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伍迪.艾伦的《蓝色茉莉》

译者: Diuuu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10,星期二 | 阅读:1,706
原文:Woody Allen’s “Blue Jasmine”
原作者:Richard Brody

布兰切特的表演很给力.作者指出伍迪.艾伦在电影生涯的后期转向抽象的表达方式,属于此类的电影又分成两种模式:类比型和象征型(符号化表达).这篇文章有女主角碎碎念的赶脚:)

从《蓝色茉莉》可以明显看出,伍迪.艾 伦历经过地狱般的困境;此外,他在片中构想出一些他无须拜访的居民区。这是一部有关伤痛和迷失的电影,特别是本片检视了“可忍受的”——尤其是对那些从来 不用忍受太多的人来说——的限度。以一种奇特的消极和倒转的方式,本片展现了身陷困境海洋中的艾伦自己的生命之舟,以及当一个人丧失自我时会发生什么。影 片的主体是富闲阶层,面临的问题是失业,其危机是面对害怕和绝望时的自我欺骗,而本片的根基则是对身份的定义。事实证明,艾伦所设想的当代约伯只是个没有 工作的人。

影片的主角Jasmine由凯特.布兰切特饰演,是一个散发着繁盛光泽的中年女性,由于无处可去,她来到妹妹Ginger位于旧金山的普通公寓。Jasmine以前叫Jeanette,自从嫁给Hal(亚历克.鲍德温饰)以后就生活在舒适与悠闲的氛围里。Hal是个因暗箱操作类似麦道夫诡计(译者注:麦道夫是华尔街最大诈骗案的制造者)而身陷耻辱以至被击垮的金融才人。Hal在狱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们的儿子Danny(阿尔登.埃伦瑞奇饰)指责她;从精神疗养机构出来后,为了重建自己的生活,Jasmine投奔到旧金山,Ginger已经同意收留她。

艾伦在结构上精巧地制造出一部杰作。他的创作既尖锐又明析,既是格言式的又不乏例证性。他通过巧妙衔接的闪回镜头引出背后精心阐述的故事,而闪回在作为叙 事线的同时,也在同等程度上服务于一种心理和主题上的目的——用过去填充现在。这是一部——既好又糟——以片段来塑造角色的电影,这些片段似乎充满着乞求 问题得以解决的行动与情境;电影似乎是为了被召唤和被描述而拍摄的。

片中姐妹长久以来都处于紧张关系中。她们是被收养的姐妹;Jasmine总是家中受人喜爱的女孩,Ginger在超市当收银员,欢快地——异常欢快地——接受她与姐姐之间的关系,将对方多年来的傲慢和劣行抛之脑后。Ginger和她的前男友Augie(安德鲁.戴斯.克雷饰)由于投资了Hal的产业而损失了因买彩票得来的二十万意外之财。与Ginger不同,Augie本来打算用这笔钱创业,因而没有原谅Hal。

情节的展开通过Jasmine挣扎着想要重获一席之地的实践阶段紧紧地盘绕在一起。首先,她需要一份工作,她得到了,给一个牙医(迈克尔.斯图巴饰)当前台接待员,但并不顺利。第二,她需要志向,受到Ginger对她品位赞赏有加的鼓动,她决定去学习,想拿到室内设计师资质。第三,她遇见了Dwight(彼特.萨斯加德饰),一个富有的、事业有成的、有野心的男人,并且——Jasmine向他隐瞒了自己的过去——决定倚靠自己上升的事业帮衬她。同时,由于Jasmine的自信所带来的影响,Ginger的浪漫生活出现了转变,看似是朝好的方向。

在本周杂志的评论文章里,David Denby准 确地将艾伦的导演方法描述为“简短且果决的——‘迟来的’风格,如果曾有过的话”。自从影片《赛末点》开始,艾伦就以这样一种简约的、速写似的方式进行拍 摄,这是他后期抽象化转变的重大释放。就好像将自身从日常生活的繁复质地中——以及他自身经历的详情中——解放出来,直接奔向他的想法和理念。伍迪.艾 伦后期的电影形成两种模式。一个是“可类比的伍迪”,如《午夜巴塞罗那》、《赛末点》和现在的《蓝色茉莉》;另一个是“符号化的伍迪”,如《爱在罗马》、 《独家新闻》和《午夜巴黎》;还有两个电影和前者相似但在作用上像后者:《遭遇陌生人》和《卡珊德拉之梦》(他非常杰出的电影之一)。区别很简单:前者是 动机的电影(译者注:编剧用人物动机推进故事进展),后者是理论的电影。前者强调用创作塑造典型角色;后者用情境与策略将理念具象化。前者倚赖演员作为戏 剧的推进系统;后者将演员展现为示意性的、并非清晰可解的人物。

通过这些描述,我的喜好显而易见。艾伦对演员表演的倚赖在布兰切特对Jasmine的 演绎中更加凸显出来。角色强有力的情感爆发时刻表现为碎片化的构建,他们的疯野状态似乎是被迫的,显露出演员对表演的准备与决策的整合过程。与之相比,布 兰切特一连串安静的、受折磨的痛苦上升为一个兴奋强烈的戏剧化高音。这些场景好像出自舞台剧,女演员对其进行了升华的阐释演绎。

但是这种特别戏剧化的力量,以及当Jasmine遭遇亲密关系瓦解时对她势不可挡的同情,都阻碍了艾伦最强有力的也是最危险的观念视野(译者注:指艾伦还是对人物做了通俗化的处理——在经历丧失一切的极端情境后得到观众的同情)。Jasmine失去了她在公众中的身份——事实上,变成了类似贱民的一员。她失去了钱财,必须找些事做。像曾经叫Jeanette的Jasmine一 样,艾伦当然也经受了(在九十年代早期)公众身份的坍塌以及敌意的攻击;像她一样,他的一个孩子在丑闻事件中也反对他。(并且,像她一样,他也以笔名闻名 于世。)但是,艾伦没有失去钱财,也没有失去工作能力;他没有挣扎着努力恢复他之前的地位,因为他能够做到只是向前走——且艺术成果经常令人感到惊奇。

在艾伦早期的电影中,现实的质地以及对他正在描画自己所身处的环境并将其中的细节进行转换的感知,经常与他理想化的倾向——当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自 己就在银幕上说——相冲突。这些早期电影成就了它们辉煌灿烂的、自发的现代主义——但是也经常让我感觉要么是充斥了过多他的个人意识,或者,更多时候,是 太少了。他在八十年代颇有造诣的电影有时让人觉得好像它们已经很受人尊敬了;我一直等待着他的突破。

《丈夫、太太与情人》的出现表明,他突破了,虽然只是简略地,并且又历经超过十年——以及拍摄影片所处环境的剧变——才成就他现在的鼎盛。在很多方面, 《蓝色茉莉》都属于艾伦最(又一次出现最字)杰出的电影。在此片中,以一种经折射的、被过滤的方式,艾伦面对着自己最创伤性的经历——即使表现出他已摆脱 它们最折磨人的牵连。他表明,如果他失去拍电影的能力或只是失去他的钱,他将丧失自我以至疯狂。他将自己和银幕上激烈的事件间离开——并且安静地审思他和 那些事情的距离。这是一部在碎片中获救的电影;在那些断续的安静时刻,它属于艾伦最感人的电影作品(有一个情节太好了以至根本不需要提示,其急转直骤像雷 电一样突然袭来)。但是,在此片大部分时间里,它是一部令人钦佩的电影,同时让人期待那个野性的男人唱着他的蓝调,从幕后走来。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客】伍迪.艾伦的《蓝色茉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700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发表评论