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洲际大战:欧洲 vs. 拉美

来源:WSJ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13,星期五 | 阅读:1,342

利(Pele)正在憧憬南美的辉煌时刻。

离巴西世界杯开幕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巴西最有名的形象大使、最誉为史上最伟大足球运动员的贝利站在迈阿密的一间艺术工作室里,说起了他对南美足球两支劲旅──阿根廷队和巴西队──在决赛中相遇的想象。

互动图:世界杯强队风格剖析

贝利当然是希望巴西获胜。他在役的时候,巴西队就曾三次夺冠。他的另一个梦想,是巴西在后半段赛程中击败乌拉圭,报1950年巴西上一次举办世界杯时输掉决 赛之仇。那次失败让贝利的父亲和父亲的所有朋友泪流满面。当时贝利才九岁大,彼时情景仍然是他看到成年男人痛哭的最早记忆之一。

贝利说:“我们有着非常大的责任。我们国家所有人都希望看到巴西获胜。”

在 世界杯的前夕,这样的憧憬席卷了整个南美。世界杯6月12日开赛,这一天巴西队将在圣保罗迎战克罗地亚队。从波哥大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基多,到圣地亚 哥,到萨尔瓦多,人们都希望──尽管这也许并不切实际──今年南美能成为占据主导的足球大洲。他们将荡平欧洲巨头,连同后者关于技术优胜、以及技术如何强 过南美人百年来灌输给足球的创造性和才气的说教。

那种更加遵规守矩的模式正在蔓延。英 格兰足球超级联赛(English Premier League)阿森纳队法籍教练阿尔塞纳·温格(Arsene Wenger)说:“战术方法已经同质化。世界杯是什么?它是欧洲和南美的对立。现在所有最好的教练和球员都来到了欧洲。”

Buda Mendes/Getty Images
足球:全世界的运动

世界杯是很多东西,它是一场体育活动,是一场盛大演出,是旗帜鲜明的民族主义最和平的展示。它也是最公平、最激烈的全球性体育比赛。奥运会由大国或极其富裕的国家主导。但在世界杯中,有着优异表现的国家有大也有小,有富也有穷。民族认同感、大洲认同感可能更加深沉。

几 十年来人们一般都觉得,最优秀的球员都出自南美洲,它是街头足球、五人制足球(一种小规模的足球比赛,使用小而重的球)和足排球之乡。但现在除了巴西之 外,最优秀的球队都出自欧洲,它们拥有等级森严的训练学校和复杂精妙的教学方法。正是这块土地造就了德国和意大利很有耐心的防守重卡,以及荷兰的“全攻全 守”(Total Football)革命家──在他们创造的体系之中,任何球员都可以在任何时候发挥任何位置的作用,就像一部可以互换零件的机器一样。

南美对个人风格的褒扬总是不亚于对比赛结果的看重。正是这个大洲出现了贝利和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这样的魔术师,他们可以让球在欧洲对手的头顶和脚下起舞。

但是,在越来越多南美球员向欧洲阵营渗透之际,南美洲最强大的那些国家队已经开始针对国际比赛采用一种远较以往更守规矩、更重结果的模式。

ESPN评论员、1978年“蓝白军团”主场夺冠时的明星前锋马里奥·肯佩斯(Mario Kempes)说:“现在夺冠更加重要,胜过你如何夺冠。风格并不那么重要,这对于足球运动来说是很可惜的。”

贝利也曾指出,甚至在巴西也出现了这种重心的转移。要知道,巴西队势不可当的前锋曾一直被人们视为它的灵丹妙药。贝利说:“今年巴西队从中场到后场要比前场更强,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

这种变化虽然有可能违背了南美的文化倾向,但它也带来了切实可见的成绩。当前国际足联的世界排行榜上,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哥伦比亚占据了前八名中的四个位置。在另一套更加复杂的重要排名中,这四支球队和智利全都名列前10,巴西高居榜首。

此届世界杯是自1978年以来第一次回归南美,这是南美在这项世界最热门运动中维护其优势地位的最佳机会。还没有哪支欧洲球队在南美举起过奖杯。像欧洲赛场经常发生的那样主场夺冠并让三支、甚至四支本洲球队进入半决赛,突然之间似乎近在咫尺。

以 拉长声音喊“球进了”而闻名的阿根廷播音员安德烈斯·坎托(Andres Cantor)说:“过去我们的球队在地球这一面踢球时表现不错。此次所有南美球队都将有很多球迷在场。这种情况是在欧洲踢球时所没有的。每一支拉美球队 都会感觉像在家里一样自在。阿根廷和巴西应该会进入四强。其他球队怎么样还有待观察,但它们应该都会走得更远。”

