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矿藏法:政府不与民抢利

作者:李熙 | 来源:网易【另一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11,星期三 | 阅读:1,421

导语:中文网络上近日出现对“美国小镇水龙头里流出金沙”新闻的讨论,该条新闻被振振有词地“辟谣”:“美国的土地产权不是‘下至地心’的”“地面地下产权分开,土地所有者不能在自己的地上挖矿”。但这些说法其实似是而非,不能轻易采信

六十秒读懂专题:在美国,矿藏权属于土地“完全产权”一部分,土地的“完全所有人”享有土地中赋存矿藏的所有权。在美国的产权法律体系中,私人不动产业主相较于采矿者更占上风,即使土地原属于联邦政府,法律和判例的约束也让联邦政府捡不着便宜。

在美国,矿藏权是土地“完全产权”的一部分。1898年联邦最高法院的一项判决明确表示,业主拥有土地“完全产权”的同时,也拥有土地下的所有附着物

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普通法国家,不动产包括了土地以及与土地相关联的并附着于土地的物。因此不动产产权包括对土地、建筑物, 以及所有附着于该土地上的东西的所有权。增加了土地价值的地上设施(住宅、车库和其他建筑物等)、未收割的农作物、与地下物质(substances beneath the land)等同样属于不动产的一部分。在189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德蒙特矿井公司诉最后机遇矿井公司”一案的判决,就明确表示土地的完全产权人拥有多少地面,就拥有这些地面下的所有附着物。地下物质中的矿产资源为土地之构成部分,因此土地的“完全所有权人”即为矿产资源所有权人。

矿藏权与土地产权分开的情况,是出于土地业主的私人意愿,业主可自由、单独出售矿藏权

正如农作物等土地附着物可以从不动产中切割出来单独售卖转让,土地所有人也可以自由选择单独分离或保留对该不动产的某些权 利,如果地下有矿产等资源,业主可以自由选择将它连同地表或分开出售。从历史上看,所分离的权利通常包括道路地役权、公用事业地役权、视野和矿产权等,包 括勘测、开发油气和其他矿物的权利。美国土地使用法律的绝大部分是与上述保留权相关联制订的。在这方面,几乎美国所有的州都有相应的法律加以规范,但通常 地下矿权可能与地表权属分开的地区大都在美国西部诸州。

美国的不动产转移中,地契或产权证书上需注明转移的产权是否包括了土地及全部地下附属物,反之需标明具体转移的是哪些产权

一般情况下,在美国购买不动产,都会在地契或产权证书上注明是否包括了土地及全部地表、地下附属物等的“完全地产权”(fee simple estate)。若非如此,地契或产权证书上就得标明是具体转让了哪些产权。例如1977年美国加州“地热动力学公司诉联合石油公司”一案中,1951年地热动力学公司从土地原业主处取得地契,其中就载明了转让的标的物是除争议地块地表所有权外的其他“不动产权益”。地契明确表述了此次转让的“不动产权益”只包括:“蕴藏于土地内的矿产资源、在土地之上或之下的矿产”。

美国的不动产业主享有对土地多种矿产中每种矿产的单独支配权,比如可以选择只卖煤不卖铁

美国的不动产业主可以将自己拥有的土地下面所有已知或可能的资源出售给某人或某个公司,也可以只出售一类矿产例如煤或石 油,甚至可以限定于一类矿产中的某一种,例如美国阿巴拉契亚山区产煤,最普通的是上石炭纪地层所含的匹兹堡煤层,土地主人可以标明只出售地下的这一部分资 源。又如1971年在得克萨斯州审理的“阿尔克诉贵恩”一案中,法院判决也认定“石油、天然气和其他矿产”的产权转让契约,不包含对矿区中铁矿石权益的转让。

美国的不动产业主可以与矿业公司先签租约,等到矿业公司勘探确定再正式出售地下矿藏。租约到期后,地下资源的权利仍归业主所有

如果矿业公司不确定目标地域的矿产资料,可以先和拥有地下矿藏权的不动产业主签订一个矿产资源的租赁协议,在规定的期限内 进行勘探。探明矿产及其储量后,如果合适再正式签约购买并开发,否则在租约到期后,地下资源的权利仍然归业主所有。地下资源如果是石油或天然气,大多数情 况下油气公司会采取租赁方式取得开采权。通常它们先付一笔费用,在一定时间内进行勘探钻井,发现油气之后,再按照事先的约定,向土地业主缴纳特许权费 (Royalty)进行开采。过了约定期限后,地下资源的所有权也仍归不动产业主。。

美国西部地下矿权与地表产权纠纷相对更多,是因为当地原属联邦的土地更多,政府卖地有时只卖地表权有时只卖矿藏权,造成了复杂的历史纠葛

地下矿权与地表产权纠纷更多的地方多在美国西部,是因为美国西部诸州的土地有不少是被美国联邦政府从法俄等国、诸印第安部 落收购和转让的,还有很多来自于美墨战争后割自墨西哥的土地,所以产权史较东部更复杂。这些土地的原始地主全是联邦政府,起初是地表权与地下矿藏权一并属 于国有。嗣后国会颁立的诸多法律中,有的保留了部分联邦土地的地表权却放弃了相关的矿藏权属,如1872年的《通用采矿法》;有的是保留了部分联邦土地的 地下矿权却出售了地表产权,如1916年的《畜牧业宅地法》。年深日久,使美国西部很多地产在转手时要特别注意是否包括地下资源的权利。

在美国的地产矿权纠纷中,政府永不是占便宜的一方。例如1958年联邦高院改判美墨战争中墨西哥政府移交土地的诸产权均归私人而非州与联邦政府;私人与政府产生纠纷时可要求“联邦土地管理局”签署所售土地的《权益免除声明》,之后政府不能再找土地的现所有人追索矿藏产权

美国西部地产即使有矿藏权纠纷,占便宜的也永不会是政府。比如美墨战争后,1848年墨西哥政府将割让土地上包括矿产权在内的所有产权移交加利福尼亚州政府,1858年联邦高院判决墨西哥移交的矿产权应属于联邦政府而非州政府。但其后不久,高院重审此案,改判1848年转移的加州土地地上地下诸产权都归私人,而非州与联邦政府所有。又 如1976年《联邦土地政策与管理法》第209款与316款,如果有私人业主购买了联邦政府转让的地面土地、且“联邦土地管理局”“不能确定地块有已知矿 藏价值”的,或联邦政府转让给私人的土地之后有地表地下各种权属不清的,私人业主得以要求“联邦土地管理局”公开发布关于系争地块的《权益免除声明》,澄 清产权归属,放弃此地块的所有层面、类型的矿藏产权。也就是说,如果美国联邦政府昔年因为某地块找不到煤,将此地卖给私人并发布《权益免除声明》的话,现 在就算勘探出页岩气来,政府也不能反悔来抢私人业主的利得。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矿藏法:政府不与民抢利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7148.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