一点都不奇 怪,会有这么多的右翼政客和权威人士迅速投向阴谋论,指控全世界数以千计的研究者们勾结在一起,设了一个巨大的骗局,其真正目的在于维护大政府霸权。毕 竟,右翼派从不喜欢或信任的人里,科学家排在第一位。

所以,在我们试图解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时,真正的阻碍是仇视科学的经济意识形态。在某种意义上,这使我们的任务变得更加简单:我们实际上要做的并不是强迫人们接受惨重的经济损失。相反,我们要做的是克服骄傲自大和故意的无知。这确实也是很难的。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保罗 克鲁曼:利益,意识形态与气候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730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