Popperfoto/Getty Images
图片:1950年巴西世界杯瞬间

巴 西的内马尔(Neymar)和阿根廷的利昂内尔·梅西(Lionel Messi)都是致命前锋,他们会吸引对方防守球员的很大一部分注意力,从而为队友──比如巴西的若(Jo)、弗雷德(Fred)和阿根廷的塞尔吉奥·阿 圭罗(Sergio Aguero)──创造很多机会。膝关节半月板撕裂可能会拖累乌拉圭的路易斯·苏亚雷斯(Luis Suarez),但他的队友埃迪森·卡瓦尼(Edinson Cavani)也是非常凶险的,队长迭戈·卢加诺(Diego Lugano)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防守力量之一。与智利对阵的球队必须全力对付效力于意大利冠军俱乐部尤文图斯队的明星中场球员阿图罗·比达尔 (Arturo Vidal),以及巴塞罗那队屡有进球的得分手阿莱克西斯·桑切斯(Alexis Sanchez)。厄瓜多尔的强大阵容中有曼彻斯特联队的中场球员安东尼奥·瓦伦西亚(Antonio Valencia)。

但是,在勾 画半决赛全部由南美球队参加的美妙图景之前,球迷们需要知道,之前也曾有过这样的情形:人们对世界杯东道主的希望高涨,结果一俟比赛开始,希望便已破灭。 四年前南非世界杯期间,非洲十分自信第一支进入半决赛的非洲球队即将产生,从而预示一个新的现代非洲的出现。结果只有“黑色之星”加纳队小组赛过关,晋级 16强,之后它击败了美国队,但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输给了乌拉圭。

在那一届世界杯,南美差一点就占据了主导地位,四支南美球队成功跻身八强,分别是巴拉圭、乌拉圭、阿根廷和巴西。后两支球队在他们的前四场比赛中占据了绝对主导。

然 后,西班牙以1:0险胜巴拉圭,德国以4:0狂屠阿根廷,荷兰以2:1扳倒巴西,使得南美洲仅剩一支队伍──乌拉圭──进入半决赛。这是过去八届世界杯中 第六次出现这样的情形。从1978年以来就从未有过两支南美球队同时杀入半决赛。1982年和2006年各有一支打入半决赛。1930年首届世界杯以来的 76支半决赛球队当中,南美占20支,而1982年以来的32支半决赛球队中,南美仅占六支。1982年以来欧洲曾产生25支半决赛球队。

亚洲、中北美洲和大洋洲就对不起了,你们在国际足坛只是陪衬而已。在这三个洲足联当中,亚洲产生过一支半决赛球队,即2002年的共同东道主韩国。美国队是北美洲唯一的一支曾打入半决赛的球队,那是在1930年的首届世界杯上。小小的大洋洲从来没有产生过半决赛球队。

前阿根廷球星肯佩斯说,四支南美球队杀入半决赛“想想是很美妙的。但是还有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这样的球队,他们总是能打进半决赛,现在还有了荷兰队。他们一起打半决赛已经有很长历史了。”

Getty Images 在南美,足球是一项街头运动;在欧洲,占主导地位的是烧钱的联赛。图为里约热内卢棚户区猴子山(Morro dos Macacos)进行的一场足球比赛。

就连贝利也降低了对巴西主场夺冠的预期,特别是在西班牙有可能在八分之一决赛中对阵东道主的情况下。他说:“我们必须尊重其他球队,因为大家都是势均力敌。”

欧洲有几个相对于南美的内在优势,倒是跟有关南美创造性与欧洲纪律性、组织化孰优孰劣的价值观争论无关。

今 年世界杯32支球队,欧洲占13支。另外,欧洲的大国比南美多,因此后备人才库也比南美庞大。巴西五次夺冠、德国三次夺冠的最好解释可能在于它们的人口。 巴西人口超过两亿,又是世界上最痴迷足球的国度。但南美第二大国家哥伦比亚的人口只有区区4,800万,紧随其后的阿根廷只有4,200万。欧洲有七个国 家的人口多于4,500万,其中德国人口达8,200万。

财富也有重要,因为它会提供更多的资金用于每一个级别的训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 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排名,乌拉圭人均GDP为南美最高,但在世界范围仅排第44位。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名单上最富有的25个国家当中,欧洲占了14个。

虽 然欧洲有其先天优势,但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其足球成就在南美的球星面前却显得相形见绌。50年代,乌拉圭的胡安·阿尔伯特·斯奇亚菲诺(Juan Alberto Schiaffino)去了AC米兰,阿根廷的阿尔弗雷多·斯蒂法诺(Alfredo Di Stefano)去了皇家马德里,成就了第一批重要的跨国转会。更晚近的时候,在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先生评选中,巴西的罗马里奥(Romario)、罗纳尔 迪尼奥(Ronaldinho)和卡卡(Kaka),阿根廷的梅西,乌拉圭的迭戈·弗兰(Diego Forlan),哥伦比亚的拉达梅尔·法尔考(Radamel Falcao),要么是获选,是么是进入了前五名。

从1994年到2012年担任欧洲足球联合会技术部主管的苏格兰人安迪·罗克斯堡(Andy Roxburgh)说:“沙滩上、街道上都有他们的身影,那里到处都是足球。”罗克斯堡相信,南美人的足球天赋在于汲取不同于欧洲人所汲取元素的足球元素。

罗 克斯堡还说:“在英格兰,大家都想成为击球进门的那个人,但在拉美,则是要击败对手,或者是成为创造进球机会、即打开通道而不是关闭通道的那个人。这就是 欧洲看重他们的原因。他们带来了欧洲目前所没有的创造性和技巧。即便是在激烈的比赛当中,他们玩起来也是得心应手。而且他们会玩那些组合传球。”

如果说这些话听起来像是在形容世界冠军西班牙国家队,那么该球队“tiki-taka”风格的根子里确实有着拉美式的快速触球技术。但西班牙也是高度组织化并且很有耐心,这方面是拉美足球从未有过的。

如果说南美劲旅势将在巴西大放异彩,那么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接纳现代国际赛事要求的技术策略、组织化和防守原则。

乌 拉圭一直以来都比其他南美球队更加倾向于防守,对于一个仅有340万人口、被巴西和阿根廷这两只攻击型猛兽夹击的国家来讲,这是一种生存战术。它的这条策 略被称为“Garra Charrua”,是依照土著部落查鲁亚(Charruan)的名字命名的,意思是查鲁亚的爪子。1950年决赛期间,在巴西以共计13:2的比分战胜前 两个对手之后,这条策略帮助“天蓝军团”将巴西队压制在只进一球的成绩上。之后这条策略一直受到了乌拉圭队的追捧。

对于其他南美国家来说,现在每个星期卫星电视转播的欧洲联赛成了最有效的教学工具。另外,两代南美顶级球员在欧洲度过了差不多整个职业生涯,然后回到祖国,传授一种有别于他们成长期间所玩足球的足球。

阿根廷评论员坎托说:“所有教练都知道梅西独自一人是无法夺得世界杯冠军的。如今就连巴西队也被人批评,说它过于僵化,不玩‘美丽足球’。”

罗 克斯堡回忆起巴西队技术顾问卡洛斯·阿尔贝托·佩雷拉(Carlos Alberto Parreira)前不久跟练习防守的顶级巴西球员一起上的一堂两个小时的训练课。过去在亚松森(Ascuncion)、瓦尔帕莱索 (Valparaiso)、卡塔赫纳(Cartagena)的街道和操场磨练技术的球员,现在在很小的年龄就被带进了俱乐部和训练学校。在那里,他们不仅 关注于运球穿过对手两腿之间玩“穿裆过人”的梦想,也关注于4-4-2或4-2-3-1队型的精妙之处。这样做是为了打造出能在框架之内尽情发挥创造力的 运动员,就像一个从掌握基本技术起步走向辉煌的爵士大师一样。

在开球哨即将吹响之际,所有人对巴西队、阿根廷队和乌拉圭队都很了解。但不 要漏了智利队。2012年以来,智利队一直由阿根廷籍主教练豪尔赫·桑保利(Jorge Sampaoli)率领。他是同胞马赛罗·贝尔萨(Marcelo Bielsa)的追随者,贝尔萨在欧洲和南美都管理过俱乐部和国家队。

桑 保利已经把一支没有几个国际巨星的队伍,打造成了一支能够紧逼、箝制对手使之整场比赛都无法反败为胜的球队。在最后六场资格赛中,智利赢了五场、平了一 场,总比分为15:6,其中包括以2:0痛扁乌拉圭队。小组赛中,智利队将迎战2010年决赛球队巴西队和荷兰队,届时或许可以提前预知南美的前途。

罗克斯堡在说到南美球队时说:“他们现在明白了。他们不能去冒某些风险、仅仅仰仗自己的球员更加优秀这一点来取得胜利。”

Matthew Futterman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世界杯洲际大战:欧洲 vs. 拉美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721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